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又是一年枣花香

枣树的结果时间早且经济寿命长,如无大的病虫害侵蚀,可达70~80年。枣果的营养价值很高,果实中含有丰富的营养物质,是上好的补养食品。$$枣的栽培在我省分布十分广泛,其中以太行山区的大枣产区及平原的黑龙港流域的小枣和冬枣产区最为有名。$$自5月下旬进入枣树的开花前期以来,正确科学的枣树花期管理便被提上了枣树管护的日程。这里,咱报特邀请河北省农林科学院石家庄果树研完所的吕瑞江老师,从开花前期管理入手,时花期管理和花期病虫害防治等3个主要方面,进行了专业细致的讲解,谨供枣农朋友参考学习。$$开花前期$$枣树的花期管理其宴是从枣树开花的前期开始的,所以在总结持续时间大约为1个月左右的枣树花期管理时,吕老师也就顺势从枣树的开花前期开始讲起。$$开花前期3注意 拉枝摘心抹新芽$$5月下旬,枣树逐渐进入开花前期。此时,果园中的主要工作有拉枝、撑枝、摘心、抹芽等。$$其中对于幼树而言,要用铁丝或绳子将大枝的角度和方向改变,主要肝开张骨干枝角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教育》2009年31期
山东教育

又是一年枣花香

熟悉而久违的枣花香,迎面扑来,沁人心脾。我忽地意识到:又是一年枣花香,今年的枣花又开了。我迫不及待地走进自家的枣园。似曾相识的枣花开满枝头,小小的、嫩嫩的,呈淡黄色,虽然没有绚丽多姿的风采,却一点不减旺盛的生命力。我似乎看到枣花孕育的小精灵在跳跃着,让人倍感喜悦。此时此刻,我、飞来飞去的蜜蜂与那枣花香浑然一体。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娘,您在哪儿?一往的回应声却没有了,我的眼睛湿润了。娘,不可能再回到枣园,来品尝脆脆的甜甜的冬枣了,那是她亲手种下的枣苗结出的丰硕的果实。就是在这个季节,娘得了脑溢血,晕倒在枣园,虽然经过长期治疗,结果却糟到了极点。娘不认识自己的儿女,如雕塑般躺在床上。惆怅、苦恼、泪水伴着我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不知从哪天开始,我想回家,又怕回家,不忍心去看娘的脸,那曾经慈祥的脸,突然变得苍白陌生,我泪流不止。想过去,历历在目。娘,不识字,记忆中的娘总是“闲不住”。娘不善言谈,即使吃了亏,也不曾与人争吵。上世纪80年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观》2018年02期
大观

枣花

大桥指挥司机拐下公路,朝村西头开。没有风,树们一动不动,像谁画在那儿的。房子也是,假得很,外面贴满了各种花式的瓷砖。我喜欢离开公路的旧房子,看得见过往的光阴,让我相信这就是我的王畈,虽然它们看上去暮气沉沉,像荒野中的古墓。突然的响声吓了我一跳。是唢呐,我从汽车的轰鸣声中辨认出来了。声音短促、激越,不时又被汽车的噪声吞没。起先我以为是谁家的电脑或电视传出来的,然而,这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嘹亮,越来越悠长,明显还带着悲愤的情绪。王畈这儿丧事的规矩跟外边不太一样,不兴热闹。死了人,哪有心情热闹啊。不过,也有人守不住这规矩,手里有钱了,想借此表达一下。当然不是想表达有钱,是通过钱来表达对逝去亲人的重视。这种哀悼方式才刚刚开了个头儿,也就限于三两个人的响器班子吹打两下。但枣花这情况……我看看副驾驶座位上的大桥,大桥木着脸,表情严肃。大桥是个人,不是什么桥。算起来,我应该叫他叔——我父亲说,他们家和我们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都姓王而已。但两...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大观》2018年02期
《党员干部之友》2018年07期
党员干部之友

枣花美

一夜初夏雨,万树枣花开。晨阳里,故乡乐陵满坡遍野的枣花带着露、裹着翠,随风摇曳,斑斑驳驳,神秘了大地,染绿了村庄;渐过几天,一树树枣花分蘖成簇,依偎相抱,好似刚刚萌动的绿色珍珠,冰肌玉肤,晶莹缤纷,承接着春的盎然,装扮着绿的田野;待到麦子黄梢,簇簇枣花灿若冠玉,色如鹅黄,麦黄、花黄相互辉映,绘就出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呈现出一个充满希望的金色世界。美哉,故乡的枣花!“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枣乡人自然喜爱美丽的枣花。每逢枣花盛开的时节,枣花吸引着无数枣农欣羡的目光,牵动着离家游子寻忆的乡愁。清康熙年间任河北遵化知州的乐陵籍著名诗人潘内召,在一个枣树开花的雨夜里,忽然想起故乡开得正新的枣花,正张开双臂迎接着往田野里送饭的姑娘、少妇,芳香吸引着卖米糕、浆水的小商小贩们。这时谢了的枣花像晶莹的雪花轻轻飞舞,坐果的枣花像绿珍珠一样一个个、一串串垂缀着。等到了秋天,枣花儿孕育出一颗颗红枣,频繁地落在了左右邻家。此时,诗人无法按捺激动的心情,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前线》2017年09期
前线

枣花香

~~枣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线》2017年09期
《山东文学》2015年07期
山东文学

丑陋的枣花

1明宣在灶屋里发面蒸枣花,杨氏带着妮妮在屋外耍,并不来搭把手。早在开春,枣树芽还像米粒那么大,杨氏就把话撂下了,今年妮妮生日的枣花由明宣来做。往年满月、周岁都是杨氏做,明宣打打下手,枣花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拿出去却都晓得是杨氏的手艺。从敞开的窗户瞧往院子,杨氏似乎费了好大劲才捉住满地乱跑的妮妮。三岁的妮妮有些像男娃,变得越来越皮,即使被捉住仍然在努力挣脱。失去耐心的杨氏虎起脸,妮妮咧嘴便哭,声音有些夸张,自然是哭给明宣听的。杨氏扬起了手上的黄竹条,老脸吊得更长。妮妮对黄竹条的疼痛已经有了记忆,抽抽噎噎噤了声。被摁进睡桶的妮妮一点睡意也没有,嗍着手指头左顾右盼。杨氏靠在椅子上偷觑着灶房,里面没有一点响动。杨氏心里叹了一口气,可惜了那一盆面,少说也有五六斤。妮妮不睡,瞌睡卷上来的杨氏只得吱呀吱呀地摇着睡桶,不紧不慢地哼:柳树柳,枣树枣,枣树边上搭戏台。人家那闺女都来了,俺那闺女还不来。哦,来了。骑着驴,拿着花鞭儿,穿着花鞋露着尖儿…...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音乐生活》2012年09期
音乐生活

枣花开了

是谁站在五月的门前悄悄打开小小的心愿一朵一朵捧出金色的星星闪呀闪呀把阳光装满是谁走在春天的后面轻轻扬起幸福的笑脸一朵一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