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写在黄案滩上的三篇文章

封育围栏$$   9月3日,天薄阴。出民勤县城东行,清凉的雨滴不时落下来。褪去了燥热,一切似乎都温润起来,路边的树更绿了,一丛丛红柳也格外精神。$$   进入民勤县城东20余公里的夹河乡黄案滩,就进入了蔚为壮观的芦苇世界:平整的砂石路两边,水泥桩和铁丝网做成的封育围栏内,大片大片的芦苇在眼前延伸。起先,芦苇还是矮矮的,仅能没膝,还夹杂着黄蒿和蓬草之类;渐渐地,清一色的芦苇越来越茂密,越来越深,差不多要跟身高平齐了;极目四望,粗粗的苇秆顶着长长的芦花随风轻轻地摇曳,让人感觉仿佛乘船穿行在水乡的芦苇荡中,完全忘记了这里还处在民勤绿洲的东线、腾格里沙漠的边缘。$$   “黄案滩上的芦苇,足足有6万亩。整个黄案滩,围栏封育面积要有16万亩。”同行的夹河乡乡长刘光奋介绍说,2008年以来,民勤县对黄案滩实行围栏封育,严格水权监管,强化动态巡查,实行禁止开荒、禁止打井、禁止樵采、禁止放牧的“四禁”措施,减少用水,保护植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甘肃日报2011-09-13
《朔方》2005年09期
朔方

黄案

黄案曾是临江的围圩。后来,圩滩不断外延,建起了集镇,我家就在镇上开了爿小小的理发店。黄案的地主几经变换,那时已是江阴陈氏。我家的租田在黄案西头,从镇上下黄案,要走过一条窄窄的两脚小桥。农忙时,母亲和邻居们在小桥边磨刀收割、担水浇园,这桥下的小河,就成为儿童们喜爱的玩耍之处。幼年的我,常常匍匐在小河畔沉思。河岸的野草开着绚烂的小花,散发出不同的芬芳。有金色的蒲公英,星星般的蓝被单,朱红的蛇丹果,毛茸茸的猫耳朵、蛾蛾藤,当然也有长短不一的狗尾巴。河水清澈犹如一面镜子,映出了河岸的杨树和桑椹。把小脚伸进河水,凉丝丝的,会有小如麦芒的鱼群起而啄之。你也可以双手捧出几只活蹦乱跳的青虾。碧绿的芦苇伸出水面,一只小黄鸟抓住其中一株的顶端,在风中摇来摆去吱吱地唱着歌,多么像学校里的秋千架。更为奇妙的是,水面上浮着几只水蜘蛛,它们的头小于蚂蚱,两侧的腿细若丝线,一曲一伸地趴在水上,显得那般轻松自如。水蜘蛛们一刻不停地冲来撞去,却绝不会掉进水里,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朔方》2005年09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5年06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

美丽校园

Ifi 暴WEm麥琴.:‘垡'麥^文總」轉仏味俶义代卞平黄案鞔冯志强人”:.走联王刘試平at——....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信息网络安全》2009年01期
信息网络安全

全国最大手机传黄案宣判4名被告人被判刑

为提高业绩,联通一增值服务商业务主管罗某等4名职员,向手机WAp网上传大量,艳照”,被查获时虽然只有28张,但点击量高达8万余次。近日,北京市西城法院对这起全国最大的手机传黄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审理后认为,北京轻点万维电信技术有限公司无线互联网业务部,以公司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及移动通讯终端传播淫秽电子信息,情节严重,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罗某和杨某作为该部门主管和产品经理,授意并指使下属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16年03期
中国刑警学院学报

从“快播涉黄案”看电子数据取证关键技术

1引言2016年1月7日至8日,“快播涉黄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诉人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起诉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及该公司的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等人,辩护人则为被告进行无罪辩护,双方争辩异常激烈。作为2016年“互联网开年第一案”,快播案的庭审直播,引发了舆论极大的关注,呈现出技术、司法与舆情民意交织的多元局面。仅从电子数据取证角度而言,庭审现场辩方律师所表现出的专业水平就极大地震撼了像笔者这样的一线取证人员。传统印象中,律师一般只会针对程序问题进行质疑。而在“快播”庭审中,据笔者的不完全统计,争论的专业技术问题就包括用户行为重现、介质特征标识、缓存机制、Hash校验等一系列取证工作中的难点及热点。电子数据取证在该案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直接影响着犯罪嫌疑人的定罪量刑。2016年9月13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对“快播涉黄案”进行公开宣判,王欣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快播公司被罚款1000万元。在“快播涉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际新闻界》1991年Z1期
国际新闻界

为报道“双黄案”香港十家报纸吃官司

六 十年代初.香港发生了一起 骇人听闻的绑票案。一伙匪 徒绑架了一位姓黄的富商的儿子,勒索赎金100万元。而这位富商的儿子拒绝写信给他父亲要钱赎命,惨遭匪徒杀害。随后,这伙绑匪又绑走了那位富商本人,继续勒索赎金。富商惜命,以50万元赎回老命。后警察虽四出侦察,但久未破案。不料这伙绑票匪徒内江,在郊外展开了殴斗恰恰被警察的巡逻车碰到。一个挨了打的匪徒向警察告了密,终使匪徒纷纷落网。这就是轰动一时的香港“双黄案”。 一961年12月1一日,此案中的两名案犯被警察押送到法院审讯时,一群摄影记者挤到前面争抢镜头。一位摄影记者后来写到: “昨日下午2点30分左右,一辆警车在3部私家车带领下,停在九龙北裁判署门外,预早等待的记者们,不约而同地打开镜箱(镜头盖),以急速手法向钻出警车的两疑匪拍照。由于疑匪下车后,很快就被带进法庭,如拍摄手法稍慢的话,恐怕连两疑匪的背影也摄不到……” “邓李两疑匪在法庭外发现新闻记者向他摄影时,两人表情不同,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