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稳步推进农村土地合理流转 努力实现农民增收农业发展

农村土地以转包、出租、互换、入股等方式的流转,起到了增加农民收入和培养现代农民的双重效应。$$“整合流转土地后,在自己的土地上打工,有赚头,值得。”记者在崇左市采访时,江州区江州镇居民李群荷如是说。李群荷告诉记者,她家在隆基垌有4亩地,以前都是种植西瓜、玉米、水稻,年景好时,收入还可以。如果遇上干旱,收成就会大幅度减少。现在土地经过整合流转,承包给隆基垌无公害蔬菜基地后,家庭收入不仅有土地出租收益,还有自己到基地打工获得的工资。$$像李群荷一样把自家土地出租给隆基垌无公害蔬菜基地,又应聘到基地打工获得工资的,还有江州区江州镇东街的50多户人家。在此之前,他们的土地一直以家庭生产为主,主要种植西瓜、蔬菜等农作物,这种分散经营的方式,使当地农民收入一直得不到提高。$$如何有效流转土地,提高农民收入成为当地干部群众急需解决的问题之一。江州镇党委书记刘登科介绍说,针对这种情况,镇里决定以整合流转的形式经营隆基垌地块,整体租让给有实力的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春金融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9年04期
长春金融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我国农村土地金融发展的路径探析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如何克服农业生产成本快速上升,保持农民增收、农业发展,城乡资源要素加速流动,实现城乡联动发展是我们面临的必须破解的重要问题。随着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颁证工作的完成和国务院《关于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的指导意见》《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等文件的出台,困扰农村土地金融开展缺少合格抵押品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实现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可抵押,发挥农村土地金融在“三农”发展中的重要支持作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一、我国农村土地金融发展的理论依据第一,马克思主义的农村土地金融相关理论是我国农村土地金融理论的基础。马克思的地租与收益资本化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农村土地金融理论的核心,马克思指出:“任何一定的货币收入都可以资本化,都可以看成一个想象资本的利息”。所谓资本化,是指任何把资产凭其收益转换成资产的现期市场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岛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青岛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农村土地银行在中国:文献回顾与研究范式反思

发展现代农业是推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的突破口。农业现代化必然涉及到土地、劳动力、资本三大生产要素配置的整合和优化,这就要求农村土地制度与农村金融制度改革应相互契合。农村土地使用权流转已成为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难点和焦点,其中的关键在于如何对农村土地定价并在此基础上提高土地资源的配置效率,而这正是农地金融创新的动力所在,农村土地银行在中国具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和潜力。然而文献回顾及实践总结却发现,中国的农村土地银行无论是学术研究层面,还是实践层面,存在诸多不足,急需廓清并回归理性。一、中国农村土地银行研究回顾:繁荣与迷失(一)国内研究的兴起农村土地银行在国外是一种成熟的农地金融安排。德国、丹麦、法国、意大利等起步较早,美国于1920年代、日本在二战后也建立了以农地抵押为特征的农地金融制度体系。发达国家侧重于土地金融制度功能深化、运行方式完善等方面的研究,多数发展中国家还没有建立起高效的农地金融...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学习月刊》2018年06期
学习月刊

宜昌市农村土地“三权分置”面临的障碍及其出路

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权’分置制度”。农村土地as!权分置”是指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前提下,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形成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格局。在当前深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切实推进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是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重大举措,也是加快湖北省宜昌市农业现代化建设进程的必然选择。宜昌农村土地“三权分置”面临的障碍(一)基础工作不扎实一是农村土地确权工作还未完成。农村土地确权是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一项基础性工作。根据正常程序,土地确权需要经过土地登记申请、地籍调查、核属审核、登记注册、颁发土地证书等五个环节,权属关系才能得到最后的认定和确认。按照全省统一部署,2017年宜昌必须全面完成农村土地确权工作。目前该市大部分县市均已完成农村土地确权工作,但仍有少数县市还未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颁发到承包农户手中。土地确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西学院学报》2018年03期
河西学院学报

农村土地银行初探

朱德安1杨昭莹2江岚3一、农村土地银行产生的背景虽然经过国外几百年的探索和发展,土地银行制度的理论建构和社会实践已经比较成熟和完善,并配套有相应的经济机制和法律机制,以对土地银行制度的应时性调整和后续性发展提供支撑,但是,关于在我国建立农村土地银行制度的努力,仍然只是处在理论探索的阶段。即使在某些特定的区域开始了关于农村土地银行制度的试点,却也因为法律制度的掣肘和土地制度的僵化,而使建立起来的试点工作偏离了土地银行制度的设计本旨。相应的,既有关于农村土地银行的试点,也就仅仅具有丰富理论欠缺的意义,而绝无引导农村土地银行制度在我国广泛建立的功能。事实上,“在新的经济发展背景及土地政策参与宏观调控的要求下,现行的制度是否需要完善和变革是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1]或者说,对于在我国建立农村土地银行制度的探讨,不能单纯从土地银行制度本身所具有的优越性出发,还应当注意到其优越性得以充分发挥的社会环境。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我国农村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果业信息》2016年11期
中国果业信息

“三权分置”究竟改变了什么

近日,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下称《意见》),进一步完善和明确了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提出的三权分置改革方案,形成了对今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指导性文件。三权分置被认为是我国农村继包产到户之后的又一重大制度变革,对农村、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致富具有深远的影响。“三权分置”是农民土地权利的重新配置。过去的两权体制(即农民集体所有权和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家庭联产承包经营责任制的产物,仅仅是土地权利在农民集体内部的配置,改变的是生产劳动方式和经济分配方式。在三权体制下,集体土地所有权仍保留在农民集体手中,但土地不再直接发包给农户直接占有使用,将农户承包权改造为集体土地的份额权利;农业用地则由村集体统一经营运作,既可以承包给专业的农业合作社又可以出租或发包给农业公司、专业农户等经营使用(取得土地的经营权);土地的经营者向农民集体支付土地使用费,农民集体扣除集体提留等项目后,按照农民承包权(所有权份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