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慎谈“革命” 多讲科学

近年来,土地问题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有些社会人士喜欢用“革命”一词,来描述围绕土地发生的一些事件。例如,广东省集体建设用地上市流转被说成是“革命”,重庆倡议的土地入股农业企业也被看作是“革命”。依笔者看,我们反思现行土地管理制度是必要的,但要慎谈土地“革命”。$$先说说土地政策。笔者认为,当前国务院有关部门强调守住18亿亩耕地的“红线”是十分正确的。一个基本的判断是,我国的建设用地量已足够大,没必要再继续大规模占用耕地。按常规来说,我国30多万平方公里的建设用地可以容纳30亿人口,实际上却只容纳了13亿。土地浪费,由此可见一斑。我们盖房子盖得也不少。农村空置了差不多30%的房子,但农民仍在盖房:有些城市人均住房面积超过100平方米,有人甚至拥有好几套房子,却还嫌不够。这不能怪人们贪婪,现行体制纵容大家抢占“公地”,是根本的原因。所以,坚守耕地保护“红线”,促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完全必要,关键在于如何保护耕地、如何实现土地的节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村经济与科技》2018年09期
农村经济与科技

特色小镇建设的土地问题研究

特色小镇是一种依赖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特色产业或其他优势因素,建设具有明确定位的综合性开发建设项目,是一个集旅游、生产生活、消费等功能于一体的新型城镇,兼具多种功能。特色小镇无具体行政区域大小之分,可以是大都市周边区域的小城镇,也可以是面积较大的村庄,还可以是城市内部的各种社区,可以共享部分公共基础设施和服务。土地问题是城镇化的核心问题之一,绕不开、躲不过,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认真面对和解决。特色小镇建设加快了城镇化发展的速度,导致城镇规模扩大,而城镇在得到发展的同时也面临一系列问题。土地权属问题、新旧规划之间的协调与衔接、土地资源的稀缺性,这些都加剧了城市发展与土地之间的矛盾,因此如何处理好土地和城市发展之间的矛盾,让有限的土地得到合理高效利用显得尤为重要。1特色小镇建设中的土地权属问题土地的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是土地权属中最核心的权利,城市发展不可避免的要转变其中的权利,在推进特色小镇的建设中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1.1土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旅游学刊》2017年07期
旅游学刊

中国旅游发展笔谈——旅游发展中的土地问题(一)

土地是旅游发展中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也是旅游项目开发中不可或缺的内容。旅游项目开发需要大量的土地,同时,在旅游发展中由于土地问题也引发了不少的利益矛盾和政策法规冲突。据国家旅游局统计,2016年全国旅游项目投资额达1.3万亿,庞大的旅游投资必然产生巨量的土地需求。把握旅游发展中的土地问题,既是重大的现实问题,也是旅游研究者不容忽视的理论问题。为更好地促进旅游研究与旅游实践相结合,《旅游学刊》于2017年4月16日邀请部分学界和业内专家召开了“旅游发展中的土地问题”专题研讨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海》2017年03期
学海

分析土地问题的角度

近年来名副其实地刮起了一股中国土地问题热!所讨论的土地问题不仅涉及农村,更主要涉及城市;不仅土地专业的人参与,更多是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历史学以及转型与改革学者介入;不仅在学术圈争论得面红耳赤,更主要在媒体、公众和投资界炒得白热化;不仅在国内火,在国际上也热得将其他问题淹没。土地问题的热不仅是因为它与国民经济高度关联,而且与每个人利益攸关。在中国,讨论产权问题所面对的主要困难是:长期的传统是将所有权等同于所有制,以及对产权作用的忽视和意识形态化。实际上所有制与所有权并不能划等号,前者是社会生产关系的总和(马克思,1995),(1)后者是一种财产权利,产权则是对物的使用所采取的权利安排。与一般意义的产权讨论相比,由于其在政治、经济与社会中的特殊性和基础性,土地所有制问题更是掺杂了复杂的因素,土地产权经常被作为土地问题的末端。检索土地相关文献时,已有研究呈现出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国内与国际的语境与关注点差异很大,前者沿袭强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海》2017年03期
《青春岁月》2016年23期
青春岁月

第一次国共合作关系破裂的经济原因新探——以土地问题为例

一、前言学术界关于第一次国共合作关系破裂的原因的研究的成果有很多。研究失败原因的角度也很多,马雪芹的《“党内合作”与北伐大革命的失败——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原因新探》和冯春明的《第一次国共合作形式问题探讨》从“党内合作”的合作机制出发进行研究的,但两者看法是完全相反的,前着认为“党内合作”为国共两党合作关系破裂埋下伏笔,后者则认为“党内合作”不是导致国共合作关系破裂的原因,相反采取这种合作方式是历史的必然;张留见的《鲍罗廷与中国大革命的失败》和李军刚的《论共产国际与第一次国共合作》等文章,利用近些年解密的苏联档案,得出共产国际所作出的一些错误的决策是导致第一次国共合作关系破裂重要原因的结论;与此同时,从土地问题的角度来研究国共合作关系破裂成为热点,朱庆跃的《弊端化共识:大革命时期国共合作破裂的内在逻辑——以土地问题为例》、邓智旺的《从土地问题看第一次国共合作关系的破裂》和刘宗让、郝琦的《大革命时期国共土地政策及其比较》等,都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政治与法律评论》2016年02期
政治与法律评论

革命“前史”:以两次“封建”之变为中心

中国历史上的“封建”之变有两次,一次是周秦之变即由周代封土建侯意义上的封建制进人秦代的大一统“国家”,正是这次巨变奠定了接下来各朝的基本政制。第二次“封建”之变则是一次话语转型,这次转型“召唤”出了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回顾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历程,最终完成建国大业的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论证正是通过在中国社会性质论战中重新理解“封建”完成的。在下文中,我将通过重新考察话语转型意义上的“封建”之变来理解周秦之变意义上的“封建”之变。其间的关键问题在于,处于建国时刻中的中共理论家们如何通过重新理解周秦之变奠定的政制来把握自身所处的这一“时刻”,并赋予了这一“时刻”以开端意识。史观的重塑永远意味着时间的断裂与新生,同时史观的重塑也永远意味着时间的永恒复归。这种复归重新将我们带到了周秦之变这一中国历史的奠基时刻中。这意味着,新中国的“新”永远是回到开端意义上的新,是一种对立法意图的永恒阐释。一、唯物史观下的中国社会性质论战我们现在理解的...  (本文共3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