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经》:最美的诗章,最美的书

《诗经》,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它作为中国文学的主要源头,受到历代读书人的尊崇。2月22日,由中国选送的古籍经典《诗经》在刚刚结束的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评选中一举夺魁。$$    这次中国获奖图书《诗经》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向熹译注,刘晓翔设计,因其典雅、质朴而创意独具,获得评审专家的青睐。新版《诗经》的获奖,中和了中西方共同的审美理念,即文字、图像的渊然和谐,设计的原创性和独到的想象力,历史积累体现的文化传承,其内容和形式高度统一,达到最为完美的有机融汇。$$    先民的歌唱$$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共收入自西周至春秋中叶约五百余年间的诗歌三百余篇,先秦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汉代儒者奉为经典,乃称《诗经》。《诗经》作为早期先民的歌唱,内容极为丰富,涉及神话与先民生命意识之起源,男女情爱,农耕生活,上古历法,征战宴饮,特殊自然环境描述,社会情感交流……实为古代文学的最重要的元典之一,包容着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海南日报2010-03-01
《语文教学通讯》2019年Z1期
语文教学通讯

【整本书阅读与研讨(二)】 诗的“表情”——《诗经》阅读与研讨设计

【学习情境与任务】《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诗经》是古代读书人的必读书目之一。从唐朝至今,《诗经》被翻译成数十种语言,在全球不同文明之间传播。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诗经》却逐渐被许多人遗忘甚至漠视。有学生说:“《诗经》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它所记录的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诗歌表达的情感一定与我们相去甚远。”还有学生匆忙翻阅后,失望地说:“《诗经》大多一首诗表达一种情感,也不外乎喜怒哀乐,抒情主人公的神情就是几种固定的模样。”《诗经》果真和我们没有关系吗?《诗经》所表达的情感真的已经被尘封了吗?《诗经》的“表情”真的如此僵化吗?只有走进《诗经》现场,我们才能感受先民的呼吸和心跳,看清他们穿越千年的表情。【学习内容与目标】1.阅读与鉴赏。选取经典选本,如余冠英《诗经选》或程俊英、蒋见元《诗经选译》等,制定合理的阅读计划;借鉴前人阅读《诗经》的方法和经验,诵读、评点、批注,综合运用精读、略读与浏览等方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9年29期
青年文学家

浅析《诗经》中的忧伤情怀

自古以来,忧伤主题在文学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忧伤也是文学作品中重要思想情感,在诸多作品中皆有体现,如屈原《离骚》中诗人的走投无路、烦闷失意,曹操《龟虽寿》中叹惋光阴易逝、自我悲悯,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忧国忧民等,都体现作者内心的“忧伤”情感。探其渊源,《诗经》中存有大量与忧伤情怀相关的篇目,特别是以爱情、婚姻及社会政治生活为主题的诗歌,表现出独特的忧伤主题。一、婚恋诗中的忧伤情怀在《诗经》中,与爱情、婚姻题材相关的诗篇大量存在。婚恋诗的内容极其丰富——表现出男女之间丰富的情感关系,有男女自由的恋爱关系,男子追求心爱的人无果的单恋关系、也有丈夫外出不归,女子对男子思念的分离婚姻关系,还有女子在婚姻中遭遇不幸。特别是在封建传统观念下,男尊女卑的思想深入人心,女性在婚姻中处于较低的身份。婚后男子变心后所受的折磨,表现出女子在婚姻关系的痛苦与忧伤,这些都是在婚恋诗中表现出主人公的忧伤情怀。1.爱而不得之忧《诗经》中有大量关于婚恋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文汇》2019年16期
意林文汇

我们为什么爱《诗经》

《诗经》是我们文化的本源,就好比我们的父母一样,承载着我们的文化基因。我们看自己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是像父母的,同样,我们的所思所想、表达方式、审美情趣,都带着《诗经》的痕迹,这就是文化的传承。《诗经》深深地塑造了我们,塑造了什么呢?《诗经》塑造了我们的语言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就拿《国风·周南·关雎》来说,里面有多少耳熟能详的成语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寤寐求之、求之不得、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琴瑟之好、钟鼓之乐,一共短短的五段诗,十句话,就凝练出了八个成语,这是何等精彩的语言!其实,不光是成语,我们的表达方式受《诗经》的影响更多。《诗经》最重要的表达方式就是赋、比、兴。什么叫赋?赋就是铺陈、排比。《诗经·豳风·七月》所谓“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这样铺陈一年十二个月的工作,就是赋。什么叫比?比就是比喻。《诗经·魏风·硕鼠》所谓“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把贪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风流一代》2019年32期
风流一代

《诗经》里的植物

参差荇菜《诗经》开篇第一首,就是一幅荇菜采收图,为我们描摹了恬静和谐的田园风光,足可见先人对荇菜的厚爱。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反复吟哦,竟不感到繁琐。荇菜,儿时我是见过的,就在门前清澈的河沟里,如一只只绿碟子漂在水面上,身姿轻盈。整个水面铺排的全是玲珑可爱的绿碟子啊,叶与叶之间,零星地开着淡黄的小花,五瓣,仰起小小的脑袋,调皮地四处张望,望湛蓝的天,望照水的红蜻蜓,还是望那叶间浮游的黑水鸡?附近还有披了雪白蓑衣的长腿鹭鸶,一扇翅膀,飞远了。只有同样翠绿的小青蛙,自由自在地从这只绿碟,跳到那只绿碟,当它是盘美味的菜吧?又“扑通”一声入水,与那些悠然自得的鱼儿捉迷藏去了。那时,门前的小河就是这般清幽美丽,荷梗白玉香,荇菜青丝脆,几只绿头鸭在那里嘎嘎欢叫,清丽而质朴的乡间风情永远让人流连。却不知荇菜竟是上古美食,吾乡从未见人吃过,顶多捞了喂猪、肥田罢了。其实在稻田里一样可以看到荇菜的小绿碟,乡贤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诗经》翻译中的变异

要准确地翻译经典,翻译过程中的训诂努力是必然要付出的,我们可以称之为翻译训诂。我们对各种经典的译本进行考查证明,中外译者在各自翻译过程中的训诂努力确实存在,如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1796—1857)、理雅各(James legge,1815—1897)等;但是,偏离性的解读和翻译却是所有经典翻译的主旋律,这包括理雅各的各种译本。翻译过程中对经典内容的偏离,表现为一种倾向性。这种倾向性渗透力很强,从儒家经典的主题、功能到文本结构、内容、字句,都会受到它的动力作用而遭到显性或隐性改写。翻译倾向性的原动力在哪里?勒菲弗尔(AndréLefevere)指出,它就在译者的生活背景里,其中有意识形态、诗学和赞助人三个因素。而根据我们对儒家经典各译本的研究,我们认为,以上三种因素是比较具体和直接的,除此以外,还有更深层的动力,那就是文化传统的巨大惯性,还有社会发展的内在需求和动力。事实上,一种文化传统中的东西旅...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