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去杠杆不能成为“国进民退”的工具

自2015年10月中央提出降杠杆目标以来,我国已进入强制去杠杆阶段。尽管降杠杆的表象目标是减低杠杆率,实质却是要提高企业的风险意识。而让人没想到的是,此次去杆杠竟然严重影响了上市公司的融资行为及安全性。$$尤其是今年以来,上市公司竟然出现了大量的违约事件。此轮违约主体主要集中在民营上市公司、国企数量并不多,这是区别于以往几次去杠杆的主要特点。就在近期,很多质地还不错的民营上市公司大股东发生债务危机,从而使上市公司的控股权、股价出现了巨大波动——毕竟,这不是在正常情况下的理性交易,而是迫不得已的被动转让。$$或许很多人会认为,这是那些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咎由自取、过度高杠杆的结果。实际上这是一种悲哀,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理论上不应被债务逼上绝路,毕竟上市公司有再融资能力和股权质押、变现的能力。但最终,他们却被逼得强行平仓、在低位转让控股权,说明我国资本市场再融资能力低下及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太少,很多都被挤到了P2P、民间借贷;再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重庆》2017年03期
新重庆

为什么要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

去杠杆,曾位列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不过在2016年,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和补短板均获进展,惟有去杠杆,直到四季度方始有实质性动作。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标志着企业去杠杆提速。2016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此项任务高度关注,要求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理解去杠杆的含义,不可仅限于降低实体经济部门的债务负担和债务风险。因为企业降杠杆与金融去杠杆密切相关。企业加大股权融资力度,需要发育完善、理性繁荣、监管健全的金融市场,而过度加杠杆导致的金融资产泡沫,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无法为实体经济提供有利环境。正因如此,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提出去杠杆时,进一步强调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中国的杠杆率到底有多高?中国央行及多家国内外研究机构都有测算,共同结论是中国总体杠杆率在全球处于中等水平,但2009年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材资讯》2018年04期
中国建材资讯

中国去杠杆政策微调进入新阶段

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略有上升,金融杠杆率已回落至2014年水平。分部门来看,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持续5个季度下降,国企与民企出现分化。而政府部门最为显著的变化是隐性杠杆水平下降。这是9月18日发布的《去杠杆政策转向了吗?——中国去杠杆报告(2018年二季度)》(下称“报告”)里透露的信息。值得注意的是,在宏观大环境影响下,当前去杠杆政策出现微调,进入新阶段。专家建议,在政策微调中避免回归旧有的保增长和加杠杆模式,要以效率改进获得去杠杆的持久动力,根本出路在于采用“退出机制”。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列为三大攻坚战之一,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报告显示,2018年2季度末,包括居民、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实体经济杠杆率由2017年末的242.1%增加到242.7%。其中,居民部门杠杆率仍在上升,半年累计上升了2个百分点,而非金融企业由157%下降到156.4%,政府部门由36.2%下降到35.3%。值得注意的是,国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讯》2018年01期
商讯

杠杆的轮回 众生的焦虑

杠杆,这个曾被比喻为可以撬动地球的工具,如今却成了争议最大的社会、经济问题。01楔子回想08年之前,欧美国家的金融市场被作为学习的模板,金融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创造的奇迹被众人颂歌,从工业化的铁路到互联网时代的科技公司,似乎无不建立在资本的基础之上。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打破了这种梦想,连欧美这些资本市场的老师都开始反思金融市场是否存在难以克服的陷阱,所以我们看到金融危机之后大部分的欧美国家都加强了金融监管,巴塞尔3,多德弗兰克法案,宏观审慎等等一系列新的机制投入使用。但中国的经济周期与海外并不同步,事实上在2011年主要发达国家还深陷衰退之时,中国已经进入了过热的经济环境,政府随即决定踩刹车了。紧缩持续了不到3年,2014年新的一场外部危机到来,欧债危机导致我国外向型经济再次受到打击,随即政策进入了3年宽松周期。这个阶段也成为目前去杠杆中讨论最多的一个问题,随着监管和货币双放松,大量流动性出表和脱媒,形成了庞大的影子银行和表外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讯》2018年01期
《清华金融评论》2018年10期
清华金融评论

金融去杠杆之争

今年来金融去杠杆的调整路径备受争议。基于此前专栏文章提出的“中国宏观杠杆问题本质是结构问题,是财政问题,在目前现实条件下,遵循财政去杠杆路径,将更容易取得成效”等前提,本文切换回金融去杠杆视角,来探究问题本质,并提出接近去杠杆真相的五个可以进一步思考的逻辑维度。今年以来的金融去杠杆及其争议今年以来,伴随“严监管”等政策的实施,金融条件收紧,利率上升,看起来经济在实际上转向了金融去杠杆的调整路径。这一变化在金融市场产生的影响与此前的路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容易看到,随着社会融资增速特别是表外融资增速的下降,信贷市场利率上升,人民币对一揽子汇率在6月上旬之前明显升值,在国有企业和高评级融资平台利率大体稳定的条件下,民营企业和低评级平台的利率水平大幅度上升。从宏观上看,去杠杆的主体是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从金融市场看,去杠杆压力集中在民营企业和低评级的融资平台,政策指向与政策效果之间存在的偏离值得关注。更加重要的是,汇率升值倾向于抑制出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金融市场研究》2018年11期
金融市场研究

“双支柱”调控框架、公司治理与金融去杠杆

课题组组长:郭新明;课题组成员:高爱武、刘念、彭恒文、唐晓婕、冯娟娟、刘清环。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课题组引言2017年7月召开的全国第五次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地位”。当前我国金融业发展势头良好,但面临着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等突出问题。从防控金融风险的角度出发,需要准确判断我国金融杠杆处于何种水平,并科学分析其成因,立足于标本兼治,实现积极稳妥去杠杆的目标。近年来,我国金融杠杆快速攀升并一定程度上呈现与实体经济相背离的现象,引起了学界和金融监管部门的广泛关注:一方面,金融杠杆高企不利于金融稳定与货币政策传导,表现为单位新增信贷资金的使用效率逐年下降,对GDP增长的拉动效应减弱;同时,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风险不断累积。另一方面,杠杆率上升速度与危机关系紧密。野村证券(2013)提出了著名的“5—30”规则,即发生危机之前5年,信贷占GDP比例一般会上升30%以上。2008年国际金...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