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部传统史志与现代民族志结合的力作

中国56个风格各异的民族造就了丰富多彩的节日文化。每一个节日文化的背后都有精彩的故事呈现,留给人们一种无法释怀的文化记忆。苗族姊妹节就是苗族节日文化体系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是苗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苗族姊妹节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姊妹节主要盛行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清水江流域中上游地区的苗族村寨,其中以台江县施洞地区规模最大,也最具特色。节日主要在春季举行,以农历三月十五到三月十七这段时期最具代表性。它与苗族传统的婚姻制度及习俗密切相关,是以两个通婚集团的男女青年为主的集体婚恋社交活动。通过讨姊妹饭、游方对歌、捞鱼、穿盛装踩鼓等特有活动,集苗族服饰、歌舞、饮食等文化于一体,充分展现了苗族的多重文化魅力,是凝聚民族情感、传承和弘扬苗族文化的有力载体。$$《中国节日志·姊妹节》在2014年11月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是受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委托,三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族文学研究》2019年04期
民族文学研究

龚志祥的“村庄”:基于民族志叙事的理论思考

民族志离不开叙事。如何叙事,则是民族志作家的选择。按照教科书式的民族志定义,龚志祥的《从村庄出发》①(以下简称《村庄》)一书并不是一本严格意义上的民族志。首先,我们需要回应的问题是,是否存在着某一种严格的学术意义上的民族志呢?从目前中国民族志书写的现实情形和学术界的认同来看,似乎没有定论。但是,从学术成果的呈现来看,的确存在着一种“中国的民族志”样式,这是毋庸置疑的。学术的任何进步都离不开学者们所进行的各种有益的探索实践,《村庄》一书的写作实践及其出版,为我们思考当下中国的民族志书写提供了一部较为具体而有效的讨论对象,值得我们予以深入思考。事实上,《村庄》出版后,谭必友发表了题为《散文民族志的学理性及创作实践——基于〈从村庄出发〉的阅读经验》的书评,对著作的中国民族志书写的理论意义进行了初步的揭示。以该书为样本,文章提出了中国式的“散文民族志”的学理建构、创作实践和研究范式的学术构想,并在此意义上对《村庄》一书进行了评价:《村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湖北三峡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3年01期
湖北三峡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民族志的叙述之道——从《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与政治学》看民族志写作

以马林诺夫斯基《西太平洋的航海者》的问世为代表,科学民族志是民族学田野调查后最为“还原现场”的知识结晶。但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开始,知识创新的批判精神渗入田野调查的经验研究方法。人类学家开始反思民族志的创作过程,其中以《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和政治学》和《作为文化批评的人类学:一个人文学科的实验时代》两本著作为代表。在此,笔者将就前者来谈谈民族志的叙述方法与立场。首先,人类学家在选择田野上受到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在来到田野现场时,依然是主观与客观的因素,人类学家片段式或者以“自己所用”为目的地节选观察对象。例如,玛格丽特·米德在面对“后人”对《萨摩亚人的成年》一书的质疑时,就曾反复地强调田野调查的偶然性。为了更加“直击现场”,同时随着调研工具的进步,学者在民族志写作方式上发生巨大的变化。即其传统“流程”为,在一系列的叙述后,总结出异文化的部分。其中着重开始追求民族志写作形式的变化,例如自述、图片、摄像等等,以达到直观和公正的目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云南社会科学》2019年01期
云南社会科学

民族志的三重叙事与实践反思

(1)[法]列维-斯特劳斯著:《结构人类学》(第1册),张祖建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2006年,第325-326页。(2)[美]詹姆斯·克利福德、乔治·E.马库斯:《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与政治学》,高丙中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年,第30页。(3)[美]詹姆斯·克利福德、乔治·E.马库斯:《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与政治学》,第304页。“所有国家对民族志的理解都是一样的。它是(笔者注:社会人类学)研究的初级阶段:观察和描写,田野工作(fieldwork)。”(1)然而,并不是全部民族志撰写者对民族志的写作方式的理解都是一样的。范式多样化、作品文学化、修辞多元化、目标现实化等民族志背后存续的诗学和政治学,很好地表征了当代民族志的现实发展样态。“写作不再是边缘或神秘的一维,而是作为人类学家在田野之中及之后工作的核心出现。写作直到最近才得到描绘或严肃的探讨这一事实,反映了主张再现的透明性和经验的真实性之意识形态的顽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科学与艺术:民族志书写的当代性

(1)治·E·马尔库斯、米开尔·E·费彻尔:《作为文化批评的人类学——一个人文学科的实验时代》,王铭铭、蓝达居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第8页。(2)乔治·E·马尔库斯、米开尔·E·费彻尔:《作为文化批评的人类学——一个人文学科的实验时代》,第10页。民族志书写和民族志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它们分别从动态和静态两个视角展现人类学对异文化的收集、整理、记述的过程和结果。而文化描述与文化批评作为民族志书写功能的“两翼”,一直以来都受到人类学家的青睐和重视,且对人类学和民族志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但在人类学及民族志向纵深发展的进程中,相关争论也随之出现,反思及批判之声不绝于耳。特别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和政治学》《作为文化批评的人类学》两本人类学反思作品的相继出现,人类学界对民族志及其书写的批判与反思达到了高峰,一系列与民族志及其书写主题相关的批判和反思作品也随之涌现。因此,“当代人类学的发展反映出一个中心问...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民族研究》2017年05期
民族研究

线索民族志的线索追溯方法

一、问题的提出如何书写一部可以完整记录田野发现的民族志文本是现代人类学的基本训练之一。人类学家是基于自己的田野调查材料展开写作的。这种写作,是一种基于某种社会文化问题的线索发现,即以一种深入研究洞悉整体的姿态,对线索及后继线索进行长时间、持续不断的追踪而获得的一种实际认识。在《线索民族志:民族志叙事的新范式》一文中,笔者曾经专门指出从一种聚焦的“场所民族志”到一种可以动态追溯的“线索民族志”的方法论转向。?这种转向,试图把人类学从一种静态的定点观察,逐渐吸引到更具灵动性的具有勾连时空作用的线索追溯上,为人类学民族志写文化的新突破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论讨论空间,并使人类学的中国研究不仅能够看到一个点上的村落,而且能够看到诸多线索连带意义上的更为广阔的中国意识的存在,看到世界命运共同体的差异性存在。以马林诺夫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西太平洋的航海者》一书为代表的经典民族志的书写,更多在意于对一个固定点上发生的...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