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山村里的和谐使者

逊克县的松树沟乡,距县城一百多里地,且交通不便,全乡的8000多口人一直生活在古老而又偏僻的热土上。然而他们之间的闹心、烦心事儿,他们之间的纠葛怨气不出这块土地就有人能够摆平,村民间的大事小情有人想着法儿的去办,由此也就使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能够和谐相处,各自为小康之路幸福地奔波。这个人就是担任这个乡十多年的司法所长、乡首席人民调解员、乡调解委员会主任何伟,这里要叙述的就是他的几件调解故事。$$个人与集体纠纷用事实摆平$$去年4月份,该县工程公司在乡里开发一个建筑项目,因动迁补偿问题双方僵持不下,工程延期,村民闹心。何伟介入后,通过调查得知纠纷的原因有二条:一是动迁户中有3户残疾人家庭,不仅生活困难,而且动迁后没有居住的地方;另一个是村民对拆迁费用补偿数额不满意。因此,他一方面按《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和《残疾人权益保障法》等相关法律作开发商的说服工作,另一方面又以经济发展需要的事实做村民的思想工作。同时重点帮助开发商积极给予3户残疾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黑河日报2007-10-12
《党建》1989年12期
党建

松树沟里“张四姐”

豫西灵宝县寺河乡松树沟原为县办林场,建于1976年。那时干啥事情都兴“打人民战争”,植树造林也不例外,小树苗往山坡上一撇,拍起屁股下山,成活率很低。林场三起三落,钱扔了不少,树不见几棵。 1980年灵宝山区建设工作会议以后,寺河乡政府决定在松树沟建“三八林场”,让孟家河大队妇联班任、共产党员陈红娟挑这副担子。 ’陈红娟,河南亲川县人,姊妹中排行老四,毕业于县办林校。1 970年随丈夫来到灵宝县寺河乡落户.当过土人,干过卫生员,后来被选为孟家河村妇联主任。 红娟带领姑娘们去松树沟建林场,一时成了小山村爆炸性新闻。在一片赞扬、讥笑、嘲讽声中,红娟当上“三八林场”党支部书记和场长,13名姑娘是她手下的兵将. 修整刺槐。红娟带领姑娘们钻进刺丛砍枝锯叉,划破了衣裳扎烂了脸。 挖育林带。手上磨出血泡,流出了血,又结成厚厚的茧。 成天与碎石打交道,一双鞋穿不了一个月就前后张嘴。她们挖药卖钱买鞋穿。 姑娘们夜里挤在两孔阴暗潮湿、泥土脱落的破窑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党建》1989年12期
《小学生时空》2009年12期
小学生时空

松树沟之行

暑假里,我和爸爸、妈妈去了离县城几十公里外的松树沟。那里是我们这里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因为山上长满了松树,因此得名“松树沟”。我哥哥家就住在松树沟。我一直想去,现在机会来了,我真的很高兴。车走过了很长一段戈壁,终于进山了。山上的草越来越绿,松树越来越茂密,天也越来越凉,酷暑好像一下离我们远去了,我感到心里特别舒服。车沿着一条清澈的小河绕着盘山公路一直往上走。我看见了雪白的羊群和星星点点的蒙古包,终于到我哥哥家了。大人们互相拥抱、握手、说话,我看见哥哥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他玩摔跤。哥哥比以前长高了许多,.J.也比以前壮了许多。我憋足了劲,想绊倒他,可是他没有被摔倒,反击起我来很轻松,最后我只好认输了。我拍拍他的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时空》2005年12期
小学生时空

游松树沟

树沟里有青青 丘高的山。山上 还有葱葱笼笼的松树, 松树上表:着干千的松果,风一吹过来,松果就落了下来。 满地的松果,个个都像座小宝塔,我感觉特别美。 草原上枚人的羊群在津津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家庭教育》1995年Z1期
家庭教育

和妈妈一起游松树沟

暑假,我和妈妈来到陕北林区,游陕北的松树沟。 这天天气真好,天蓝蓝、山青青、水碧碧。我呼吸着这山间空气,感到全身舒服极了! 我和妈妈步行出发,一路迎着溪流,随着山势。溪流时而宽,时而窄,时而缓,时而急,溪声也时时变换调子。 我和妈妈步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终于来到了松树沟。抬头望去,山相当高,突兀森郁,很有气势。一座座大山上,长满了绿油油的松树,一阵风吹过,松树被吹得摇摆不定,发出“沙沙”的声响。树上的鸟儿都扑翅飞起来了,有一只鸟飞出几米远,便落在树枝上,在上面兴奋地叫着,声音真好听!那些奇异的小草小花,我从来没见过,我似乎看见它们正在对我笑,好像在说:“欢迎你们来到这美丽的松树沟,祝你们玩得愉快!”那清澈的泉水从泉眼里冒出来,发出“叮咚”的声响,好像少女在歌唱。溪中有许多小鱼,它们在跟我们玩捉迷藏的游戏呢互瞧!我一过去,它们就躲到石头背后,好让我们找不着它们··一我不禁赞叹道:“美丽可爱的夏季啊!” 我和妈妈开始爬山。山路很不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阳关》1998年05期
阳关

松树沟

那时我在新疆,听说大山里有个松树沟,山青:火绿风景如画。 我到松树沟去,时令是在初夏。汽车在北疆广}‘引的戈壁滩上疾驰,扬起一路滚滚烟尘。前方,远文。看见了绵绵群山。那些山,层层叠叠挤在一起,目前后后探出头来,遮拦了云天.截断了戈壁。我妇那大约该是阿尔泰山的一脉了。 再过一阵,前边的山影越来越近了,渐渐看口.那大山前面好像开了扇门,现出了通向深山的配之谷。 这就是有名的松树沟。 不多时,疾驰的汽车已吼叫着闯进了峡谷。从)周的戈壁到狭窄的山谷,天地一下变得陌生了两边都是山崖.陡峭、险峻。接连不断的奇峰峭壁、嶙峋怪石,仿佛都在抢着向中间挤来,欲把峡谷封闭,然而.有一条勇敢的小河从深山里奔涌而出.了冲右突,以惊人的魄力把险崖绝壁推向两边,顽弧地支撑着群山中的峡谷。进山的路一边擦着山崖一边紧靠小河,随着山势的走向一个急弯接一个急弯。在汽车上向前看,时时有山崖在前边拦足耳,而汽车就迎着那险崖冒冒失失地撞去。到了跟自.忽地一个急转弯,一下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阳关》1998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