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承运人与实际承运人

曾在一篇短文中谈到“托运人”与“实际托运人”的问题。在本文中谈一谈“承运人”与“实际承运人”的问题。之所以出现以“实际”二字来作相关的形容词或定义有关方,是因为传统专业分工的自然和法律的延伸。科学技术、人类文明、法律和文化的内涵都是随着时代的推进不断演化发展的,这完全符合《易经》之理。$$所谓“承运人”一般是指与托运人订立运输合同的当事人。也就是说,在法律关系上是他与托运人订立运输合同。可以是直接以其名义与托运人订立运输合同,也可以委托代理人以其名义与托运人订立运输合同。$$所谓“实际承运人”是指接受“承运人”委托从事运输的人,可以是全部也可以是部分的运输。可以这样理解,承运人与托运人订立运输合同之后,可以使用自己的船完成约定的运输,也可以委托别的船公司或运输公司使用他们的船舶完成约定的运输。这种接受“委托”的人还包括接受“转委托”从事约定运输的人。这种“委托”和“转委托”运输关系定义的实际承运人可以涵盖运输关系链上的任何人。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14期
法制博览

实际承运人的地位及其法律责任性质

本文集中阐述了实际承运人责任的性质问题,对围绕这一问题学者所提出的观点进行了整理和分析,结合对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案例的研究,为界定实际承运人责任性质提出了建议。本文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简要总结了在法律规范中,实际承运人的概念、构成要件及承运人责任的范围。第二部分,是罗列并概括了学者们对实际承运人责任作出的不同界定及其理由,并就这些观点作出分析。第三部分,是援引了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51号的内容,分析了司法实务对实际承运人责任性质所持的态度。最后,是就实际承运人责任性质界定提出的建议和总结。1978年的《汉堡规则》最先将实际承运人的概念引入海商法领域。此后,我国《海商法》也对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中,实际承运人概念及其法律责任作了规定。然而,尽管《海商法》第四章在实践层面上,对承运人责任的规定也适用于实际承运人;但是在理论上,前述做法却是对合同相对性的突破,需要对实际承运人扮演的究竟是何种角色、承担的究竟是何种性质的责任做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商研究》2017年05期
法商研究

论实际承运人的法律地位——从“指导案例51号”切入

二战之后,航空运输业的经营方式多样化,包租飞机引发了订立合同的“缔约承运人”(以下简称承运人)和实际承担全部或部分运输的“实际承运人”的分离。1961年《统一非立约承运人所办国际航空运输的某些规则以补充华沙公约的公约》(以下简称《瓜达拉哈拉公约》)首创了实际承运人制度,这一制度被1999年《统一国际航空运输某些规则的公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以下简称《民用航空法》)完全吸收,《联合国海上货物运输公约》(以下简称《汉堡规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也将实际承运人引入海上运输合同框架内,它们对实际承运人责任的规定与《瓜达拉哈拉公约》基本相同。《瓜达拉哈拉公约》第4、7条、《蒙特利尔公约》第42、45条、《汉堡规则》第19条(6)以及《民用航空法》第140、143条、《海商法》第61条规定,作为非运输合同当事人的实际承运人对旅客/托运人承担合同责任;(1)司法实践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51号(下...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16年20期
人民论坛

建设国际国内物流大通道的关键举措是什么

实际承运人制度在“一带一路”战略的背景下具有重要意义二战后包租飞机大量涌现,产生了订立合同的“缔约承运人”和实际承担运输的“实际承运人”相分离。为此,实际承运人被1961年《瓜达拉哈拉公约》首创并被1978年《汉堡规则》引入了海上货物运输法领域(以下以公约指代这两个公约)。我国《民用航空法》和《海商法》(以下以我国相关法律指代)也都规定了实际承运人制度。实际承运人是多式联运的基础制度,在我国国际国内物流大通道建设和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背景下具有重要意义,鉴于海上运输实际承运人制度与国际航空运输实际承运人制度基本相同,因此笔者探讨以航空运输实际承运人为主,结论也类推适用于海运实际承运人。公约和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对承运人责任(本文如无特别说明,责任包括法律义务)的规定,适用于实际承运人。立法者的目的是保护旅客/托运人利益,以解决签订合同主体与实际履行主体不一致的情形。这一比附援引的立法模式具有避免繁琐重复的优势,但也导致实际承运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5期
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契约承运人与实际承运人的责任分担

一、契约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的识别契约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的是海上货物运输中非常重要的两个概念,他们是国际货物运输中经常出现的主体。他们在货物运输中必不可少,其中更重要的实际运输人是《汉堡规则》首先确立的,不仅对海上货物运输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也是国际运输法律不断发展和完善的重要标志。关于如何定义这两种主体,各国(地区)的法律规定也不尽相同。(一)契约承运人的法律规定1.《海牙规则》第一条(a)规定,“契约承运人包括与托运人订有运输合同的船舶所有人或租船人。”[1]《维斯比规则》相对于《海牙规则》而言,在扩大适用范围、明确提单证据效力等方面做出了修改,但是对于契约承运人的定义仍然延用了过往规定。而《汉堡规则》则顺应国际贸易和海运业的发展需要,在规则第一条第1款中将契约承运人定义为,“其本人或以其名义与托运人订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任何人。”[2]而为了平衡船货双方的利益,顺应时代发展需要,寻求各国在商贸及海上运输中更大范围内的统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当代法学》2014年05期
当代法学

我国海商法中的实际承运人制度及其适用

实际承运人(Actual carrier)是相对于缔约承运人的概念,这一概念最初见于国际航空运输的《瓜达拉哈拉公约》,〔1〕以后又通过《汉堡规则》被引入海上货物运输法领域。在我国《海商法》中,也仿照《汉堡规则》的规定,确立了实际承运人制度。在海商法中之所以要创设实际承运人制度,乃是由于海上运输的环节较多、关系方复杂,因而有必要将未曾参与合同的订立但在事实上履行了货物运输的人也置于海上运输合同法的框架之内,以达到扩大责任主体、保护国际货物贸易当事人的目的。关于实际承运人与缔约承运人的关系,《海商法》中只有一句简单的表述:“对承运人责任的规定,适用于实际承运人。”〔2〕这一看似简单的规定,其中蕴含着诸多法律问题,为了正确地适用法律,须从理论和实践的层面对这一制度进行深刻的剖析。一、实际承运人的范围之界定我国《海商法》中将实际承运人定义为“接受承运人的委托,从事货物运输或者部分运输的人,包括接受转委托从事此项运输的其他人”。〔3〕从这...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