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族文字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解放前,我们布依族只有语言,没有通用文字,一般使用汉文。但由于条件限制,掌握汉字的人并不很多,而且也不能完全充分表达自己的语言。因此,在不少地区,民间流行着一种借用汉字的形、音、义和仿照汉字形声字创造的一些方块字,人们称之为“布依字”或“土俗字”。用来记录本民族的语言。$$这大体有三种情况:第一,直接借用汉字的形和义,但读布依语音,例如(以罗甸地区为例,读音用今布依文,下同)写“金”读jiml,表示“金”;写“银”读nganz,表示“银”;写“鸡”读gais“,表示“鸡”;写“鸭”读bidt,表示“鸭”。第二,借用与本民族语同音或近音的汉字,表达本民族语言,例如用“卜”或“甫”(罗甸汉语读“补”)读boh,表示“父亲”;“米”或“乜”读meeh,表示“母亲”;“纳”读naz,表示“田”;“打”读dah,表示“河”。第三,仿照汉字形声字新造的布依形声字,例如“哽”(左形右声)读genl,表示“吃”;“岜”(上形下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学刊》2013年11期
图书馆学刊

论布依文古籍文献资源保护与利用

随着贵州省15部布依文古籍申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成功,改变了人们长期以来认为“布依族没有文字”的观念,布依族被认定为中国具有自己民族文字的18个少数民族之一。2011年12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学术研讨会暨会员大会上,贵州布依文古文字入选“中华字库”,被列入国家文化工程“中华字库”进行研究、保护、开发、利用。因此,保护与利用好布依文古籍文献成为当地地方文献工作的重要内容。1布依族古文字布依族古文字是古代布依先生(布摩)自创字,系表意的方块字,只能用布依语读音,只有布依先生能够识读,字义只有布依先生解读,字形在汉语字典中从未收录,在音、形、义上自成体系,在布依族地区流传使用上千年,且至今仍在流传使用的一种文字。主要用来作为占卜文字、记录《经书》(也称摩经)、《傩书》、创作民间文学作品等。从目前发现的古文字看,主要有4种类型:①安龙布依族古文字。是布依族宗教职业者用来占卜用的一种文字。②威宁新发的古文字。是宗教祭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1996年01期
贵州民族研究

布依文试验推行调查总结

根据国务院国发(1991)32号文件“关于五十年代创制和改进的民族文字,试行效果好、受多数群众欢迎的,按规定程序上报批准”的精神,我们认为:布依族试行工作是成功的,其现行文字方案做到了系统清晰,表音准确,字形美观,书写方便,深受广大布依族干部群众的欢迎;并已广泛应用于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新闻出版、影视广播、文学艺术、社会扫盲、民间交流、医药卫生、法规建设和语言研究等各个领域;对提高布依族人民的文化素质,宣传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加强民族团结、促进改革开放、繁荣经济发挥了重大作用,已经具备正式推行的条件。现将历年来布依文试验推行工作总结如下:一、社会背景布依族是我国西南贵州高原上人口较多的世居少数民族之一。人口260多万,主要分布在我省的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顺地区和六盘水市及贵阳附近一带。布依族语言一致性较大,只有土语差别,没有方言之分。由于历史及自然条件等因素的制约,布依族地区的生产、生活水平尚处于较为落...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1989年01期
贵州民族研究

布依族古籍整理“三结合”的尝试

近几年来,我应邀参加了责阳市布依族古籍资料的收集、整理、编译工作.由我执笔现巳成书或完稿即将出版的有《黔中布依族礼俗歌·牛经书》、《布依族酒歌》、《布依族古.歌》,共2.7万余行,约130多万字。 布依族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只有自己的语言,而没有记录自己语言的文字。现行的布依文是五十年代党中央和人民政府为布依族人民创造的一种拼音新文字。由于各种原因,布依文至今还没有为布依族广大人民群众普遍掌握使用。布依文的标准音是经过规范的布依语第一土语的望谟县复兴镇话,而贵阳地区布依话属于布依语第二土语,其语音、词汇与标准音都有一定的差异;这一地区的诗歌、经书等古籍又有一些不同于第一土语的特点。因此,在整理、编译中需要解决一些学术性问题,如:怎样把口头的古籍资料整理成布依文的书面文学;如何把贵阳布依话语音规范为布依文,同时又能适当地反映出贵阳韵律的特点;如何编译成为布依文读者所能理解的布依文读物,又能保留贵阳方言的特点,使本地读者能有‘‘是自己...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1983年03期
贵州民族研究

抓紧推行布依文

布依族在漫长的历史年代里,只有语言,没有一个与语言相一致的文字。由于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字,历代在生产斗争和阶级斗争中的经验无法记录下来;许多丰富多彩,富有鲜明民族特色的民间文学,长期是口耳流传,必然发生变异或失传。 党为了使我们布依族人民摆脱没有文字的痛苦,尽快地发展民族文化,提高生产和科学技术水平,发展经济,跻于先进民族,于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帮助我们创制了布依文,这是布依族人民生活中的一件大喜事。在各级党政领导的重视和关怀下,一九五七年在龙里县羊场区藕寨、贵阳市花溪区大寨进行布依文的试验教学,接着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和安顺专区先后建立了民族语文学校,培训布依文师资,一九五八年在布依族地区有的巳甩布依文进行扫盲,正当布依文向深度和广度蓬勃发展的时侯,由于受到极左思潮的影响,于一九五九年被迫停止推行,布依族人民深为惋惜。 粉碎。四人帮”以后,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正确路线指引下,党的民族政策得到恢复贯彻实行,重申了党的民族语文政策,布依...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1984年03期
贵州民族研究

开创新局面 推行布依文

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民委在扁担山区举办布依文试行学习班,开学四个多月来,已经见成效. 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扁担山区,是镇宁布依族较为聚居的地区,布依族人口占全区总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四,很有民族特点.一九八三年九月,镇宁县民委决定这个区举办布依文学习班,得到扁担区区委、扁担区民族学校的大力支持。民族学校让出教室,办公室等给民委,为开展推行布依文提供了条件。扁担区的布依族群众更加热心办布依文班,办班的消息传出以后,群众纷纷前来报名要求参加学习,红运生产队五十多岁的布依族社员亲自送自己的两个女儿前来要求学习,他对负责报名的同志说: “党的三中全会真好,几十年了,没有想到,我们布依族能学到自己的文字.我年老了,送两个女儿来,交给你们,好好教她们学习。”这个班原来计划招生四十五名学员,但布依族青年求知欲望非常之高,报名人数达95名,大大超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