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土地换资本”换不来持续发展

近年来,为了招商引资,一些地方政府选择走“土地换资本”的路线,在土地出让中搞“零地价”、“负地价”,甚至非法占用耕地、侵害农民权益,成了土地违法的主体。尽管中央政府和国土资源部有针对性地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整治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以地方政府为主导的土地违法现象仍屡禁不止,耕地保护形势严峻依旧。$$    地方政府既是发展经济的主体,又是土地资源的管理者和保护者。一个地方的土地管理工作是否有效,耕地保护得好不好,与当地政府主要领导的角色意识、责任意识和政绩观息息相关。一名退居二线的县级领导干部曾对笔者感言:“要解决土地问题,首先需要从地方行政长官转变思想开始。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绝大多数官员,在还有希望升迁的时候,都会不遗余力地追求政绩。而当前创造政绩来得最快的,就是把地方经济搞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资源节约与环保》2019年08期
资源节约与环保

关于新时期提升我国耕地保护实效的思考

1我国耕地保护过程中存在的问题1.1耕地保护意识淡薄相较于耕地保护,各级地方政府往往会更加注重发展本地区的经济,一切均以发展经济为主,这会使得耕地保护工作的质量很难得到有效的保障。为了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占用耕地的现象屡见不鲜,而保护耕地的措施则少之又少,那些违法占地现象,尤其是违法占用耕地的现象时有发生。除此之外,由于近年来我国的粮食作物价格长时间得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农民群众的种植热情,导致农村地区的耕地保护不力。在农村之中,利用耕地建房以及耕地撂荒等现象日益严重,这些都给耕地保护工作带来了十分不利的影响。1.2耕地占补平衡难度增大在耕地保护工作过程中,耕地占补平衡制度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保障耕地面积的重要措施和手段。新时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是最有效的补充耕地方式。土地的综合整治主要包括对路、村、山、水、林等进行综合整治,进而起到提升耕地面积的作用,通过综合的政治,不仅可以保障耕地的面积,而且能够在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土地经济研究》2019年01期
土地经济研究

面向多功能复合的耕地保护内涵拓展与管理模式初探

一、 引 言在工业化进程持续推进、城市化水平显著提升、城市扩张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世界范围内的耕地面积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大幅减少,人均耕地面积从0.37 hm2(1961年)下降至0.19 hm2(2015年)。为了保障粮食安全,促进可持续发展,很多国家出台了相应的耕地保护制度以适应不断增加的人口数量和高速运转的社会经济[1]。在此期间中国的人均耕地面积排在了世界126位之后,人地矛盾十分突出,协调经济社会发展与耕地资源保护的压力巨大,粮食安全一直是中央政府关注的重点问题。197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国营农场和人民公社要有计划地开垦荒地,使耕地面积逐年有较多的增加”,标志着耕地保护正式上升到国家政策层面,其后耕地保护制度逐步成为中国土地管理制度的基础和核心,总体上大致经历了五个阶段:1978—1985年是政府意识觉醒期,这一时期主要以政府要求为核心,缺乏具体的保护措施;1986—1997年中国逐步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耕...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资源开发与市场》2019年01期
资源开发与市场

成都市耕地保护基金农户满意度影响机理研究

1引言建立耕地保护经济补偿机制是当前落实耕地保护政策的重要举措[1]。农户是耕地保护经济补偿的直接受益者,对耕地保护经济补偿的满意度直接影响其耕地保护行为,进而对耕地保护经济补偿的实施和效果产生重要的影响。因为只有农户认可的、满意度高的公共政策,其绩效水平才是最高的[2]。即农户对耕地保护经济补偿的满意度评价越高,农户对耕地保护的行为越积极,越有利于实现耕地保护经济补偿的预期效应。反之,如果耕地保护主体(农户)对现有的经济补偿政策满意度不高或不满意,则导致他们不能有效地保护耕地,这样既造成耕地保护经济补偿给付主体的资金浪费,又未能有效保护耕地。因此,深入探讨耕地保护经济补偿农户满意度的影响机理,对优化试点地区耕地保护经济补偿模式、健全耕地保护经济补偿机制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目前国内学者主要以成都市耕地保护基金为对象开展耕地保护经济补偿的农户满意度研究。张冬雪、牛海鹏通过熵权模糊综合评价模型表明,农户对成都市耕地保护基金基本满意,...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8年11期
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

耕地保护补偿标准研究——以甘肃省为例

0引言耕地对于维护国家粮食安全至关重要,保有一定数量的耕地是确保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工业化、城镇化建设的不断推进致使耕地面积大量减少。2004年至今,建设用地占用耕地的数量约为当年耕地减少总量的80%,威胁了国家的粮食和生态安全,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往往完成不了耕地保护任务。中央政府将耕地保护指标分解到各省,各省又将其分配到各市、县[1-2]。土地出让收益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3-4],提高其耕地保护积极性的有效措施是制定科学合理的耕地保护补偿标准,将其纳入地方政府财政体系中,通过调整耕地保护的利益分配关系,提高耕地保护效果[5]。对农民来说,相比其他产业,农业的比较效益较低,仅仅依靠种地和国家的粮食补贴,难以调动农民保护耕地的积极性。目前,有关耕地保护补偿的研究集中于耕地保护的外部性、耕地资源的发展权、耕地资源的价值和效益等方面[6-9]。对耕地保护补偿标准的确定主要依据耕地资源的价值、耕地保护的外部效益、耕地保护...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土资源》2018年12期
国土资源

当好新时代的“麦田守护者”——访谈耕地保护监督司副司长刘明松

耕地是我国最为宝贵的资源,是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也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领导多次就耕地保护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要求“要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耕地”“耕地红线一定要守住,千万不能突破,也不能变通突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严格保护耕地,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生态文明建设也对耕地保护工作提出了更高标准,更好发挥耕地的生态功能,让中华大地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环境更优美是自然资源部门责无旁贷的任务。同时,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是,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不断推进,用地需求依然较大,耕地保护的压力仍未缓解。新形势、新要求下,耕地保护监督工作如何继往开来?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耕地保护监督司,承担起这项神圣的使命。“作为国家耕地的守望者、守护者,我们将恪尽职守、认真履职,严守耕地保护红线,确保耕地总量不减少。”日前,部耕地保护监督司副司长刘明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职能有所调整,任务更加聚焦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