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定居牧民唱新歌

近日,记者在甘孜县下雄乡新牧民定居点俄措村采访时,看见整齐划一的牧民房屋和规范统一的牲畜圈舍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草场四周。尽管天空下着沥沥细雨,但在俄措定居点却到处是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拖拉机正在忙碌地运送建筑材料,挖掘机正在进行路面挖土作业,一堆堆石料和木材已经堆放在定居点。在定居点内,硬化路面初具规模,村民活动中心正在紧张有序的施工。牧民们有的在挖基脚,有的在加工建材,有的在砌墙,有的在架崩柯。无论是主人还是来自外地的能工巧匠,大家都在为未来的新家园努力。$$   “告别游牧,实现定居,这是我们牧民千百年来的梦想。党和政府为我们修建定居点,有了定居点我们就有了真正的家。以前,我们就住在小石头房或黑帐篷里,那里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没有医生也没有医疗机构,牧民骑马到县城需要两三天时间,贫苦牧民患了病,只能请和尚喇嘛念念经、算算卦,到寺院庙宇烧烧香、磕磕头,或是用一些土方子勉强治疗。那时候一害上病,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能抗过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开心老年》2019年07期
开心老年

多吉图

~~多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藏人文地理》2017年06期
西藏人文地理

[三朵梅] “匠神”祥多吉和他的铁艺

减又一个17年过去了,当他坐到合作社门口专为他设计建造的大师工间时,那个威风凛凛的‘E神’虎虎生风,立马复活了。听祥多吉介绍自己的产品仿佛欣赏相声贯口,让人接-i-' ,应不暇。族人亲切地称呼社区里德高望重的男性长者为“祥”“祥啦”,意思是“尊敬的舅爷(阿舅)”。已奔70岁的祥多吉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也有了这样的“礼遇”。看他30年前的照片,形象、气质、穿着习愦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个乐呵呵的表情,还是那顶再熟悉不过的宽檐礼帽,这种性格刚强随和、身板硬朗的老人总是老的很慢。其实,看起来还挺年轻的祥多吉早在2000年截稿的《县志》中就已经进入县级“名人堂”,其主要事迹如下。祥多吉是拉玉乡德庆当村社员,49岁,从1966年学习铁匠技术,现任地区政协委员。他做的家具美观大方,具有民族特色,质量高,价钱合理,深受用户喜欢。1981—1982年两年中,他帮助群众干活不收工钱或少收工钱达千人次,折款上千元。多吉的足迹踏遍了拉玉6个村、17个...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小哥白尼(野生动物画报)》2016年11期
小哥白尼(野生动物画报)

有只象鼩想当象

迷迷糊糊中,耗被揉进-个暖願祕抱里,它舒服地拱了拱脑袋,在奶香中更廳蜜地睡了过去。等等,腿■錢方不对。多吉的脑子骤然清明:我可是-头24K纯大象,腿如木桩身似墙,打从落地就独立自强,和亲妈都不大腻歪,现在谁敢揉我脑袋?!“乖乖,妈妈要去觅食喽,雛就回来。”伴随着-个甜蜜的女声,刚刚给予它温暖的身体慢慢拉开距离。多吉-言不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切。这显S是在-个洞穴里,-只长鼻子“老鼠,,魏腦膀〇刀叨。看不见草原,找不到族群,难道,大象多吉被劫持了?多吉很快簡了这个念头。这只“老鼠”_完就离开了,这态度不像是对待劫持对象,更像是对家人。不过多吉还是忍不住抖落自己的-身鸡皮疙瘩。许多大象都患有老鼠恐惧症,和它们同处-室,太煎熬了。个身子格外轻巧’只要加快速度’便能0_空—真胃奇怪’长■岁’多吉还Mill!头大象能_’自己怎么m-■来'駭^—了針“不可能”?自己的鼻子依然很长,但为什么卷不起任何东西?塑原始森林吗?为什么tA云端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校园文学》2017年03期
中国校园文学

勇敢的心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汪国真狂风肆意地呼啸,飞速涌向天际,乌云在风中狂舞,天空都要被撕裂。天阴沉沉的,如多吉冻得发紫的皴裂的脸。多吉紧握着冰凉鞭子的手不停抖动,冷峻的目光与凛冽的风碰撞,似乎要激出火花。“这该死的鬼天气!”多吉把鞭子狠狠地抽在地上,扬起的干草末在空中划出几条不甚完美的曲线,和多吉爸爸吐出的烟圈有几分神似。几片雪落在多吉通红的脸颊上,冰凉冰凉的。该回去了,多吉想。他扬起鞭子,灵巧地翻身跃上他那匹红棕色的小马——巴特尔,他这样叫它,意为“勇敢的人”。是他的爸爸在马厩里为他十三岁生日准备的礼物。多吉挥舞着鞭子,驱赶着羊群回家。几只贪吃的羊不肯走,多吉扬起鞭子抽在它们身上,“快走!”雪越下越大,在呼啸而过的风声和斑驳错落的草甸中,羊群像是一队士兵,而多吉就是耀武扬威的将军。想到这里,多吉有些扬扬得意。十四岁的多吉是家里的第四个孩子。前天,多吉向父亲表达了自己渴望上学的愿望,父亲先是诧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作文辅导(读写双赢)》2016年11期
小学生作文辅导(读写双赢)

奇特的家书

我的手指刚抬起,里面的信飘了出来——竟是一片树叶!十夠前,難-臓鮮院■。班上除了少舰个汉族学生外,大部分同学都是少数民族,来自偏远贫困的山区。也许是家乡偏僻的缘%故,侧几彌抄辅人触话,信雌赖是很常见。作为班长,我的一项工作就是每天午休前站在讲台上发信。我留意过,"多吉"这个名字从我口中吐出的次数最多,每周必有。多吉是布依族,来自贵州的齡南自治州。那些信正是从齡南寄来的,估计就是家书了。l那一日,我又在讲台上分发信件,多吉听到名字后喜滋滋地上讲台来取信。大概是信封边沿破损了,我的手指刚抬起,里面的信^飘了出来——竟是一片树叶!只见那叶子在空中翻转了几个来回,缓缓落到了地面上。大家惊异地看着多吉,他的脸腾地-下子红了。……我爹不在了,只有娘,但她是个瞎子。我家给就她回她我平去,准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