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市援建灾区项目又有新进展

本报讯(记者翟相哲)记者从我市援建四川灾区前方指挥部获悉,继平通镇卫生院、平通镇中心小学交付使用后,我市又一对口援建的重点项目———平武县平通镇牛飞桥项目主体工程日前顺利完工。$$    据了解,牛飞桥项目计划...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邯郸日报2009-11-18
《中国医院建筑与装备》2011年05期
中国医院建筑与装备

平武县平通镇卫生院重建工程

灾前情况:建筑面积800m2,设床位9张四川省平武县平通镇卫生院就坐落在镇中心的老街上,是人们平日里赶集会友之后顺便就诊拿药的去处。平通镇卫生院震前的建筑面积800m2,只有9张床。灾后情况:两层简易建筑受到了较大破坏地震发生后,平通镇是平武县受灾较严重的乡镇。卫生院的两层简易建筑受到了较大破坏,失去了使用价值。设计思路:关爱患者,控制成本平通镇面积为146平方公里,人口为11000人,可谓地广人稀,偏远乡村患者来看病很不容易。本着关爱患者的理念,设计中把住院床位数增至30床,以尽可能缓解路途遥远、往返辛苦的患者的困难。灾后的建材供给很困难,不是价格上涨,就是运输距离较长。设计方案对如何运用材料也作了通盘考虑:尽可能使用当地出产的建筑主材,减少外运量;尽可能使用成品或半成品,以减少材料运输和施工损耗;建筑要简洁大方,减少意义不大的分隔和装饰构件,减少材料的总用量。功能设计:加强了内、外、妇产、中医科室的设置平通镇是一个川西北很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才》2010年14期
中国人才

张春海:把爱留给羌乡

“5.12”大地震把燕赵儿女与四川人民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河北省委省政府部署援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工作时,确定邯郸市对口援建平武县平通镇。当单位提出报名参加援建工作时,张春海踊跃报名,他说:“我是一名受党和部队培养教育20多年的转业干部,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祖国需要我,我就应该勇敢地站出来!”2008年11月初,张春海临危受命,担任邯郸市对口支援平武县平通镇援建副指挥长。就这样,年近半百的他带着为军旗再添光辉,为灾区人民尽职尽责的决心,义无反顾地踏上援建征程。大勇向前,他克服困难前进邯郸对口援建的平武县平通镇地处高寒山区,平均海拔1600多米,全镇15个村的群众大多居住在大山深处。大地震使原本交通不便的山区环境变得更加恶劣,也为援建工作增添了更多困难。为了解群众疾苦,解决群众困难,筹划他们最需要的援建项目,张春海带领5名援建干部积极深入基层一线,冒着余震不断和摔下悬崖的危险,沿着崎岖的山路,徒步翻山越岭,一路上岩石松动,就是在这样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西文学》2008年07期
山西文学

向死而生——汶川大地震个人体验

平通镇中学空旷的操场两边是高耸的废墟,正面是陷进地下的四层破裂的教学楼。午后的气温燥热,空气中弥漫着腐败的气息。有旋起的风把满街废墟的尘土卷起,尘土弥漫眼睛。在高耸的废墟间,在堆积的瓦砾、砖石以及水泥房梁之间有丢弃的学生作业本,各种教科书,折断的钢笔,女孩子用的发卡。微风翻动着那些书页和纸张,我想那些曾经翻动它们的孩子的手指,阅读它们的孩子的眼睛。平通镇中学是一个很少被人提及的地方,但在这里有110名学生和6名老师被坍塌的废墟掩埋。我到这里的时候,有几个男孩子在操场打篮球,篮球架还在,男孩子们手里拍着篮球,跃身而起,投向篮板,然而能听见运动的声音,听不见他们欢乐的声音。就在这个操场摆满了从废墟中挖掘出来的孩子。现在那个位置坐满成排年轻的救援的解放军战士,他们在休息,满身尘土,神情疲倦,任由微风把尘土扬到他们身上。离开平通镇中学的时候,从下斜的坡上走上来一个12岁的少年。我看见他在漫游,就拦住他问:你家里人都好吗?他说:爸爸走了。...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建筑安全》2008年07期
建筑安全

行业信息

加强质量安全管理确保灾区人民住上满意的过渡房6月4日,吉林省援建的第一栋7套安置房——平通镇林家坝安置房安装完成。目前现场施工有序开展,日安装量逐步递增。截止6月13日,已安装完成安置房301套,正在安装244套。在保证安装进度的同时,现场指挥部工作人员也时刻关注安置房工程质量和安全。6月12日上午,在地震重灾区南坝镇的云坝安置房施工现场,过渡安置房工程建设现场指挥部王立福同志针对检查中发现的质量问题要求施工单位:基础要平整,轴线尺寸准确;基础平均高度应高于自然地面5cm;注意填土和挖土平衡;混凝土配合比应准确,拌合均匀,浇捣密实;平坦地势基础应保持在一个平面上。并及时召开现场质量安全管理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强管理,保证安装质量,实现安全生产。并要求安装企业在保证质量、安全的前提下,提高劳动效率,加快安置房工程进度,一定要让灾区人民住上满意的房子。(张军闯吉林)村民伸援手共建新家园6月6日,援建什邡市双盛镇东林村过渡安置房的第一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作家》2010年04期
青年作家

燃魂梅

平通镇的泥土气息。夜晚正在穿过我们的头顶,我的带着微电荷的身体。我无法阻止它们的光临,况且,我是喜爱夜色的,喜欢那样黏稠的气息覆盖着周围的环境。眼睛可以在星空中自由地航行,怀念一些自己早已措手不及的往事,浮躁的生活又回到至初的安然,这样多好,感谢夜晚给予大地上奔波着的灵魂以休息的权利,一段坦然的美好时光。无论自己或是他人他物,都是一种事关休养生息的补救。清漪江急躁的流淌声恍惚还在,我用心聆听到它的踪迹,这条缓慢的蛇还在我的耳朵里游梭,涉及到地震和往事,又是那样的隐忍和悲壮。想那些遥远的画面,奔腾的光景,云朵下的苍茫,我心酸眼涩不已。疼痛恰好与夜晚契合,便是我处心积虑去抓捕也是无可奈何的,老祖先留下来的话叫望洋兴叹。暮色越追越紧,好像拥挤到了一起来,我知道时光的所有的层次是有深浅的,因而也只有这样的夜晚才配叫做夜晚——从我的发自真诚的召唤里。我呼吸的是夜晚,我坐落的是夜晚,我发觉自己的全部仅仅属于这个世界边缘的夜晚。我无法想象高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