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粮食安全问题类型划分与对策

按 语:当前,粮价不断上涨,粮食市场波动,关于粮食安全问题的争论随之提上日程:粮食危机是否即将来临,该怎样解决粮食安全问题?保障粮食安全是我们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的基础依据之一,正确认识粮食安全问题对于耕地保护工作尤为重要。$$    本文作者认为,对于粮食安全问题,不能一概而论,不放大也不缩小,要根据粮食安全问题的不同类型和不同发展程度评估粮食安全水平,制定出相应的提高粮食安全水平的对策。这种对粮食安全问题进行类型划分和发展程度评估的思路,对国土资源管理工作有一定的参考意义与探讨价值。$$    我们应当本着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通过对粮食安全问题类型的划分,来审慎地评估粮食问题的安全水平,因地制宜地解决现实或潜在的粮食安全问题。$$    市场性粮食安全问题$$    所谓市场性粮食安全问题是指生产者对粮食价格的反应而引致的粮食安全问题。$$   市场性粮食安全问题又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种类型是粮食产业整体性比较效益低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蚌埠党校学报》2008年03期
蚌埠党校学报

加强粮食监管 确保粮食安全

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对“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战略部署,前不久又专门批示:“粮食安全问题,关系到经济大局,关系到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大意不得!疏忽不得!”。温家宝总理强调“粮食安全是一项关系全局必须做好的艰巨工作”。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市场化条件下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高度重视。近年来,在中央一系列支农惠农政策的推动下,种粮农民的利益得到有效保护,我国粮食生产出现了重大转机,粮食连续四年获得丰收,粮食供求逐步由偏紧向基本平衡转变,困扰中国几千年的温饱问题得以解决。但最近一段时期,世界“粮荒”严重,粮价涨幅大、波及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导致一些国家粮食供求关系紧张,举世瞩目。因此,我们要充分认识到“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意义,充分认识到加强粮食流通管理在保证国家粮食安全中的重要作用。2004年5月国务院颁布实施了《粮食流通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2004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七部门联合印发了《粮食质量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粮食经济研究》2016年01期
粮食经济研究

粮食安全预警研究综述

近年来,我国粮食供求基本平衡,但是从长远和全局来看,粮食安全问题依然存在。解决粮食安全问题就是要消除由贫困引起的局部性的粮食不安全,并不断地提髙粮食质量,实现与经济发展水平和收人水平相适应的可持续的粮食安全。基于此,只有对粮食安全问题进行综合评价,找出引起粮食不安全的原因,并预测未来的粮食安全状况,才能为有关部门消除粮食安全隐患提供有效的信息支持。建立有效的粮食安全预警系统预报粮食安全状况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而粮食安全预警系统的基础就是选择适当的研究方法并设计相应的指标体系。因此,本文拟从粮食安全的衡量、粮食安全预警研究方法及其指标选择等方面对近年来国内外相关文献进行梳理,试图全面概括该领域的研究进展,并对既有研究做简要的评述和展望,为后续研究提供一些参考。一、粮食安全的衡置(一)粮食安全的提出1974年11月,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为应对世界范围内的粮食危机,首次提出粮食安全的概念:保证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得到为了生存和健康...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杭州农业与科技》2015年06期
杭州农业与科技

对粮食安全的三点认识

粮食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人的第一需要。“民以食为天”是中国最朴素的粮食安全观。自古以来,中国人的农本思想里就特别注重粮食问题,把粮食和国家存亡紧紧联系在一起,东汉政论家崔寔在《论政》中有这样的话:国以民为根,民以谷为命,命尽则根拔,根拔则本颠,此最国家之毒忧。习总书记历来重视和关注“三农”及粮食安全问题,他在《之江新语》中有25篇论及“三农”,担任总书记以来多次指示粮食安全问题,提出“保障粮食安全对中国来说是永恒的课题”;2013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切实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列为2014年度经济工作任务之首;全国农村工作会议首次聚焦粮食安全,发布了以“完善国家粮食安全保障体系”为主要内容的中央一号文件。1粮食安全:始终是头等大事习总书记在山东农科院召开座谈会时强调,“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保障粮食安全对中国来说是永恒的课题,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这充分体现了习总书记立足全局、着眼长远的重大战略考虑和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驾驭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经济》2017年22期
经济

粮食安全进入新的考验期

粮食安全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党的十九大报告提2887个县级行政区实际划定永久基本农田15.50亿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亩。”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曹卫星曾公开对媒体表示,牢端在自己手中”。近年来,粮食安全面临的挑战推进永久基本农田划定工作要以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们又要应对哪些新的挑战?为目标,坚守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三条底线。粮食安全升级“划定永久基本农田15.5亿亩,意味着总产量是相对稳定的。”孔祥智表示,目前全国水浇地(在当前粮食安全已经升级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一般年景能正常灌溉的耕地)和水田(用于种植水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稻等水生作物的土地)共10.8亿亩。非水浇地约4作了重要报告,提出中国人的饭碗要端在中国人自亿亩,产量相对较低。目前标准的农田建设就是把己手里,这个饭碗里主要装中国人自己的粮食。这非水浇地变成水浇地来提高单产,严格保障耕地红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经济》2017年22期
《农业经济》2018年01期
农业经济

粮食安全视阈下我国进口粮源保障体系建构与实现机制

国际贸易理论指出,粮食贸易的增强对比较优势的发挥有重要意义,能够有效的合理配置资源。然而,粮食是一种具有战略性的物资,对进口粮食的过度依赖可能会造成一些潜在的不安全因素,比如存在粮食禁运或是世界市场粮食普遍供应不足时,国内的粮食需求无法得到满足,造成粮食恐慌。因此,对进口粮食的粮源控制是目前国家亟待商讨出来的问题。一、粮食安全的定义在国际上有相关组织对粮食安全做了定义:“只有当所有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在物质上、经济上获得足够、安全、富有营养的食物来满足其积极健康的膳食需要及食物喜好时,才实现了粮食安全”。这个定义是根据贫困对粮食安全影响程度所提出的,“营养”元素在这个定义中被特意加了进来,这意味着粮食质量在实现温饱和健康之上有了新的要求。粮食安全的定义不停地在进化,从其演变的过程当中很容易看出,粮食安全的定义从最基本的简单定义演变成为高级定义。从简单到复杂,从单一到全面,从单层次到多层次,都有着很大的进步,从中充分体现出了粮食的多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