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提升中国智库的决策咨询服务能力

尽管中国智库发展迅猛,智库建设的成绩斐然,智库在各级政府决策中的作用日渐凸显,但中国智库无论是规模、地位,还是公信力、影响力,都与国际上一些知名智库相距甚远,甚至与政府和社会公众的期待也有相当大的差距。$$ 智库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是智库的能力问题。中国智库能力整体上还不强,特别是与国际智库相比,中国智库在贡献新思想、提供有创造性的政策方案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一个智库的水平,必须拥有一批学有专才,潜心研读国内外形势的专业人才,才能提供专业的优秀报告。中国并不缺乏高质量的学者,但是如何将这些学者组织起来,并且组建出高质量的智库,可能还需相当长时间的努力。$$ 二是智库的国际话语权。从目前来看,中国智库在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重大问题的研究方面,能力不强,话语权弱小,难以与活跃在全球政治经济社会诸多方面的西方智库相匹敌。近年来,中国政府已经开始高度关注国家的国际话语权问题,中央各部门在不断加大外宣工作的同时,也积极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甘肃日报2015-05-11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9年08期
河南图书馆学刊

创新战略驱动下图书馆特色新型智库知识服务机制研究

目前,我国智库建设仍处于初级阶段,体制外的专业政策分析组织尚不完善,智库建设的国际影响力有限,尤其是智库建设的深度还远远不够,尚处于会议交流、学科调研等基础活动阶段。图书馆作为智库建设的一个信息平台,与智库的联合是完善智库知识服务机制的一个重要途径。为实现与政府的良性互动,图书馆智库建设需要综合自身的优势与发展现状,积极调整功能定位,迎合国家创新驱动战略,构建特色新型智库知识服务机制。1图书馆智库建设的背景分析1. 1基于国家创新战略驱动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当前应坚持并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创新驱动战略有两层含义:一是强调科技创新对我国未来发展的驱动影响;二是强调创新的目的是为了驱动发展,而不是为了发表高水平论文。产学研结合的创新体系是推动国家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环节[1],图书馆作为知识存储与加工、整理、传播的重要公共教育平台,肩负着研究成果质量评估的重任。图书馆智库建设中海量信息数据支撑与相应知识服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智库时代》2019年38期
智库时代

《智库时代》杂志社

~~《智库时代》杂志社《智库时代》宣传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解析读者关心的重大热点问题,交流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经验,为党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智库时代》2019年39期
智库时代

《智库时代》杂志社

####《智库时代》宣传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解析读者关心的重大热点问题,交流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经验,为党和政府提供建设性意见和建议。以“新颖的形式,丰富的内容,严谨的态度,求实的精神”为办刊风格;以独特的选材,独到的视角,记录国家治理进程。《智库时代》包括:国情观察、本期专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管理研究》2019年16期
科技管理研究

智库评价模式与区域智库影响力评价研究

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对智库地位的认识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成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中国智库建设步伐加速推进,各部门、各行业、各领域、各地区不断积极探索智库的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等,如雨后春笋的纷纷组建新智库或强化已有智库。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组织编写的《全球智库报告2017》中,推断2017年中国拥有智库512家,在数量上是世界第2智库大国。中国智库建设的号角既为各类智库发挥作用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但也对各类智库的发展提出了严峻挑战。在智库本身的能力、影响力和成效等方面,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特别是制约智库充分发展的管理“规制”仍有待完善和提高。我国的智库机构和智库产品具有准公共机构和公共产品的性质,其本身的能力、影响力和成效等方面具有外部性和公共属性,并不能完全由市场衡量。公共机构和公共产品评测是现代政府管理的重要职能和手段,成为衡量公共机构及其产...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大社会》2015年04期
大社会

社会组织应成为新型智库

当下,我国非常重视智库建设及智库作用的发挥。随着中办、国办发布《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习近平主席发表关于建设新型智库的讲话,掀起了一股智库热。社会组织就应该成为这样的新型智库。一、社会组织的智库定位与作为社会组织要在服务社会的同时,着力为地方党委和政府的社会政策及其决策服务,并通过决策咨询更好地服务社会发展。它可以供给创造需求的思路积极作为:开展社会问题、政策问题、战略问题研究和分析,参与党委、政府决策咨询调研和政府项目评估,探求和形成新的政策思想与理论,提出战略性思维,并将体现专业性、前瞻性与客观性的成果转化为政府政策和社会服务实践;通过培养专业、行业方面的领军人物影响政府决策和公共政策的制定,并帮助建立"议题圈”,使不同领域的决策人士能够为某一政策议题或问题聚集到一起展开讨论。与政府建立起"机制化”的交流,连接畅通与决策部门的紧密联系和网络渠道,以推进互动合作:共同排除社会纠纷、支持政策前瞻运作、促进合作平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