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亚太地区水利信息化及流域管理知识中心在黄委挂牌成立

本报讯 (记者 黄峰)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10月15日,亚太地区知识中心水利信息化及流域管理知识中心(简称黄河知识中心)在黄委挂牌成立。黄委党组成员、副主任徐乘和亚洲发展银行代表、首席水资源专家沃特为黄河知识中心揭牌并致词,黄委党组成员、副主任苏茂林主持揭牌仪式。$$黄河知识中心是亚太地区知识中心设在流域管理机构的惟一中心,由黄委主办。其主要职能是借助黄委“数字黄河”工程和流域管理平台,为亚太地区有关国家的政府水利机构、社团和组织提供科研合作、工程咨询、人员培训等多种形式的技术服务,并与亚太地区知识中心的其他中心相互补充和交流。$$·徐乘在致词中指出,黄河作为世界上输沙量和含沙量最高的河流,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水资源短缺、水环境等问题成为新时期黄河管理面临的严峻问题。面对黄河综合管理所面临的艰巨任务,黄委提出了维持黄河健康生命的治河理念以及建设包括“原型黄河”、“数字黄河”和“模型黄河”在内的“三条黄河”的构想,并实施了以信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黄河报2008-10-16
《中国发展观察》2017年16期
中国发展观察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在京正式启动

8月21日上午,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简称“国际知识中心”)启动仪式暨《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进展报告》发布会在京举行。当天下午,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正式挂牌运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分别发来贺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主任李伟致辞,外交部副部长李保东宣布发布《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进展报告》并致辞。启动仪式暨发布会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王安顺主持。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落实可持续发展议程是当前国际发展合作的共同任务,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落实这一议程,出台《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国别方案》,在经济、社会、环境三大领域平衡推进落实工作,取得诸多早期收获。中国将坚持不懈落实可持续发展议程,推动国家发展不断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前进。习近平强调,设立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是我在2015年9月联合国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教育》2017年Z1期
山东教育

从知识中心走向生命成长

课程改革已经十多年,但对于课权利。这样的学生,往往成为教师价值程的基本概念、对于课程构成的要素,追求道路上的同行者。 不少老师还是缺乏一个起码的了解。 课堂是封闭还是开放 要完成真正的教育转型,使得教师的 “知识为中心”的课程观之下的课个人创造力得以激发和实现,让每个堂往往是封闭的,课堂教学的目标和学生的成长需求被尊重和满足,从单价值指向权威要求,无视甚至敌视其一封闭的学科教学走向多元开放的生他的教育教学价值。这样的课堂,会采命教育,厘清课程的相关常识,对于当用小组合作学习达成预设的教学目下的教育现实,我个人觉得是一件很标,但是小组成员之间的分歧甚至敌迫切的事情。 意会被看成毫无价值,甚至是对预设知识容器还是富有个性的创造者 目标的干扰。 “知识为中心”课程观之下的学生 “以生命成长为中心”的课程观之往往被视为知识容器,会被迫甚至自下的课堂是开放的,这种开放首先是教觉接受这种角色定位。学生被要求达育价值的幵放,它追求预设目标与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今日中国》2017年09期
今日中国

要闻

习近平向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启动仪式致贺信2017年8月21日,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启动仪式暨《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进展报告》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致贺信。习近平指出,落实可持续发展议程是当前国际发展合作的共同任务,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落实这一议程,出台《中国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国别方案》,在经济、社会、环境三大领域平衡推进落实工作,取得诸多早期收获。中国将坚持不懈落实可持续发展议程,推动国家发展不断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前进。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营改增试点情况汇报2017年8月18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一年多来情况汇报,要求巩固扩大改革成果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审议通过《机关团体建设楼堂馆所管理条例(草案)》,使公共资金资源更多用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会议指出,实施营改增,使积极财政政策加力增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年06期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从知识中心到方法中心:科学教育理论的重要转变

1科学知识中心论我国的科学教育,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鲜为注意的重大缺陷———这就是只重视科学知识教育而忽视科学方法教育.我们认为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科学教育一直禁锢于“知识中心”的教育理念,对于科学知识与科学方法的关系、科学方法的教育功能等科学教育中的重大理论问题缺乏深入的思考,导致科学教育长期处于低水平而踟蹰不前.因此,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深化阶段,认真探讨科学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切实加强科学方法教育的深入研究,就显得尤为紧迫和重要.当然,目前科学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并不在于根本没有进行科学方法教育,问题在于:第一,不清楚科学方法在科学教育中所具有的特殊意义,甚至可以说是独特的、不可取代的意义,而仅仅将科学方法作为知识教学的引入条件或附庸;第二,科学方法与科学知识常有脱节现象,就是说,科学知识本来应当运用科学方法合乎逻辑的推导出来,然而,学生并未能感受到这种逻辑力量;第三,不重视科学方法的巩固,一旦进入概念、规律教学,尤其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江西教育科研》1992年03期
江西教育科研

教育科学研究的“知识中心”倾向评析

所谓教育科学研究的“知识巾心”倾向是指:研究者有意无意地把教育科学研究当作是对现成知识的不断猎奇、占有和重新组合的过程,他们对现成学说、理论的关心远远超过对教育实践中的问题及事实的考察,迷失于知识的“无涯学海”,淡化了教育科学研究的宗旨一一即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这样,研究者便成了现成学说、理论的评论者、注释者、组合者、传授者,而不是教育内在矛盾的发现者、探索者、解决者以及新的理论的开创者。他们衡量研究者水平的准则是:他知道了多少知识,而不是研究和解决了多少有意义的实际问题。山于把“搞科研”当成“做学问”,因而,在有人看来,科学研究仅仅是从卷峡浩繁的文章、著作中.尽可能多的涉及有关概念、学说、理论,且按自己构想或认同的线索重新组合,并力求在语言上下番功夫,最后写上某某著便成了自己的创造物。于是,教育科学研究便出现了“教材不断翻新,新学科层出不穷”的“、繁荣景象”。但是,这种“研究”,诚如有人调侃,是一种将现成的而粉做成形态各异的面...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