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禁带酒水”的霸王条款何时能废除?

本报讯(记者 崔冰 实习生 马晶)对于一些餐饮企业禁止消费者自带酒水的作法,社会反响极大。今年8月哈尔滨市消费者协会已通过媒体明确指出,这是餐饮业实施的不公平、不合理的格式条款,是剥夺消费者自由消费权力的典型“霸王条款”。可日前记者接到哈市消费者朱先生报料:哈市一些酒店依然我行我素,强行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推行着“禁带酒水”的霸王条款。$$    9月1日午后,记者随朱先生走访了一些他反映“禁带酒水”的大酒店。$$    记者和朱先生首先来到哈市开发区鸿翔路附近的餐饮企业聚集区。在“双福食街”,朱先生定好了一个包房后,对一个领班说:“晚上我要在这里招待几个外地朋友,他们给我带来两瓶当地产的白酒,哈市买不到的,晚上我想和朋友喝了可以吗?”前厅经理答复:“对不起,不可以!”经过商量,回答依然是:“不可以,这是我们老板定的。”$$    紧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2019年03期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

拒绝被“套路” 消费者如何向“霸王条款”说“不”

“本店拥有最终解释权”“中途退团团费一律不退”……市场监管部门日前提醒消费者,在预付式消费、购房买车、旅游出行时应警惕各类“霸王条款”,拒绝被“套路”,及时依法维权,向“霸王条款”说“不”。何为“霸王条款”?云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消费环境建设指导处主任科员赵月秀介绍,“霸王条款”是指经营者单方面制定的不公平合同格式条款以及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旨在排除消费者主要权利,加重消费者责任,免除经营者责任。“预付式消费中常见‘霸王条款’,比如‘本店拥有最终解释权’。”赵月秀解释,经营者与消费者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双方都有解释合同格式条款的权利。“消费者同样享有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否则就是不公平格式条款。”另一种常见的预付式消费“霸王条款”是“一经售出,概不退卡”。赵月秀指出,经营者与消费者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双方都有权依法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经营者无权排除消费者依法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权利。在购买汽车时,此类“霸王条款”颇为常见: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大》2019年15期
中国人大

给消费者向“霸王条款”说“不”的底气

车、旅游出行时,应警惕各类“霸王条款”,拒绝被“套路”,及时依法维权,向“霸王条款”说“不”。“霸王条款”,是指一些经营者单方面制定的逃避法定义务、减免自身责任的不平等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和店堂告示或者行业惯例等。“本店拥有最终解释权”“没收预付款”“中途退团团费一律不退”……这些年来,随着消费领域的不断拓展,形形色色的“霸王条款”每每戳中消费者的痛点,不仅限制消费者权利,更损害公平交易,公众对此早已深恶痛绝。“霸王条款”之所以恣意横行,不排除商家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及故意向消费者遮蔽信息的因素,也与消费者维权意识不足有关,但根本原因在于,消费者缺乏足够的维权底气。一方面,个体的消费者,天然处于交易的弱势,无论是信息还是资源,均难以与商家抗衡。即便是发起诉讼,旷日持久的官司也总让消费者望而却步。另一方面,监管缺位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据此前新华社记者调查,对于一些“霸王条款”,有的部门多次表示要加强治理,但迟迟不见行动;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法治》2018年10期
人民法治

消除霸王条款需要综合性的社会治理

所谓“霸王条款”是指一些经营者在提供商品或服务时单方面制定的逃避法定义务、减免自身责任的不平等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或者行业惯例等。一直以来,人们在购买商品或服务时可能都遇到过“霸王条款”。很显然,霸王条款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但是现实中,明明霸王条款违反了相关法律,并且因不公平的条款,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频频产生法律诉讼,尽管在诉讼中商家大多没有胜诉的把握,但是这类违法案例仍不断出现,虽多方整治却仍不见效果,诸如此类的条款依然存在。为杜绝霸王条款滋生,创造良好社会环境,深入分析霸王条款的形成、现状以及危害,在此基础上对经营者的商业环境进行治理是十分必要的。霸王条款及其防治所谓“霸王条款”是指一些经营者在提供商品或服务时单方面制定的逃避法定义务、减免自身责任的不平等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或者行业惯例等。因这些经营条款与人们日常生活领域关系密切,因而对消费者的利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并且这些条款也成为阻止消费者依法维护合法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电视指南》2017年04期
电视指南

初稿不修改十原则

关于编剧合同中的霸王条款,对甲方来讲并不一定都是好事儿。当你完全没有风险的时候,意味着对方已经失去动力。你想长成大高个儿以免不被人欺负,但你要无休止地长下去,别人是欺负不了你,但你可能也欺负不了别人了,因为你已经化作了山脉。比如说,只给编剧一点钱,既不给署名,又不给其他权益,这种情况看似甲方很划算,掌控了一切,无比安全,实际上,一旦创作过程出现问题,比如甲方搞不定演员导致进程放缓,编剧感觉到有拿不到钱的风险时,他随时可能撂挑子:反正我啥也没有,你死你的,关我屁事儿。如果其中有些权益能分享给编剧,比如发表权、网络传播权等等,这些非核心权益你留着根本没什么用,大方一点分享掉,编剧想逃的时候至少会犹豫一下。再比如说,合同中往往有限制权利条款,主要是约定甲方在没有给完编剧钱的时候,需要找编剧授权去报批,这种授权不代表真正的著作权转移。有人不愿意签这一条,那真要授权的时候,编剧就是不授,让你报批不成,这就尴尬了。当然,有“聪明人”在街上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师》2012年01期
中国教师

在规范学生带手机进校的问题上不能用校规取代教育

“学校禁止学生用手机,若违规即被开除”,类似的近乎苛刻的“霸王条款”引起了一片争议,有的支持学校禁止学生用手机的做法,有的则对学校的做法“拍砖”。究竟学生该不该在校园中使用手机,对“违规”带手机到学校的学生如何管理?我们生活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中,环境中有着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信息、不同的发展道路……我们时时刻刻被裹挟在这些不同之中,各种各样的诱惑同样也存在于学但对于部分学生可能根本形同虚设。而难以坚决贯彻的政策必然会削弱学校其他规章制度的权威性。因此严禁学生在校使用手机绝非上策。此外,学校在教书育人的实践中不能包打天下,家长作为学生的监护人也应负起相应的责任,另一方面,学生也要对自己的选择和行为负责。基础教育是为人生奠基的教育,犹如一座高大的建筑,要想使其坚固,必须搞好地平线以下的事。如果我们出于某种原因,将本该用在地平线以下的砖瓦移至地上,建筑再美也是危楼。我们的教育绝不能再本末倒置,在该重视人格教育的时候过分关注孩子的学习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