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揭开税收筹划的面纱

西方有位哲人说,人生下来仅有两件事不可避免,一是死亡,一是纳税。$$就在刘晓庆因偷逃税款被拿下之际,再来说帮助企业合法避税、节税的税收筹划这个话题,感觉上总有点不合时宜。$$“实际上这是两个性质上完全不同的问题。”秦皇岛市地方税务师事务所副所长陈睿说,“刘晓庆的行为违法,而我们所从事的税收筹划的核心则是守法。”$$核心在于守法$$税收筹划在该市目前处于萌芽状态,税务师事务所仅有地方税务师事务所和蓝海税务师事务所两家,后者还未进入税收筹划领域,而前者开始涉足税收筹划这个行业,也仅仅是在今年3月份左右。$$关于税收筹划的定义,实际上目前并没有一个被普遍接受的概念,市地方税务师事务所副所长陈睿给它下的定义是,通过税务师事务所对企业的投资行为、生产行为做出统筹,使之以尽可能少的税收成本得到尽可能大的收益。$$记者在网上搜索来的资料显示,在税法规范的前提下,纳税人往往要面对一个以上的纳税方案,而选择不同的纳税方案给企业带来的税负轻重是不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思想政治课教学》2002年09期
思想政治课教学

教师,掀开你生活的神秘面纱

似乎很多教师都不愿意与学生谈起自己的生活和经历。原因主要是怕学生对自己了解太多,从而影响自己在学生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其实,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记得在中学时,我非常喜欢一位历史老师上的课。在讲中国现代史的时候,他经常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讲。书本上历史事件的背景、经过、意义,干巴巴的几条,经他一讲,变得生动形象,仿佛把我们带到了那个时代:三年困难时期的艰辛、文化大革命时他的痛苦和迷茫、一代伟人逝世后人们的悲痛……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政治课的许多内容都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如果教师闭口不谈自己的生活,不从自己的身边去寻找素材,而只是照搬照抄书上的现成事例去分析的话,效果一定不是最理想的。我认为,联系自己的生活进行政治课教学能起到以下作用。 一、可以提高政治课的吸引力。中学生好奇心强,平时与教师接触不多,对教师的过去了解更少。如果老师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海峡影艺》2017年04期
海峡影艺

面纱下的优雅

~~面纱下的优雅@黄追日$台湾摄影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视角(下)》2013年12期
经济视角(下)

浅议美国“揭开公司面纱”制度

公司有限责任方式推动了经济的发展,但是利用有限责任逃避债务的案例也与日俱增,如何处理好经济发展和维护经济次序成为了国家所要面对的问题。尤其是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要求“将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并放宽工商登记其他条件”的情况下,最低注册资本已经无法保护债权人的利益。这意味着公司对公司债权人的保护是后端控制,即“揭开公司面纱”。由此而知,在我国司法领域内,“揭开公司面纱”制度将会被加大适用以保护债权人的利益,维护社会经济次序。但毕竟,有限责任是原则,“揭开公司面纱”是例外,为防止滥用这一制度,深入研究美国的“揭开公司面纱”制度就显得尤为重要。一、美国“揭开公司面纱”制度的涵义与起源“揭开公司面纱”(piercing the corporate veil),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或德日等大陆法系国家称为“直索责任”制度,尽管称谓不同,但作用是一样的。都要求当股东滥用公司的法人地位,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治研究》2013年06期
法治研究

美国法院“刺破公司面纱”考量因素之实证研究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一、引言我国2005年新修订的《公司法》第20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标志着我国以立法的形式确立了“刺破公司面纱”规则,对保护公司债权人利益、实现公司目的和维护社会正义具有重要意义。有学者甚至认为,我国《公司法》将“刺破公司面纱”规则写入成文法本身就是一大创举,是我国公司法对世界公司法的一大贡献,①因为在我国将其统一、明确、系统地规定在成文法中之前,其他国家和地区虽然采用但均未以立法的形式规定过。②然而,对产生于美国判例实践的“刺破公司面纱”规则(the Doctrine of"Piercing th...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12年02期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突尼斯的面纱现象:宗教意义上的区域内涵标记

在突尼斯,佩戴面纱现象可以说是有很长的历史。艾玛·本·麦尔德(Emma BenMiled)开展了一项名为“突尼斯妇女有历史吗?”的研究(Ben Miled1999),她发现,在佩戴面纱行为成为突尼斯的一种根深蒂固的宗教现实或者政治—宗教能动主义的象征性的符号以前,佩戴面纱现象首先是突尼斯社会阶级与威望分野最重要的一种象征。因为它加强了社会阶级与阶层的区分度。如它可以区分性别(男性与女性),地理空间(如城市与乡村),社会阶级(如上层阶级与下层阶级)还有种族性(如公民与部族)。发端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现代化进程则颠覆了面纱的重要社会内涵,诸如面纱作为威望、礼仪与仪态、社会升迁等的象征。而佩戴面纱本身也显示了这么一种传统的存在,即女性受到在社会事务中占主导地位的男性的支配。2000年以来,就像习俗所规定的那样,每一年都可以见到越来越多的突尼斯女孩子做出佩戴面纱的决定。“面纱”是一些年轻的女性在接受采访时经常使用的词汇。而突尼斯的...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