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省耕地流转近三百万亩

本报兰州讯 (记者王朝霞)我省农村土地流转引发农村生产经营方式发生重大变革,分散土地流向龙头企业、种养能手、合作组织集约化经营。截至今年上半年,全省流转家庭承包经营耕地297.9万亩,其中规模经营种植玉米、马铃薯、蔬菜分别为73.2万亩、44.1万亩、38.7万亩,推动特色产业向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迈进,趟出特色产业接轨市场、农民增收的新路子。$$   当前,我省农业正处于加快发展的黄金期和增长方式的转变期,以家庭为单位的农村土地分散经营与现代农业发展的矛盾日益凸现。省委、省政府加快推进以农村土地流转为主的农村经营体制改革,将其作为引领现代农业发展的突破口,作为推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抓手。今年省上设立以奖代补1000万元专项资金,对全省20个土地流转示范县、50个示范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甘肃日报2011-08-15
《资源开发与市场》2019年10期
资源开发与市场

湖南省耕地流转的现状、问题及对策

1前言自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坚持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鼓励和支持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以来,耕地流转逐渐成为我国“三农”工作的重点[1]。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再次强调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2,3]。以耕地为主的农村承包土地流转既是适度规模经营的前提,也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由之路。湖南是我国农业大省和粮食主产区,在农村劳动力加速转移和城镇化快速推进的现实背景下,稳步推进耕地流转工作意义重大。为了促进新时期湖南省耕地有序高效流转,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与湖南师范大学成立联合调研组,按照经济发展水平、城镇化梯度、自然条件、耕地资源禀赋差异,在株潭城市群选取浏阳市和湘潭县,洞庭湖生态经济区选取汉寿县和津市,大湘西地区选取龙山县、永顺县等6...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苏农业科学》2018年22期
江苏农业科学

农村耕地流转市场发育成熟度评价——以辽宁省沈阳市为例

农村耕地是农业中重要的生产要素,只有经过市场的有效配置才能实现生产效率的最大化。截至2016年6月底,全国范围内农村耕地流转面积已达3 070万hm2,超过承包耕地总面积的1/3,在一些东部沿海地区,流转比例已经超过1/2[1],建立农村耕地流转市场,积极推动农村耕地合理有序流转已成为必然趋势。近年来,学术界对农村土地流转市场问题探索主要集中在3个方面:一是构建农村耕地流转市场的必要性,例如分析农村土地流转市场机制对保护国家粮食安全、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推动农业现代化生产等方面的作用[2-3]。二是影响农村耕地流转市场发育的关键性因素,例如提出政府[4]、交易费用[5]、经营主体[6]等因素是影响农村土地流转市场发育的主要因素。三是促进农村耕地流转市场发育的措施,例如提出建立健全市场服务体系[7]、完善利益诉求协调机制、健全监管制度[8]等对策。从现有研究成果来看,学者们主要围绕建立农村耕地市场必要性、影响因素、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上海农村经济》2018年11期
上海农村经济

农村耕地流转率提高 农业规模化经营发展

近年来,上海全面深入农村改革,从农业生产力发展的实际出发,积极探索农村耕地流转的有效方法和途径,推进和规范农村耕地有序流转。上海市第三次农业对全市农村土地流转及经营状况开展了全面调査,结果显示,上海农村耕地流转规范有序,耕地流转率不断提髙,分散在一家一户的承包地不断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集中,农业生产规模化程度明显提升,有力促进了上海现代都市农业的发展,实现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0上海农村耕地流转基本状况(一)农村耕地流转规范有序,流转率不断提高农村耕地的流转涉及广大农户的切身利益。上海坚持在“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下,采取农民将承包地委托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流转的做法,将分散在一家一户的小块承包地整合成规模适度的连片土地,流转给愿意从事规模化农业生产的农业生产经营者经营。同时,加强农村耕地流转的管理和服务,积极推进农村耕地流转管理信息平台和公开交易市场建设,实现农村耕地流转的规范化管理。据有关部门统计,自2013年公开交易市场建立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经济地理》2019年08期
经济地理

异质典型县域耕地流转绩效评价及差异分析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加速推进和农村劳动力大规模向城市转移,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中的“均地”主义所致的耕地细碎化与农业规模经营之间的矛盾逐渐凸显,农村土地自发流转行为不断增加[1]。为提高农地利用效率,规范农村土地流转行为,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高质量发展,自1990年代中后期以来,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以引导扶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2]。在各级政府不懈努力下,我国农地流转市场发展迅速,耕地流转率持续攀升,截至2016年底,发生流转耕地面积已经占到全国家庭承包耕地总面积的35%。绩效是政府管理追求的永恒目标,因此耕地流转快速推进中的绩效问题研究意义重大,也引起了学界和涉农部门的广泛关注[3]。近年来,有关耕地流转绩效方面的研究成果不断涌现,从已有参考文献来看,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影响耕地流转的单因素统计分析,如分别从农地确权[4]、农业补贴政策[5]、户籍制度改革[6]、农村劳动力转移[7]、农业劳动力年龄[8...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山西农业科学》2017年12期
山西农业科学

山区农村耕地流转的地形驱动因子分析——以山西省宁武县为例

随着我国城镇化的不断推进,耕地流转已然成为农村土地利用效率显著提高的最有效方式[1],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国家政策层面上的重视和支持,另一方面是学者的广泛关注,给耕地流转注入了活力。虽然耕地流转在我国南方尤其是浙江省等地已经较为成熟[2-4],但是在北方的山区却处于起步到加速的过程中[5-6]。山区农村的机械化水平低,农作物种植和收获时需要较多的人力,而且仅凭种地带来的经济效益远不能满足农民的各方面支出,劳动力逐渐脱离农业生产,种地面积逐年减少[7]。虽然耕地流转是提高山区耕地种植效益的有效措施,但由于耕地分布零散、流转转入与转出方积极性差,市场发育不完全和流转效益较低,使得山区农村耕地流转发展欠佳,因此,对于山区耕地流转的驱动因子的研究显得十分必要。目前,国内学者对土地流转影响因素的研究主要分为宏观的政策制度因素和微观的农户自身因素,具体有制度因素(如惠农政策的影响)、农户家庭特征因素(如家庭的打工人数、收入主要来源、年收入、农...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