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哈医大成功研发国内首例microRNA转基因及敲减小鼠模型

本报讯 (陈英云 乔蕤琳) 国内首例microRNA转基因小鼠模型在哈尔滨医科大学转基因实验室成功建立后,日前专家们又研发了microRNA敲减小鼠,该研究成果截止到2010年3月国内外尚未见相关报道,具有很高的原创性。该项技术的建立将为揭示人类基因组的功能以及疾病的发病机制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转基因技术已成为当今生物医学先端研究必不可少的有利工具,国际上一流的研究机构都纷纷设立了专门的转基因实验室和专业队伍,但是国内在这一领域起步较晚、相对滞后。2005年,哈医大邀请高旭教授回国筹建哈尔滨医科大学转基因实验室。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哈尔滨医科大学转基因实验室于2008年4月正式建成并投入使用。经专家评估实验室的各项指标均达到国际标准,可满足转基因动物制作、繁育、鉴定以及表型分析的需要,目前已研发了转基因小鼠20余种,F0代转基因动物阳性率约达30%,产出效率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并在本实验室率先制作了国内首例mi-croRNA转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课堂内外(高考金刊)》2016年12期
课堂内外(高考金刊)

我们为什么要去黑大

黑龙江大学,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是无比优越的,靠近服装城、学府四道街、学府书城、211医院,再加上非常便利的公交,基本上你的衣食住行都能解决。我跟室友没事儿的时候会晃悠着去对面的哈医大食堂吃晚饭,邻居哈理工的羽毛球馆也不错。当然,我们选择黑大并不仅仅因为她的便利,还有更多的原因。这是一所低调的高校说到黑大,不得不提“211”,这是黑大人的心结啊。黑大有这样一个笑话:“黑大是中国大学里离‘211’最0近的学校”1(黑大对面就是211医院),虽然是玩笑,但也看出了黑大的无奈。据说当年黑大的“211”名额最后给了海南大学,好在前几年弄到了一个省部共建。在整个黑龙江省,哈工大哈工程是毫无疑问的第一第二,剩下的黑大东林东农哈医大各有千秋吧。网上总有好事者喜欢问黑大和林大哪个好,黑大和某大哪个好,这种问题根本没法回答,这几个学校各有各的特色专业,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王牌。你拿黑大的法律和东林的法律比肯定是完爆后者,但是林大的林学又比黑大强了好几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媒体与社会》2012年03期
新媒体与社会

媒体在风险沟通中的作用和机制——以“哈医大杀医”事件为例

2012年3月23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发生一起恶性伤害案件,致一人死亡、三人重伤。这一事件迅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多家媒体对其进行了报道。在医患关系日益紧张的当下,每起医疗事件就相当于一个风险事件。因此,媒体在做医疗报道的同时,也正是在进行着风险沟通。本文旨在从风险沟通的视角,考察媒体在该事件中的表现,进而探讨其在风险沟通中的作用和机制。-概念界定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在其《风险社会》一书中首次使用了“风险社会”的概念并提出了风险社会理论。在“风险社会”理论出现后不久,就有学者开始投身于有关“风险沟通”的研究。所以说,“风险沟通”是伴随着风险社会而产生的、作为细分出来的特殊科学传播领域中的新成员。它深深根植于社会学的肥厚土壤,同时又兼具传播学等多学科交叉的研究特点。“风险沟通”一词于20世纪70年代由美国环保署首任署长威廉?卢克希斯(William Ruckelshaus)提出...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产业》2006年05期
中国卫生产业

哈医大二院危机情景剧之——被弃权的话语权

平翅、殆举全国占地面视最大的暗医大二院,符宝贵的话语视拼手招让,究竟是谁扼住了暗医大二院的嘴赌尹当人们重新以审懊的目光注视哈医大二院“天价药费”事件时,会发现所有“事实”皆来源于媒体的报道,所有的“权威”评论也都来自于媒体。哈医大二院一角奄无疑问,正是环绕粉、包裹粉公众的媒介环境,为我们勾画出了一幅“天价医药费”危机的画卷—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出《天价药费案》;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播出《天价药费不是个案》;新华社发表文章《天价医药费事件是医德教育的“活教材’,》;新华社发表评论《天价药费背后制度成摆设》:南方都市报刊发报道《能公开于玲范的说明书吗?》:卷入这场报道洪流的各类媒体还有《财经》、《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新浪网……与之相对的是,经由媒体再现出来的哈医大二院,却是一个自始至终沉默寡言、遮遮掩掩的被动形象。全国占地面积最大的哈医大二院,将宝贵的话语权拱手相让,究竟是谁扼住了哈医大二院的喉咙?一场话语权的博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产业》2006年05期
中国卫生产业

哈医大二院危机情景剧之——贬值的价值观

每一个组织系统布接受着最后底限的考毅。“天价医药费”危视之于暗医大二院的,更多的是人打对其价值房的责问。当我们以哈医大二院为起点,回望过去的2005年,便会遭遇无数个“哈医大二院’、广东梅州矿难、吉林石化解炸、九江地展、西门子裁员员工集体静坐抗议、创维黄宏生被拘案、光明“回产奶”、雀巢碘超标、健力宝股权纷争……太多的血与泪阐述着同一个真理:每一个不幸的组织,都是相似的。没有哪次危机,究其根源,不是来自于价值观的缺失。正如法国社会学者勒庞所说:“社会组织就像一切生命有机体一样复杂”。之于人,性格决定命运;之于组织,价值观决定命运。当一个人被通到绝境之时,很多本能都会被激发出来。同样,作为一个组织,当危机来临,组织被通至边界,突围的过程依靠的往往不是管理的“清规戒律”,而是出于组织本能的反应,这一本能的反应便是组织价值观的外化。危机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每一个组织系统都接受肴最后底限的考验。“天价医药费”危机之于哈医大二院的,更多的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产业》2006年05期
中国卫生产业

哈医大二院危机情景剧之——组织在哪里?

记者在哈医大二院深入采访时,很多医院员工最深的感受是:危机之中,他们找不到组织了。危机爆发已近四个月,哈医大二院还始终决定不了“谁该承担资任”……无数类似“天价医药费”的危机事件表明,危机管理必须有一个坚强有力的专门组织作为领导核心。危机管理小组的领导能力和决策水平,关乎危机管理工作的全局。人们经常将危机管理比作战争:沙场之上,缺少良帅良将,久战必败:有了核心,有智无勇或无智愚勇,也无法克敌制胜。因此,明确危机管理小组的职能定位和人员构成标准、建立合理的组织模式和规范的运营机制,对于开展危机管理工作至关重要。事件回放2005年n月21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出《夭价住院费》节目后,哈医大二院的压力空前绝后。在哈尔滨调查此案的卫生部调查组当即召集黑龙江省卫生厅两名厅长及哈医大二院主要负资人召开紧急会议。并强调,调查组在医院的调查工作开展得不顺利,要求医院班子及相关科室要有动作,要有组织措施。从2005年11月22日至12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