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永远的长征情绪

10月22日,是个艳阳高照、秋菊飘香的好日子。上午,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大会,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领导在不同地方观看了大会直播,我市各界人士或相聚单位会议室,或围聚在街头巷尾有电视的地方,或在出租车内,或全家人守在家中收看收听,作为革命老区人,难舍的就是长征情结。$$“作为新时代的一名军人,我们要继承和发扬长征精神,虽然现在部队的生活条件和环境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但是长征精神永远不能忘,我们在实际工作中仍然要发扬红军不怕艰难、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作风。”22日上午,武警广元市支队组织全体官兵认真收看了中央电视台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大会现场直播。官兵们通过观看大会现场直播,深受启发和教育。武警广元市支队警通中队指导员朱尚甫激动地说,广元市作为革命老区,有旺苍木门会址、苍溪红军渡等很好的取之不竭的革命遗址和精神财富。我们武警支队官兵要为维护好广元市的社会稳定、为广元市实现又快又好的发展站好岗放好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广元日报2006-10-23
《传播与版权》2019年08期
传播与版权

饮水思源 不忘初心——纪念中央红军长征出发85周年

今年是红军长征出发85周年。长征永远在路上,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长征和长征精神做出一系列重要论述。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考察时,专程到将台堡瞻仰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参观长征会师纪念园、纪念馆。习近平说,红军长征创造了中外历史的奇迹,我们要继承和弘扬好伟大的长征精神。革命理想高于天,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面对形形色色的敌人决一死战、克敌制胜,这些都是长征精神的内涵。这次专程来这里,就是缅怀先烈、不忘初心,走新的长征路,长征永远在路上。今天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新长征。我们这一代人要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路。2016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对长征和长征精神进行了系统论述。他深刻指出,长征是一次理想信念的伟大远征,是一次检验真理的伟大远征,是一次唤醒民众的伟大远征,是一次开创新局的伟大远征。在风雨如磐的长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湘评论》2018年24期
新湘评论

七律·长征(之一)

~~七律·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论设立“长征银行”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调节经济的重要扛杆,是沟通整个社会经济生活的命脉和媒介。在中国以商业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中,银行对于地方金融和经济社会发展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曾经创建了独立自主的货币信用体系,红色银行成为一代人的时代记忆和不朽传奇,我们认为,应该重建一家全国性的红色银行,既铭记历史又服务现实。2016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随着红色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各种以长征为主题的红色产业迅速崛起,红色资源正逐步转变为经济资源。为了传承中国共产党这一份红色基因和精神族谱,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我们建议国家支持发起设立“长征银行”。一、红色银行的历史源流1927年10月7日,毛泽东率领参加秋收起义的工农革命军余部(不足千人)沿罗霄山脉转进到井冈山北麓的宁冈县茅坪,开始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根据地建立后,由于敌人的封锁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干扰,根据地和白区的经济贸易往来几乎完全中断,农民断绝了...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大众文艺》2019年08期
大众文艺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党建》2019年04期
党建

亲历长征,让我信念永驻

我今年102岁了,是一个有着81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从12岁参加红军起,我跟着党一走就是一辈子。参加红军,亲历长征,这些都是我一辈子的光荣和宝贵财富,让我信念永驻。可以说,我这一生是跟党走的一生,也是奋斗的一生,幸福的一生!1918年9月,我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石板冲乡。小时候家里很穷,当过放牛娃。12岁那年,一支红军部队在我家乡活动,受一位党的地下工作者的影响,我1933年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8年6月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之初,我的主要任务是给党组织送信,地下党的同志开会时负责放哨,做一些外围工作。后来部队转移时,村里不少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跟着部队走了,上了前线。我也想参加红军,但部队嫌我年纪太小,说我还没有一支步枪高,让我回家。但我坚决不回去,我知道红军是穷苦人民的队伍,只有跟着党走,跟着红军走,才有希望。就这样,我一直跟在红军队伍的后面,经历了很多次战斗,最后红军终于把我收到了队伍里。从跟随红军的第一天起,我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党建》2019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