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流产不觉痛 感觉象做梦

本报讯:近日,在武汉大学亚太医院(原湖北省人民医院)做人工流产的彭女士走出手术室,对忐忑不安守候在外面的丈夫笑着说,“没想到一点感觉都没有手术就做完了,真好象做了场梦!”$$传统的人工流产术因疼痛而致使病人产生恐惧心理。有的用药物进行流产,但如果流产不彻底,还需作清宫处理,同样给患者带来难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京中医》2007年03期
北京中医

京都太医院考略

中国古代社会对医药管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医药管理机构设置方面除具有前后因袭一面外,各朝仍有一定变革,以适应当时社会之需要。就全国性医药管理机构而言,从本质上讲和现今的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是不一样的。古代封建社会虽设有最高医药管理机构,但本质是为封建统治者服务的。当今的医药管理机构是人民赋予权利,是为人民服务的。古代医药管理机构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较长时间。据笔者初步考证,西晋时我国就设置了最高的医药管理机构———医署。南北朝隋唐宋初因袭并改称太医署。北宋淳化三年(992),“太医署”改称“太医局”,专管医学教育。不晚于这一时间,北宋又创设“翰林医官院”,管理全国医药行政,宋以前全国性医药管理机构尚未出现“太医院”之称谓。1金元太医院考1.1金代太医院的结构与功能金代始设太医院,取代辽之太医局而主管医政及医药事务。其隶属于宣徽院。太医院“提点,正五品;使,从五品;副使,从六品;判官,从八品。掌诸医药总判院事”[1]。管勾,从九...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北京中医》2007年09期
北京中医

清末太医院之整顿

庚子之变,太医院旧址遭到破坏,于1904年在地安门新建。1906年,预备立宪厘定官制,宣布太医院官制不变动。但太医院的黄金时代早已过去,它不再是国家政府中唯一的医疗机构。新成立的内、外城官医院及民政部卫生司,与保守的太医院相比,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当时颇有影响的《中西医学报》上登载了“太医院”一文,把太医院学生考试中的窘态写得十分生动。太医院考试学生,“向来出题,只是在《医宗金鉴》首卷中检取”。恭请圣脉时,“皆隔别分拟,而又不得大相歧异。医官患得罪,皆推一资格稍长者为首,凡用药之温凉攻补,皆此人手持钮珠某粒为记,各医生皆视为趋向。又所开必须精求之处,故诸医拟方,必用《医宗金鉴》,取不所批驳也。”如此情形,要想生存下去,太医院便不能不改革了。太医院之整顿,始于1906年。因其他部院纷纷奏请于署内设立学馆或研究所,太医院一直没有举动,故本年5月,“太医院各堂商议,以各部院纷纷奏请于署内设立学堂或研究所。现在医术中西并重,若拘守旧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亚太传统医药》2006年09期
亚太传统医药

李时珍太医院任职考

一直以来,学术界对李时珍当年何时到北京太医院任职、任职时间有多久、任何种职务颇有争论,而且至今尚无定论。笔者查阅了大量资料,并对相关文物进行考证,试图解开李时珍在太医院的任职之谜。1李时珍在北京太医院的任职目前主要有以下两种观点:观点一:李时珍曾任太医院判(正六品)。主要论据如下:(l)据史书记载:李时珍被楚王“荐于朝,授太医院判”(顾景星《白茅堂集·卷三十八》);“王特荐于朝,升太医院判”(卢綋《蕲州志·卷十》);“李时珍以医学举太医院判”(英启《黄州府志·卷十八》)。(2)光绪年的“四贤坊表碑”上刻有“明授太医院判李时珍”,尤为确证。四贤坊表初立于明天启甲子年(公元1624年),清光绪乙巳年(公元1904年)重立,该碑上的内容是按天启时翻刻的。(《李时珍史实考》上附的原件照片说明文字为“明朝政府为李时珍、李建中、李建木、李树初立的四贤坊表碑”)(3)任职时间太短,所以不提,或有什么难言之隐。持此观点的代表有:(1)湖北省中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华医史杂志》1960年10期
中华医史杂志

李时珍未任太医院判考

李时珍未任太医院判考一般介绍李时珍的资料,都说他任过太医院判,虽有人有怀疑,但因理由不充足,未能形成医史界的共识,据我们反复考证:他确实未任过院判,只是在他去世若干年后(1624年以前)被赠为太医院判。考证如下:李时珍家乡《四贤坊表碑》有:“明赠中宪大夫李建木、李建中,明赠太医院判李时珍,明授山西副使李树初。”时间是天启甲子(1624年)。《明史·官职》规定:七品以上的官可以为父母请封、赠同样的官阶,三品以上还可以为其祖父母请封、赠,一品更可以为曾祖父母请赠。天启甲子(1624)已是时珍死后31年,是时珍孙树初刚被授山西副使后立的,所以树初可以为其嗣父建木、生父建中请赠中宪大夫(《明史·官职》载:副使和中宪大夫都是正四品。当时二人均已故去,故请赠)。树初不够三品,不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华医史杂志》1997年03期
中华医史杂志

“李时珍未任太医院判考”一文更正

编辑同志:您好!我们最近又把贵刊1996年第1期拙作“李时珍末任太医院判考”重新看了一遍,发现一句话有错误。该文第12行“……建中、建木也只能写云南永昌通判、黄州府儒学生员。”经查原始资料:李建木并未参加《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