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寻找失去的生活

读汤世杰的散文集《灵息吹拂──香格里拉从虚拟到现实》,我深深感到,人类寻找失去的生活的努力,永远是精神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主题。然而,现实的蛛丝马迹、文献资料和种种传说,终究无法使人类失去的时光还原为一种真实的生活,也就是说,事实说明,人类在追忆自己的历史的过程中。虚构一种历史和生活的努力是不可避免的。在很大程度上,我可以肯定地说,文学就是诞生于人类这种虚构的需要。在汗牛充栋的文本中,有时候真实和虚构之间,仅仅只隔着一张白纸。即使是《史记》这样的经典,也是真实和虚构合而为一的一个文本,我从来都是把它当作一本散文集来读的,它的确是“无韵之《离骚》”。$$二十世纪由一部叫做《失去的地平线》的小说,引发的对理想的生活世界香格里拉的寻找,就是众多的精神梦游者对一个永恒的人生美梦的集体阐释。汤世杰先生对这点非常清楚,他知道,不管一个美国人虚构的香格里拉,是在印度、尼泊尔还是在中国云南的迪庆高原,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自己心中的香格里拉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晚晴》2006年10期
晚晴

寻找失去的自己

刘金福和很多老人一样,可以为孩子付出一切,非常的慈爱与善良。可不幸的是这种爱并没有得到儿女的认可,只换来孩子们啃食他晚年的惨状,被啃掉的不仅有他的居所,更有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为子女付出是每个善良父母的准则,但为了孩子无限度地放弃自己的生活却并不明智,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是不是能通过法律的手段要回房子姑且不论,刘金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晴》2006年10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热拉尔·热奈特修辞学思想研究

热拉尔?热奈特(Gérard Genette)是当代法国最有影响力的几位批评家之一。他也是上世纪60-80年代法国结构主义新批评的重要代表。作为一位不断思考和创新的天才批评家,他在修辞学、叙述学、文本理论、比较诗学和美学研究等诸多方面都有创造性的开掘和研究。他博古通今,博学善辩,治学严谨,思维活跃,一生著述丰富,理论思想深奥繁杂。其文学批评理论和诗学研究成果在法国和西方学界曾经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尤其是他在叙述学理论及跨文本理论方面都有独创性的发现,修正或者澄清了许多模糊的概念。这些研究成果对当代西方文学批评许多概念的建构和阐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或许正因为这些方面的突出贡献遮蔽了他在早期修辞学领域的开掘与发现。热奈特早期致力于修辞学研究是与20世纪60年代法国结构主义新批评重视文学第二符号系统研究有关。早期他受罗兰?巴尔特要构建文学科学----符号学的启发,开始思考语言符号如何转变为文学语言的奥秘和内部规律。他致力于修辞学...  (本文共1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寻找的主题”和“古典的诗意”

中国新时期文学在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出现众多流派,构成中国新时期文学史的脉络。但在这些轰轰烈烈的文学流派之外,依然有很多有研究价值的作家和作品因为种种原因被文学史忽略,对这些作家作品的挖掘应当成为文学研究者的一个研究方向。山西女作家蒋韵就是这样一位被忽略的作家,蒋韵生于1954年,为中国作协会员,三十年来,她笔耕不辍地写作,作品共计三百多万字。然而相对于其创作而言,与同时代女作家相比,对她的研究非常薄弱,至今为止,公开发表的研究蒋韵作品的学术论文只有六十多篇,而且对她作品的研究多集中在思想方面,对其它领域较少涉及,而且缺乏系统性的研究。这种研究的缺失很重要的原因是蒋韵未被归入任何一个文学流派,但文学作为一种个体的精神性创造,其特质就在于反对“统一”,展现“多元化”,文学是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一个开放繁荣的文学时代是允许各种声音存在的,三十多年的创作,蒋韵已经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在踽踽独行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文学品...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滇池》2001年08期
滇池

寻找失去的生活

读汤世杰的散文集《灵息吹拂—香格里拉从虚拟到现实》,我深深感到,人类寻找失去的生活的努力,永远是精神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主题。这种追忆的品质,不管站在任何文化背景上来思考,都已成为人的精神世界中的重要内涵。就追忆本身而言,人类精神世界的代言人—他们的思想者,从思考人之为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了。真正关心人类自身的思想家者,没有人不追寻过自己的根,就像大树枝头的果实和叶子一样,如果它们有思考和想象的能力,它们肯定会追间自己的根,追问大地母亲的。就我们所知道的思想者而言,柏拉图和老子时代的人物无不如此。只是人类伤感的追忆,总是被时空永恒的混沌和人类自身的遗忘所困感,所以,思想者们只能通过现实世界中的蛛丝马迹,去理解人类生活中失去的究竟是什么。我们从这个角度去思考思想者们的历史,就会发现,一种专门的学问家历史学家从思想者中分离出来了。然而,现实的蛛丝马迹、文献资料和种种传说,终究无法使人类失去的时光还原为一种真实的生活,也就是说,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滇池》2001年08期
《小说评论》1997年03期
小说评论

在孜孜以求中实现“生命的突围”──读汤世杰的两部新作

汤世杰的两部新作《情死》和《殉情之都一见闻、札记与随相》堪称姊妹篇.只是这姊妹篇很特别,前者是洋洋45万言的长篇小说,后者是洒洒27万言的长卷散文。将小说与散文联为姊妹,不多见,但汤世杰的这两部新作的姊妹情却是断断解不开的。或许可以这样说,《情死》是有关纳西人传统的“情死”现象的形象写真,而《殉情之都洲是对这一现象的理性思索,两者相得益彰,缺了谁对另一部作品的理解都难免会有缺憾。汤世杰的这两部姊妹篇涉足的题材也很特别,一个人口不足3O万的民族一纳西族在多民族的生态环境中不仅没有消亡、没有被同比,反而是顽强地存活了下来;不仅顽强地存活一f下来,而且围绕着它已形成整整“热”I一个世纪的“丽江热”、“纳西文化热”、“东巴文化热”。就是在这个拥有雪山、拥有虎跳峡、拥有古老的东巴文化的伟大民族中还存在着一种奇特的传统一一情死。这一切,在我们以往的文学创作中不说是绝无仅有,至少也是十分罕见的。这两个“特别”同样反映出汤世杰个人创作的某种变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作家评论》1990年02期
当代作家评论

来自山间的困惑与希望——汤世杰小说散论

大自然造化了一切,自然也造就着作家。汤世杰长期生活、工作在云南的高原山’间,所以,他的小说创作就十分自然地受着这个环境的影响,更多地与高原、与山谷、与生活于这特定环境里的人物结合在一起。著名小说家李国文赞扬汤世杰的中篇小说《高原的太阳》是唱给“山和人的诗”,当属洞悉之见。汤世杰写小说后于写诗,他的诗我缺少了解,但他的小说却使我产生兴趣。也许正因为起步l仗晚,因之,汤世杰就需寻求自己切入小说创作的角度。令人欣喜的是,在他那象山一样坚强性格和象山一样沉默追求精神的催促下,他到底造出了也如同山一样浑厚坚实的小说。 他的中篇小说集收入了他的《高原的太阳》、《沙窗分、《山海无喧嚣》和《魔洞》四部中篇。书名虽以《魔洞》冠之,可我更喜欢前面的三部小说。《魔洞》在写法上有新创意,写人的复杂性格和心理亦不无特点,但它毕竟是作家为实现自己主观构想及风格碑石而留下的缺少鲜活生命力的文字符号。在这作品中,作家的刻意之功显见。同时,也表露着汤世杰因追求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