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德联合开展兰州滑坡风险评估

本报讯 根据中—德《兰州市滑坡风险评估与管理》项目2018年度工作计划,近日,德国地球科学与自然资源研究院的研究人员赴兰州,与中方项目组成员开展了本年度第二次联合工作,主要开展工作区内承灾体野外调查及易损性评价研究,完善滑坡易发性和危险性评价成果与模型工具,并对已经开发完成的评价工具进行汉化与测试。$$联合工作期间,双方项目组成员认真梳理了今年以来双方在评价工具开发、风险评价技术研究等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为加强项目成果推广的可操作性,项目组结合国情地理普查和人口普查数据,提出了具有兰州区域特征的承灾体分类调查方法,完善了易损性评价要素体系与技术流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2017年10期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

城市燃气管道地质灾害易损性评价

0 引言在我国,频发的地质灾害对城市公共基础设备设施具有非常大的摧毁性和破坏性[1],其中由于城镇输气管道具有一定的压力,以及输送介质所属的易燃易爆性,从而在地质灾害发生时对城镇输气管道的易损性及风险评价是十分必要的[2]。易损性指的是事物容易受到损伤或伤害的程度。城市燃气管道地质灾害易损性评价主要是针对由地质灾害所引发的城镇燃气管网失效所带来的二次破坏而造成的待评价区域受损度的评估。文中主要从人员伤亡数量、经济财产损失两方面着手进行风险图1 燃气泄漏后事故发展状况评价[3]。一旦发生地质灾害,将直接造成管道弯曲和变形,进一步发生管道断裂事故[4-5],严重时将造成燃气泄漏,严重危害管道的安全运行和生命财产地质灾害造成燃气泄露的整个过程。安全。1.1 燃气泄漏模型一旦发生地质灾害,将直接造成城镇管道变形1 城市燃气管道失效模型分析或断裂,从而导致燃气泄漏。燃气泄漏有三种泄漏模型,即渗透泄漏、穿孔泄漏和开裂泄漏[6]。燃气具有易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学院院刊》1996年03期
中国科学院院刊

自然灾害研究中的社会易损性评价

l问题的提出中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年因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占当年国民经济总值的3—6%。个别严重的年份,如1991年,灾害损失占到当年国民经济总值的6%。从世界范围来看,自然灾害对人类造成的损失日益扩大,这一点已经得到公认。联合国第41、43和44届大会,先后通过“国际十年减灾(IDNDR)”的3项决议。从1990年开始的IDNDR活动,至今已开展了6年,世界各国相继开展了一系列减灾行动,在自然灾害的成因、发生发展规律及其减灾新技术、综合减灾措施等方面取得了大量成果;我国在气象、水利、海洋、地震等部门都不同程度地建立了各自的防灾监测、预警和预报系统,并形成部门自成体系的减灾管理系统。中国科学院在中长期预报、重大自然灾害的遥感监测和山区突发性环境灾害(如滑坡、泥石流等)以及其它突发性环境灾害(如雪崩、暴雨、冰雹、台风和风暴潮等)的形成机制及其防治对策的研究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是,纵观6年来国内外自然灾害研究和减灾...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南科技大学
西南科技大学

Study on Building Vulnerability Assessment under Debris Flow Stress

泥石流爆发后,泥石流流域内的建筑物经常会被埋没,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因此,泥石流影响范围内建筑物的易损性评价是防灾减灾的重要工作之一。本研究以岷江上游七盘沟为例,在野外实地调查的基础上,本研究主要从三个方面(建筑物的特征,建筑物与泥石流之间的空间位置关系,以及环境因素),选择了11评价指标:功能类型、结构、面积、楼层高度、建筑物与通道之间的距离、建筑主轴和泥石流。利用GIS和CA模型模拟了沟渠中建筑物的脆弱性,得到了11个流向,深度,流量和保护工程的脆弱性评价指标。根据评估结果,得出以下四个结论:(1)沟渠中具有最高脆弱性的建筑类型是一个具有特殊功能的建筑,如公共服务。(2)相同类型的建筑物越远离通道越远,其脆弱性越低。(3)沟内建筑物的脆弱性分布也表明左岸高于右岸;建筑物对泥石流特征的脆弱性的敏感性低于建筑物本身的敏感性。(4)根据目前七盘沟的现场调查取得的研究成果,具有高度,合理性和可信度。本研究提出了七盘沟建筑规...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灾害学》2010年04期
灾害学

自然灾害社会易损性评价指标体系框架的构建

0引言自然灾害是自然界与人类社会经济系统相互作用的产物,它伴随着人类的产生而产生,伴随着人口增长、科技与社会进步以及人类对自然资源利用广度和深度的变化而变化。人们很容易把自然灾害看成是单纯的自然事件来研究,而忽视了灾害作用的具体社会背景。大量灾害事实表明,物质实力的增强和科技手段的提高并没有完全解决灾害问题。对于灾害的认识我们有理由把关注的焦点更多地放在人类社会本身的易损性上[1-3]。为了客观地认识区域的社会易损性,正确评价区域社会易损性的状态,非常有必要从确定或影响自然灾害的区域社会易损性的要素中,选取一些具有标示性意义的定量化信息作为评价的指标,也只有准确地选择指标才能够真实反映区域社会易损性的本质和特征,因此,评价指标的拟定对区域自然灾害社会易损性评价、计算,以及科学合理地构建防灾减灾体系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1评价指标选取的原则社会易损性就是潜在的自然灾害可能对人类社会造成的损毁程度,它涉及到人们的生命财产、健康状况、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岩土工程界》2008年04期
岩土工程界

基于灾后损失的三峡库区地质灾害易损性评价

易损性是指承灾体易于遭受损害的程度,它反映了人类社会对灾害风险的承受能力。不同风险承灾体相对于同一种灾害来说具有不同的易损性[1]。易损性的定量表达就是易损度。根据国内外自然灾害研究理论[2-6],定义地质灾害易损性为承灾体遭受地质灾害危害的程度,它反映了不同承灾体遭受同一强度地质灾害损失程度的不同。易损性评价是对区域社会经济水平及承灾能力的分析,并揭示其空间分布状况。易损性评价成果可用于指导高风险区的防灾减灾,也为区域防灾措施的制定提供依据。1三峡库区概况1.1库区范围长江三峡水库淹没涉及湖北省的夷陵区、秭归县、兴山县、巴东县,重庆市的巫山县、巫溪县、奉节县、云阳县、万州区、开县、忠县、石柱县、丰都县、涪陵区、武隆县、长寿区、渝北区、巴南区、重庆主城区(含北碚区、江北区、渝中区、南岸区、沙坪坝区、大渡口区和九龙坡区等七区)、江津市等20个县(市、区)。库区范围为东经105°44′~111°39′,北纬28°32′~31°44′...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