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二航局:建桥市场的“黑马”

武汉白沙洲长江大桥将在9月初正武通车,二航局就是这座桥梁的主要建设单位。该局有关负责人欣慰地说:作为主桥建设的最大标段承建者,我们不仅保证了质量,还提前4个多月完成了任务。$$除白沙洲长江大桥外,武汉军山长江大桥、鄂黄长江大桥、荆州长江大桥等湖北在建桥梁重点工程,均以二航局为主要施工单位。此前,该局曾承建了武汉长江二桥、黄石长江大桥。$$“在湖北已建和在建的12座长江大桥中,刚挤进建桥市场的二航局就占了半数,称得上建桥市场的一匹‘黑马’!”省交通厅总工经德良这样评价。$$何止是湖北建桥市场,这匹“黑马”的身影,正活跃在全国各地重大桥梁工地上。$$该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在贵州、云南、重庆、江苏、浙江、广东、海南等地的在建特大桥梁中,该局承建的就有13座。此外,在孟加拉国还有一座。此前,该局共承建了72座桥梁,其中特大桥40座。著名的有:主跨位居中国第一、世界第四的江苏江阴长江公路悬索大桥,中国最长的公路大桥温州大桥,中国第一座民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湖北日报2000-08-30
《诗探索》2018年06期
诗探索

黑马

黑色的穹窿也比它四脚明亮。它无法与黑暗融为一体。在那个夜晚,我们坐在篝火旁边一匹黑色的马儿映入眼底。我不记得比它更黑的物体。它的四脚黑如乌煤。它黑得如同夜晚,如同空虚。周身黑咕隆疼,从鬃到尾。但它那没有鞍子的脊背上却是另外一种黑暗。它纹丝不动地伫立。仿佛沉睡酣酣。它蹄子上的黑暗令人胆战。它浑身漆黑,感觉不到身影。如此漆黑,黑到了顶点。如此漆黑,仿佛处于针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四川文学》2019年04期
四川文学

时光的黑马(四首)

幻象谁比泥土更喜欢空旷只有在阑珊的黑夜才听得清野草的喘息这名利的宿敌释出了纯净的信号裹挟命运的台风撕裂城市坚韧的肌肤在霓虹面前诗歌失去了法力不能让倦怠的生灵安眠午后从梦魇醒来篝火冰冷地燃烧着孩子正奢望温暖的老境并未被时代遗忘个人史翻阅苦乐参半的过去眼前浮现一道危墙上升的火焰如铺满灰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百科》2019年Z6期
中学生百科

能超越自己的人就是黑马

我至今佩服高中时的年级主任,能想出办法让我们自愿早起。“同学们,”主任操着一口不太正宗的普通话,“我们之前多次强调过,你需要定一个目标去努力奋斗!可有时你也许会忘掉,所以,年级部在之后的每个早晨,会为大家准备红绸带,拿到后写上你理想中的大学和想说的话,绑在南门的亭子上,以此来督促自己,提醒自己……每天50条,拿完为止。”主任的话刚说完,很多人的眼睛亮了。在苦闷的高三,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带着浪漫仪式感的东西,其价值都会被无限放大。我和朋友一直是全校起得最早的人。为什么那么折磨自己呢?还不是因为成绩差,从前的J业户成了每天给教室开灯、翻倒计时牌的人。我还记得凌晨漆黑的天空、空旷的小道和仿佛仍在熟睡的教学楼,那是毕业后再也没见到过的景色。主任讲话后的第二天,早起的人数成倍增长。我和朋友飞奔在人群最前端,才勉强在第一天拿到了红绸带。事实证明,后来早起的人越来越多,跑得更快的人也越来越多,想要拿到红绸带的难度自然也越来越大。当然,起得早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今古传奇(故事版月末版)》2017年12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月末版)

跟踪

李林,你得注意点啊。”上班时,一个同事突然对李林说道。李林当然明白对方指的是什么。他住的那一带位置偏僻,最近发生了几起入室杀人案。听说,凶手习惯在受害者回家时先尾随他,然后再进屋下手。“是啊,”李林的上司老陈附和道,“你可是我们单位的黑马,可不能出什么事。”说着,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夜晚,李林独自走在寂静的小巷,心中充满了恐惧,他总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李林小时候被一个强盗跟踪过。当时大人都不在,那人拿着刀闯进了家门。要不是他爸爸那天提前下班回家,他可能就被杀死了。那件事留下的心理阴影一直没有散去,以至于李林经常觉得有人跟着他。再想起白天同事对他的忠告,他的恐惧达到了极点。又走了一会儿,终于到了,李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从衣服里摸出了一把刀,走进了面前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诗歌》2017年08期
中国诗歌

黑马的诗

镶嵌在漆黑的夜空里此刻,谁都无法停止仰望你忧郁的眼眶里含着一颗前世的眼泪让美人活在银河里让雨水降落,大地静默听雨,让祈祷声低到尘埃里去风,吹着单薄的屋顶吹着一闪一闪的小橘灯,仿佛守护着诸神的村落我热爱黑夜,如同热爱战栗本身在黑夜里,我是风中的象形文字抑不住内心的火焰而雪花的远方,正是被擦亮的星辰闪烁那是一种神奇的暗示大风吹动了宣纸我举起灯盏,照亮了泛黄的诗篇仿佛夜色里的孩子背负籍贯,奔跑在一列隐喻的火车上生命还在风中起伏,诗歌才是黎明的春光草木渺小,人生卑微午夜里,飘来一枚金黄的枫叶那是诗神发来的请柬大雨之后,道路泥泞黑夜之诗草木禅心野花竞相开放在时间之外草叶,在黄昏中静默天空是忧郁的蓝此刻,有宁静之美,蝴蝶自来远山碧水,草木禅心午夜的钟声,在抵达寂静的轮回里震颤在众花歌唱的春天汉语濡湿了古典的月光光线的际遇中,多少卑微的姓氏如枯叶,纷纷扬扬的思绪落下,醉倒在影子里的人,独善其身于晚祷的钟声里饮下半盏残酒,和一阕婉约的暮色在雪夜...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