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公司法》有何新规定(五)

五、限制高管权力 严格高管责任本文所称高管是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的简称。高层管理人员包括控股股东(出资额占有限责任公司资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或者其持有的股份占股份有限公司股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东:出资额或者持有股份的比例虽然不足百分之五十,但依其出资额或者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已足以对股东会、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股东)、实际控制人(虽不是公司的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董事、监事、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新公司法对高管权力的限制,主要表现在:1、法定代表人由法律规定改由公司章程规定。原公司法第四十五条、第六十八条和第一百一十三条都规定:“董事长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第五十一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不设董事会的,执行董事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新公司法第十三条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方法学》2019年04期
北方法学

公司法现代化:制度改革、体系再造与精神重塑

近年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化发展,对于公司法进行深度改革的呼声越来越强烈。理论界和实务界充分意识到了现有公司法制在理论基础、体系构造、实践适用等方面存在的一些根本性问题,并认为“小修小补”的方式已经不能弥补其缺陷和不足。①在此背景下,理论界和实务界尝试对于公司法的现代化改造进行深入的理论探讨和制度研究。②在开展具体问题研究之前,首先要解决的一个根本问题是:什么是“公司法现代化”。到目前为止,理论界和实务界对于“公司法现代化”的认知尚没有形成“通说”,在很多具体问题的理解上依然存在分歧,对公司法现代化的改革方向和制度路径也缺乏共识性讨论平台。③因此,有必要对“公司法现代化”的理论内涵和实践逻辑进行全面的分析。基于这一问题意识,笔者将对中国法语境下“公司法现代化”究竟应在哪些维度加以展开作一简要的讨论。当然,这种分析离不开比较法上的借鉴考察,也不能脱离对我国公司法实践的批判检讨,甚至对于整个中国的商事法治建设和市场经济发展也需...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环球法律评论》2019年04期
环球法律评论

股债融合论:公司法贯通式改革的一个解释框架

一 股债融合现象的兴起及其问题面向股权与债权是公司法中的两个基础性概念,二者的区分不仅划定了股票与债券、股东与债权人的法律边界,还构成了公司融资及治理结构的基础,从根本上影响着公司法的价值体系构造与制度规则设计。作为一个理论问题,股权与债权的区分长期以来备受学界关注,但时至今日依然未能形成统一的区分标准,仍有诸多学理迷思有待厘清。作为一个实践问题,股权与债权的区分无论是在会计实务还是法律实务中均有不同的思路,“像股的债”“像债的股”或者“明股实债”等层出不穷的问题总是给实务操作带来各种各样的难题。从观念根源上看,对公司本质的理解是决定股权与债权区分的逻辑前提,将公司视为一种“契约的联结”抑或“实体”对于认知股权和债权的差异性具有重大影响。关于公司的本质,学界有过长期的争论,特许权理论、自然实体理论、公司契约论等作出了不同的解释。【注文1】如果将公司看成是一个“契约网”,股东和债权人都是契约关系的当事人,公司只不过是一个用以替代市...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商事法论集》2014年01期
商事法论集

《公司法》与《证券法》修改应该联动进行

一、公司法修改与证券法修改同步、协调进行是证券法与公司法关系的必然反映《公司法》与《证券法》的互动与立法协调,是公司法与证券法关系的必然反映。因此,在把握《公司法》与《证券法》修改的同步与协调进行(以下简称“联动进行”)时,必须立足于对公司法与证券法关系的正确认识上。如何认识《公司法》与《证券法》的关系?有的主张证券法与公司法是特别法与普通法的关系。持此主张者认为:“证券交易法与公司法乃同质之法律,而立于特别法与普通法之地位。”?或认为,公司法与证券交易法“对同一规范事项具有普通法与特别法之关系”。?有的不赞成证券法与公司法是特别法与普通法的关系。持此主张者认为,“说证券交易法是商法、特别是公司法的特别法,这种说法并不全面”在商法特别是公司法所规定的股份、公司债以外,证券交易法还扩大到了金融衍生商品。有的主张证券法是公司法的关系法,而非公司法的特别法。持此主张者认为,《证券法》和《公司法》在调整范围上存在交叉,不宜将证券法简单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理财》2018年12期
新理财

新《公司法》正式实施

10月2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的决定》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通过,并于当天正式执行。123456公司法修改是非常重大的事情。此次修改,对公司回购方面有新的改变,修改后的《公司法》明确,6种情形下,公司可收购本公司股份,包括:减少公司注册资本;与持有限公司股份的其他公司合并;将股份用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股东因对股东大会作出的公司合并、分立决议持异议,要求公司收购其股份;将股份用于转换上市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上市公司为维护公司价值及股东权益所必需。修改的主要内容针对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草案从3个方面对该条规定作了修改完善:一是补充完善允许股份回购的情形。二是适当简化股份回购的决策程序,提高公司持有本公司股份的数额上限,延长公司持有所回购股份的期限。三是补充上市公司股份回购的规范要求。《公司法》修改条款新旧对照表原文修正后第一百四十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05期
法制博览

公司章程对《公司法》关于中小股东保护的弥补

市场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公司这块基石,中小股东股权分散但数量庞大,《公司法》的历年修订逐渐增加了对这一群体的关注,但是不足以抵消资本多数决原则下带来的大股东侵害,对这一群体的保护是必要且势在必行的。相比于耗时长且不完善的立法保护,公司章程更具灵活性和全面性,能够有效弥补《公司法》中对中小股东保护的不足之处。一、相关概念公司由股东出资组建,出资额的不同使股东分为了大股东和中小股东,在公司法中并没有明确中小股东的概念,但是《公司法》216条中给出了控股股东的定义,“是指其出资额占有限责任公司资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或者其持有的股份占股份有限公司股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东;出资额或者持有股份的比例虽然不足百分之五十,但依其出资额或者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已足以对股东会、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股东。(1)”对照该概念,我们可以将中小股东定义为出资额或者持股比例在百分之五十以下,或者对公司表决没有重大影响的股东。对于公司章程的概念学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