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省召开艾思奇哲学思想座谈会

本报11月18日讯(记者李忠志)今天上午,纪念《大众哲学》出版66周年暨艾思奇哲学思想座谈会在石家庄召开。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士儒在座谈会上讲话。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陈来立,艾思奇同志的夫人王丹一以及来自北京的专家、学者和我省社科界的同志参加了座谈会。$$艾思奇同志毕生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教育和传播工作,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真理,为学习研究、宣传普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大众哲学》出版时,正值“九·一八”事变后不久。在民族危亡的严重时刻,《大众哲学》以生动的笔调、浅显的例子,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河北日报2000-11-19
《汉字文化》2018年19期
汉字文化

艾思奇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历史贡献研究综述

“马克思主义自身所蕴含的民族化、具体化的思想原则及其方法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思想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源泉。”艾思奇的革命活动和哲学生涯不仅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革命的历程,也展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不断传播和发展的历程。1938年4月,艾思奇在《哲学的现状和任务》一文中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问题,他指出:“过去的哲学只做了一个通俗化的运动”,“现在需要来一个哲学研究的中国化”。现实化的运动读史是为了通今,研究艾思奇要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历史和现实结合起来,从而在新的历史发展阶段里为一、艾思奇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历史贡献的研究特色从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学者关于艾思奇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历史贡献研究还存在着很大进步的空间,有待进一步深入探讨。国内,随着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热度的不断提升,近年来国内学者对于艾思奇思想的研究也不断升温,许多文章大量涌现。总的来说,关于对艾思奇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理论和实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17年05期
博览群书

回归本源 才好回应时代——读《哲学的力量:艾思奇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

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既引发了中华文明深刻变革,也走过了一个逐步中国化的过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继续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在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中,艾思奇无疑是最具有标志意义的人物。20世纪30年代,一代杰出哲学家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横空出世,成功地将马克思主义哲学通俗化、中国化,并使之变成大众的、现实的思想武器。“一卷书雄百万兵”,“《大众哲学》在一定程度上冲垮了国民党的思想防线”。以此视角阅读《哲学的力量:艾思奇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触动和震撼非常强烈。当代中国正经历着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一定是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代”。全书以在回归本源中回应时代的方法、勇气和品格,带着读者真正走近了艾思奇、走进了大众哲学、走进了一个时代。其回归本源也成为回应时代的最佳秘钥。还不止于此。在述评艾思奇思想中,该书作者任仲然先生思考的是艾思...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17年05期
博览群书

我对艾思奇敬仰已久

·壹·有幸在云南工作五个年头,我去过全省所有的县和不少乡村,腾冲也先后去过几次。我熟悉云南的山山水水,热爱高原上的一草一木,喜欢在田野踏察人文历史,乐意吸纳来自老百姓的地气生机。从《哲学的力量》这本书的字里行间,读者会很容易看出我对云南的真挚情感、对云南人的由衷敬意。2015年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那一天,我再次来到腾冲,预知即将完成在云南的任职,此行也有告别的意味。晚上,我在一个古朴村落住下,这里的村子几百年来一直叫“巷”,保留着明代军事组织的称谓,“文革”期间亦未改变。在老乡家中,我不经意间就触摸到了浓郁的人文传统气息,堂屋正厅牌匾的每一个字都有讲究——“地”字要连土,“国”字不开口,书法细节体现的是边地文化理念。第二天的清晨,我沿着比茶马古道还高一个等级的“官马大道”漫步,寻找着历史的痕迹。热心的村民介绍,路中间被马蹄踏出坑坑洼洼亮晶晶的大石板是朝廷官员走的,驮茶运盐的马帮只能走在边上。这条已经杂草丛生的沧桑古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党史文汇》2016年07期
党史文汇

党在理论战线上的忠诚战士艾思奇

早在上世纪30年代,艾思奇25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国内一位有名的青年哲学家。1937年,艾思奇从上海来到延安,毛泽东慕其名,经常约他到自己住处谈话,有时也到他住的窑洞看望。毛泽东说过:“艾思奇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好就好在老实忠厚,诚心诚意做学问。他是一个党在理论战线上的忠诚战士。”1940年之前,艾思奇曾在延安抗大二大队任过主任教员以及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工作委员会秘书长。1940年年初,中宣部组织了一个哲学学习小组,这是根据当时中央的在职干部教育制度和计划成立的。由部长张闻天担任组长,领导全组学习;艾思奇担任指导员,负责写学习提纲,进行学习辅导,在讨论时作总结性发言,组员100人左右。学习以自学为主,每星期六上午开一次讨论会。当年中宣部所在地的山脚下有个破旧的空马厩,每次开会,人们都自带小板凳或小马扎,把会场挤得满满的。经常发言的有朱德、张闻天、李维汉、徐特立、柯柏年、郭化若、莫文骅、董纯才等。发言不只是理论的探讨,还常联系中国革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抗日战争研究》2014年02期
抗日战争研究

《艾思奇全书》中《抗战文艺的动向》一文若干史实考辨

1938年,艾思奇在延安撰写了《抗战文艺的动向》(以下简称“《抗》”)一文,总结了1937年全面抗战以来文艺界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存在的不足,同时对今后文艺的发展趋向作出了展望。该文是抗日战争时期文艺界有关“民族形式”问题讨论最早的文献之一。2006年,由艾思奇著作编委会编辑、人民出版社出版的8卷本《艾思奇全书》,“比较严格地按照发表或写作的时间顺序”?进行编排,《抗》文被收录在其中第2卷。但是,笔者近期在查阅相关资料时发现,收录在《艾思奇全书》中的《抗》文,存在着三处错误:一是将该文的写作时间弄错;二是将首刊该文的《文艺战线》创刊时间弄错;三是多出来三个莫名的标注数字。一、《抗战文艺的动向》的成文时间《艾思奇全书》所收录的《抗》文,将其成文时间醒目地标注为1938年2月。但是笔者在对《抗》文内容的详细阅读后认为,这个时间标注是错误的。因为《抗》文第一部分在回顾抗战以来文艺界所取得的成果时,列举了大量史实,其中许多史实不是发生在19...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