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十年非盈利戏剧之路

两个月前,在过自己27岁生日的那天,黔籍戏剧导演唐煌度过了自己的两个十年:“唐而煌之”拥抱戏剧的十年,堂而皇之非盈利的十年。$$他其实很会赚钱,导演品牌广告、制作参演电视剧,策划导演大型文艺晚会、艺术节上百场,与洪金宝、甄子丹、张靓颖等众多明星多次合作,目前除在上海拥有两家公司,贵阳也开有一家。“不过这都是我的副业,戏剧才是我的主业。”唐煌说。十年“以副业养主业”的戏剧之路,就这样走出来了。他自己有记录:$$第一个话剧《月亮…》是免费观看,3场,每场250人。当时,我们租不起正式的排练场,曾经在公园门口空地上排练,曾经在我家楼顶天台花园里排练,曾经在饭店楼角厨房旁边的马路上排练……即便如此,我们的排练并不顺利。一个上海老伯以“小区公共场地属于业主,外地租住户无权使用”为由,不断投诉我们,于是,我们多次被保安驱赶。$$第二个话剧《寻影…》票价30元,学生15元,每场限30人,共6场。这个作品让我知道了什么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贵阳日报2011-11-29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报》2016年02期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报

“呼图克沁”:蒙古族傩剧的田野考察

乌兰召村的“呼图克沁”是一种拥有久远历史、蕴涵丰富历史文化的蒙古族民间艺术形式。他在学者笔下[1]有另外一个蒙古语的称谓,叫“蒙古秧歌”,是一种融蒙古族歌、舞、祝赞词于一体,采用蒙古语演唱,同时也吸收、借鉴其他民族艺术精华的民族民间艺术。从其蕴涵的神灵崇拜和企图控制神灵以实现自身某些愿望的做法中,不难看到傩文化的影子。作者对其进行了实地考察。一、生长环境乌兰召村是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萨力巴乡境内的一座普通的蒙汉两族杂居的村落。“呼图克沁”是在这样一个特定区域和这样一个特定群体的实际生活中历史地形成并至今一直在发挥着作用。村里的蒙古族群众中流传着一种历史久远的艺术形式,学者称之为“呼图克沁”(蒙古语,汉译为祝福、吉祥),民间俗称为“好德格沁”(蒙古语,汉译为丑角),当地老百姓称之为“蒙古秧歌”。演员全部由蒙古族男性担任,有着固定的表演时间——正月中旬,是一种有歌、有舞、有说唱、有固定角色扮演、有服装、戴面具表演的民族民间艺术活动。乌...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前进论坛》2009年10期
前进论坛

对“非遗”及其传承人不能重申报轻保护

现状:“非遗”及其传承人的申报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然而,有的“非遗”及尚未申报的一些传统民间项目,正面临着失传的境地。如徽剧、傩剧、目连等地方剧目,叠罗汉、打钟馗、板凳龙等民俗表演和放飏灯、扎焰火、赛龙舟等民间喜庆活动,以及口传民间歌谣、祖传秘方等,其发展近况令人担忧。建议:各级文化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民族语文》2011年05期
民族语文

傩源新证

一难与摊《论语·乡党》:“卿人摊,朝服而立昨阶。”孔安国曰:“摊,驱逐疫鬼也;恐惊先祖,故朝服立于广之昨阶也。”《广韵》:“摊,驱疫,诺何切。”摊,许慎《说文解字》字从“鬼”从“难”。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此驱逐疫鬼之正字。……经传皆以摊为之。”实际上,因“摊”的意义为“驱逐疫鬼”,所以许慎字从“鬼”,实为后起文字。《诗经·小雅·桑息》:“不敢不难,受福不那。”陈灸传疏:“难,古摊字。”《周礼·春官·占梦》:“遂令始难驱疫。”郑玄注:“古书难或为摊。”((4L记·月令》:“命国难,九门碟攘以毕春气。”陆德明《经典释文》:“难,乃多反;驱疫鬼。”《集韵》:“难,通作摊;囊何切。”许慎《说文》:“摊,行人节也,从人,难声。诗曰:‘佩玉之摊。’诺何切。”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驱疫字本作难,自假摊为驱疫字,而摊之本义废矣。”《淮南子·时则》:“天子乃摊。”高诱注:“摊,读躁难之难。”((4L记·月令》:“天子乃难,以连秋气。”可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