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谈前后鼻韵母辨正的教学

前后鼻韵母的辨正是普通话教学中的重难点内容之一。因为从总体上看,贵州方音里没有发后鼻韵母的习惯,感觉上似乎后鼻韵都归入了前鼻韵中,实际上,前鼻韵也发得很不到位。在多年的教学工作中,笔者常看到许多教师及学生在教学该内容时,由于不得要领而事倍功半。在实践中,本人采用了以下方法,取得了明显的教学效果。$$一、分析结构,找出异同$$从结构上看,鼻韵母都是由元音和鼻辅音韵尾组成。前鼻韵母是由一个或二个元音与鼻辅音韵尾“n”组成,后鼻韵母是由一个或二个元音与鼻辅音韵尾“ng”组成。因此,了解鼻辅音韵尾“n”“ng”的发音部位及发音方法,是区分前后鼻韵母的关键。如贵州方言里最难区分的“in”“ing”“en”“eng”两组韵母,表面上看,字母数不同,其实它们的结构是相同的,即都是由一个主要元音和一个鼻辅音韵尾构成,其发音方法也不过是由元音向辅音韵尾滑动而已。了解这一特点,学生就能迅速地记住鼻韵母的分类情况,为下一步的发音训练做好铺垫,井可减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大连地区英语学习者英语鼻辅音产出的声学研究

本文从实验语音学的角度出发,探究大连地区英语学习者英语鼻辅音的声学特征。本文的研究材料来自AESOP-CASS(Asian English Speech Corpus Project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语料库。该语料库主要是针对中国方言区的英语学习者的语音偏差研究而建。本文选取大连地区50名发音人(25名男士,25名女士)和美国本族语者16名(8名男士,8名女士)朗读的含有3个鼻辅音的14个英文单词作为研究语料。利用声学软件Praat对语料进行标注,并利用社会统计学软件SPSS和Excel对数据提取,最终得出实验结果。本文的研究问题如下:1.大连地区英语学习者和美国本族语者英语鼻辅音的特征是什么?2.大连地区英语学习者在产出英语鼻辅音时的偏差有哪些?3.母语对大连地区英语学习者英语鼻辅音习得的影响是什么?通过比较大连地区英语学习者和美国本族语者的鼻辅音的共振峰值,带宽和时长,呈现...  (本文共9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电子科技大学
电子科技大学

鼻辅音感知线索研究

语音被一种称为“声学线索”或“感知线索”的时变谱模式所表征。当声波传递到耳蜗内的基底膜的时候,这些用来定义语音基本单元的感知线索(也称事件)被解析,最终使语音感知目标得以识别。感知线索和感知目标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语音感知这一典型交叉学科的关键研究问题,有着广泛的应用背景。但由于自然语音中由不同说话人,不同说话情况所引入的变异性和该研究的进展需要数学、物理学、心理学、生理学、电子工程学、语言学等诸多研究领域的突破及跨学科的协作,使得该研究变得非常复杂,导致进展异常缓慢,各种不同观点长期并存。近十年来,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电子工程学院人类语音识别实验室在辅音感知线索研究方面,特别是爆破音和摩擦音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革命性的成果,但在鼻辅音的研究上,由于其复杂性,在本文之前,仍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已有的分析方法还无法解释鼻辅音感知实验中所遇见的很多现象,有些实验结果甚至相互矛盾。本论文中绝大部分工作是作者在该实验室联合培养的...  (本文共1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7年04期
兰州教育学院学报

试论川黔方言对英语鼻辅音习得的负迁移影响

中国的英语基础教育从小学三年级甚至更早就开始了,但学生进入大学后,他们的英语应用能力仍不能让人满意。很多学生常常以“我说的是中式英语”来调侃自己的英语表现。而“中式”英语这种说法则从一个方面体现了汉语对学习者英语习得的迁移影响。语言迁移是二语习得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理论。近年来,众多语言学者及研究者对普通话作为母语对英语习得的迁移影响作了大量研究,特别是在普通话对英语语音习得的迁移影响方面,而针对方言对英语语音习得的迁移研究则相对较少。中国幅员辽阔,不同的地区及民族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方言,各个方言的发音与普通话有着明显的区别,因此,中国的学生真正意义上的母语应该是他们的方言。本文以贵州省某高校英语专业学生为对象,通过单独面谈进行语音测试并录音,然后对所得的语音样本进行分析统计,旨在从英语鼻辅音习得方面探讨方言对英语语音习得的负迁移影响,以找到方言对英语语音习得负迁移影响的证据,从而印证文中提出的三个研究假设。一、语言迁移理论早在20...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80年30期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蒙古语的词末舌尖鼻辅音

蒙古语的词末舌尖鼻辅音保朝鲁(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院)内容提要:文章认为,现代蒙古语里,词末位置上出现两种舌尖鼻辅音。1)音位n:它有双重性特征,即,依附性——常常依附在其前面的元音,使其半鼻化,此为“n的缩约”;独立性——适应形态变化和后续语音状况,完全脱离开元音而复原为辅音n。2)有破裂的(有除阻的)n:用符号n〉表示,此辅音是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新的音位,也是一种语音缩约现象,来自词末的“n+V(非i)”。它与闭合音n音位有明显区别。分立性是它的重要特征——不使前面元音鼻化,不与后续词首音(b、m、g)发生同化。在词腰也能分立。多音节词词末的n〉常与变体n间相交替。有一种方音性的n〉为本来的n的音品。关键词:蒙古语辅音n的缩约有破裂的n现代蒙古语中,从历史上继承下来的舌鼻辅音有舌尖音n和舌根音。辅音(在蒙古语里)不论古今概不出现在词首,并且,除某些现代土语外,不出现在音节首。关于辅音方面,没有特别需要讨论的,但应了解这样...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乌鲁木齐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2年02期
乌鲁木齐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现代汉语中的鼻辅音[η]

拙文《值得关注的语流音变——辅音同化》(以下简称为《值》文 )在我院学报 1 999年第四期发表以来 ,曾受到两位朋友的非难 ,简而言之 ,他们对《值》文中论及的由于辅音同化而出现鼻辅音 [ ]充当韵尾的现象 ,曰 :阅尽经典的现代汉语教材 ,从来见过普通话语音系统中有 [ ]作了这个鼻辅音 ,更谈不上由它充当韵尾了。他们因此指责笔者故弄玄虚 ,标新立异。言下之意笔者这一观点是离经叛道的异端邪说。对于他们的责难 ,笔者很不以为然。如果仅仅是老朋友相见 ,嘻嘻哈哈地调侃一番 ,逗个乐子 ,那么嘿嘿一笑也就不了了之 ,然而谈笑间涉及的学术问题 ,却是大有必要论一论 ,争一争 ,辨明是非 ,以正视听。欲讲清 [ ]充当韵尾的事实 ,必先弄清普通话语音系统中的鼻辅音及其充当韵尾的状况。纵观《汉语拼音方案》和各种版本的现代汉语教材 ,其声母表上确乎只有 m、n两个鼻辅音 ,加上韵母表上出现的“ng”,一共也只有三个。在普通话语音系统中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