分享到:

明代甘肃的屯田与马政

明代“甘肃”是一个特定的概念。在明代史料中,常常可以看到“甘肃远在河西”、“甘肃古河西诸郡”之类的话语。正由于此,明朝或以“甘肃”代“河西”,或以“河西”指“甘肃”,两者相互通用。明朝的一位兵部尚书王琼说得很清楚:“甘肃者,甘州、肃州也。”又言;“甘肃在黄河之西,故又曰河西。”明代在甘州设有甘肃镇,所辖区域为今天兰州黄河以西、嘉峪关以东的河西走廊和青海西宁附近的一部分地区。$$甘肃镇是明朝北部边防体系──九镇之一,由专门的军事机构──陕西行都司负责防务,下辖12个卫和3个千户所,无州、县设置。在河西设立都司卫所的军事管理体制既是明朝管理河西方式的独创,又是河西走廊极具战略地位的明示。甘肃镇一方面要成为推行明朝民族政策的窗口和民族融合的重要场所,另一方面要扮演阻止“西番”与北方蒙古各部联合对明朝国防构成巨大威胁的重要角色。所以,甘肃镇是明朝在西北的战略要地和前沿阵地。$$甘肃镇突出的军事地位,决定了在这里建立一支庞大军队的必要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甘肃日报2000-12-13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清代甘肃与绿营马政

满洲以骑射起家,于弓马情有独钟,历代清帝对于骑射之术均重视有加。骑射以马为本,而马政“最为紧要”[1],为“边储要务”[2],“必平时牧养蕃息,斯缓急可以备用”[3]。因此,自立国之初至雍乾之际,清廷逐步构建了一个完整的马政体系,以保证经制旗营军事用马之需。这个体系以地处北部奉天、察哈尔、甘肃、新疆各地的皇家及旗营马厂为依托,以保证皇家及经制旗营军事用马为主要目的,分由上驷院、太仆寺及兵部掌之,包括以商都达布逊诺尔、达里岗爱、大凌河皇家马厂及察哈尔八旗左、右翼马厂、甘肃绿营所属各提镇牧场为主的旗营马厂,无论承平或战时,两个系统之间均可实行系统内的流动与调剂。一、清代国家马政体系满洲以弧矢为利器,恃铁骑而取天下,清廷对骑射有着异乎寻常的关注,因而马政在清代长期占有重要地位。清代国家马政体系由两大系统组成:一是皇家马政体系,隶属于上驷院;一是军事马政系统,隶属于太仆寺及兵部。而军事马政系统又包括八旗马政体系和绿营马政体系。两个系统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辽河》2018年04期
辽河

马政凯的诗

母亲一把自己站立成丰满的向日葵那是母亲的青春在微笑二许多年许多年过去了母亲做的那碗汤还在我的唇边开成一朵花的味道三思念是一树一树的花蕾在我心灵的房间让春风摇落满地花香四那双鞋和我的童年一般大多少年过去了我总是把它刷了又刷我看到母亲的微笑五走的时候正是秋天后院的枣树把殷红的笑靥装在我的行囊里走的时候正是秋天母亲的脸上的喜悦比秋天还丰盈远行的路再狂的风吹不瘦我富有的心六童年踩着辽河的浪尖越长越高岸边母亲的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河》2018年04期
《科技经济导刊》2016年36期
科技经济导刊

杨一清与明代陕西马政

明朝后期,社会腐败日益加剧,从而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马政的发展也毫不例外地受到了政治颓势的影响。《明史》云:“盖明自宣德以后,祖制渐废,军旅特甚,而马政其一云。”自明中后期始,因监苑裁革、官员贪庸、牧马草场锐减、马匹倒失等原因陕西马政走上日益颓败之路。然其时边事日紧,为保住与蒙古作战的前沿阵地,明廷没有放弃对西北马政事业的经营,还在积极地做各种努力以挽救走向衰微的马政。此中,改革力度最大,而且最卓有成效的即是孝宗时杨一清为修举陕西马政而所做的1杨一清其人杨一清(1454—1530),字应宁,号邃庵,别号石淙。明镇江府丹徒(今江苏镇江)人,祖籍云南安宁。他出生于小官僚家庭,父亲杨景为化州同知。杨一清自幼聪颖过人,19岁,即成化八年时中进士,名噪一时。他曾任中书舍人、山西按察使司佥事、太常寺少卿、南京太常寺卿等职。弘治十五年(1502年)冬,经兵部尚书刘大夏举荐,明廷起用杨一清,他升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负责督理陕西马政。同时,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风流一代》2017年05期
风流一代

养马史话:马有多少,国家就有多大

骑兵是古代战场所向披靡的坚锐,然而,饲养战马却不是农耕民族之长技。“马政”牵系着国力兴盛的脉搏,绝非养马那么简单。马”,并下令在全国培育。周天子的马厩:从此直至魏晋,“天马”就取代马有多少,国有多大了本土马种。马对于国家的重要性自西周就马背上的大唐:宦官手中的骑兵开始显露。在《周礼》中,马政就已是“甲兵之本,国之大用”。所谓马在唐代,不论是挑选良马的“相政,即关于马的牧养、征调、采办、马术”、管理马匹的法律《厩库律》,使用和管理等的政策与制度。三千还是国家设立的兽医机构,都达到年的漫长冷兵器时代,马政的兴衰了空前的完备程度。在这样全面的也是中原的兴衰。呵护下,唐代马匹的数量之大,达到《周礼》规定,凡拥有16井土地秦汉以来的最高峰。者,可有戎马一匹;戎马四千匹,可唐太宗称帝后,生恐别人仿效有战车一千乘。周天子被尊为“万乘玄武门政变,便特地挑选出忠心耿之王”,“万乘”的背后,是沃野千里,耿、经验丰富的亲军骑兵,专职守卫也是战马数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知识》2017年04期
文史知识

宋朝的马政与财政

宋朝马政与财政的关系,可以简单概括为三句话:马是当时最重要的军事装备;宋朝境内不产战马,而养殖战马的努力受挫;养马、买马花费巨大。这里要讲到募兵制对马政的影响。在盛唐以前,百姓要服兵役,服兵役者要自筹装备,富裕户则要自备战马,因此,大部分战马都不是国家配给的。宋朝实行募兵制,战马基本上由国家配给,这就使得马政与财政的关系较实行兵役制时期发生了质的变化,买马、养马成为国家财政负担的重要项目。一宋朝马政的特殊地位在冷兵器时代,战马是最重要的军事装备。在10世纪前后的中国,骑兵在战争中的作用不容小觑。骑兵速度快,机动性强,居高临下,这些都是步兵无法比拟的。北宋中期对马政做过较深入研究的大臣宋祁,曾议论道:“西北二敌所以能抗中国者,惟以多马而人习骑,此二敌之长也。中国马少,又人不习骑,此中国之短也。每至敌来作过,则朝廷常以所短御所长,是以十战十负,罕有胜理。今议者但欲益兵破敌,不知无马且不能为兵也。”(《景文集》卷二九《论复河北广平两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