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杜家毫会见俄远东海关局客人

本报13日讯(赵建华 记者蒋国华)13日中午,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杜家毫在哈尔滨会见了以局长弗拉先科为团长的俄罗斯远东海关局代表团。$$杜家毫说,中俄两国是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黑龙江省十分重视发展对俄经贸合作。我省与俄远东地区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下)》2010年02期
文学教育(下)

在杜家山的日子

进入1975年,我在太原五中的高中生活进入了最后一个学期。开学不久,我们班就倾巢而动奔杜家山而去。杜家山是山西省榆次市郊区的一个小山村,当时住着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蔡立坚,她是从北京到杜家山插队落户的知青。由于她坚定地表示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还受到过周总理的接见呢!第一天那是3月的一个晴朗的上午,全班同学在班主任任永冀老师的带领下坐车来到杜家山。当车停在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时,蔡立坚已经在等着我们了。记忆中的她特别朴实,黑红的脸膛,朴素的衣着,不说的话都难以看出她是个知青。很快,我们十几个女同学被分到一个大窑洞住宿。收拾完行李,我信步走出窑洞想四下里看看,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歌声“……现在二十多岁的青年,再过二三十年是四五十岁的人。……”嗯?居然有这样的歌!我马上对这首歌发生了兴趣。寻声找去,只见一个男知青正在房顶上一边干活一边唱着:“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将亲手把我们一穷二白的祖国,建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四川监察》1995年05期
四川监察

省委、省政府隆重表彰杜家华烈士——省纪委、省监察厅决定开展学习杜家华同志活动

本刊讯1995年4月7日,省委、省政府在成都召开杜家华同志英雄事迹报告暨追投荣誉称号大会,隆重表彰杜家华烈士。 杜家华同志是武隆县巷口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1994年7月17日,在扭送刑事犯罪分子途中,罪犯穷凶极恶地将两名押送人员砍倒在地,杜家华同志奋不顾身地同歹徒展开殊死搏斗,不幸被凶残的歹徒杀害(杜家华同志的先进事迹详见本刊1994年第10期《乌江壮歌》). 杜家华同志用生命和热血,谱写了一曲高昂的正气歌,用实际行动塑造了一个新时期党的“忠诚卫士”的高大形象。他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实践了入党时的誓言:“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直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为此,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监察部作出决定:追授杜家华同志“全国优秀纪检干部”荣誉称号;四川省人民政府日前也作出决定:追认杜家华同志为革命烈士,并追记一等功。 表彰会由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沉国俊同志主持。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何晓清同志宣读了中央纪委、监察部《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诗选刊》2010年04期
诗选刊

杜家祁的诗

空屋我的屋子立刻消失了在我背后,在我离去之后在另一个时空内它像平日一样恬静地过着家常生活我的所有都在屋内躺在沙发上是昨夜脱下的外套在架上互相推挤是多年来买下的书护照和零钱各据抽屉一角落音响内一张未听完的CD喇叭还不断回味着某几句歌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天津教育》1951年12期
天津教育

市工職到杜家莊宣傳的經过

我校曹利用星期六、星期日到灭津束面杜家胜去宜傅。 宜傅的除住是按班般编除的。全校教激且,都分在各除中。 在出菠前,我俩曹榷定道火宜傅工作的基本精砷。我们郊将除了黔幕梁浩行宣傅教育外,我们本身也磨抓着降被,在工作中向草粱攀智教育自己。 在举倘工作中,除了堆倘文娱彭日外,遗派了用侗同翠去杜家联了解情况。油遇村公所,我俩纷龄常地居民户数、成份、知豁水攀、村壮膳史、生活方式、生活水卒、受悟程度、工作悄况、街道情·况:·…等都有了薛彻的了解。士把适些情况告薛同肇们,使大家作好率铺。 七日下午一︸磷瀚俩的宜傅兹出盗了。到建目的地役,大家就在小革桥裹休息。卫抑们热情的强雁鸽拾同鬃们准愉水和一部份篮的被子。企热裁貌切的照顾下,大家都非常感勤。领谭使抓着找督,及降粗撇漫敲感想食。大家都热烈的砂言。最俊由陵备愈主任生勤地系枕地稳桔了大家的菠育,韭着重指出姗会班上一些不国粉和不好好累匆的现象、嗡架到劳助矍民浦橡熬栽粗切的撇抑同覃们,提玛﹃截螂们纷我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黄河》1999年01期
黄河

蔡立坚和杜家山的故事

一个北京姑娘长眠在这里的黄土地。她一生的业绩,宛如一朵不结果的空花。但是那花,本身也是美丽的。 —作者题记1、从结局说起 在1997年夏天一个很倦怠的下午,我匆匆赶到省城太原文源巷一家专门出售墓碑石雕的小店,我要在这里为一位故人书写一方碑文。 当初,老板曾经问我,要什么石料?我说最好的。要多大?我说最大的。要不要抛光、涂树脂、补划痕?我说都要。他问,要书法家代笔吗?我说不,我自己来写。 现在,这方石碑就躺在店前的柳树下,灰黑色,泛着幽深、静谧的光润。我俯下身,在碑面小心具其地打了格,然后,用毛笔蔽了加人少许洗衣粉的白广告色,把那篇经家属、战友再三斟酌的文稿,用楷书誉上去: “蔡立坚,生于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这天的阳光是温和的,头顶的柳枝轻轻摇曳着它的安闲,三步之外就是街道,人们正带着各种神态匆匆来去,汽车、摩托、自行车发着它们各自的声响往来穿梭,小贩们在叫卖,路口的小姐,正连同她们的媚眼和假笑一起,向人们兜售着一些不知是...  (本文共3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黄河》1999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