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唯物史观的新发展

马克思曾认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邓小平也指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并且,他们都认为生产力的发展是社会前进的根本动力。这都是讲的生产力层次的问题。而生产力发展的动力又是什么呢?$$江泽民同志在中国科协四大会上指出:“当今世界,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并向现实生产力迅速转化,愈益成为现代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和最主要的推动力量。”江泽民同志的这一论断则涉及到更深的层次──生产力发展的动力问题。这是对唯物史现突破性的深化和发展。$$马克思、恩格斯曾这样论及科学技术与生产之间的关系:“如果没有工业和商业,哪里有自然科学?”“科学的发生和发展一开始就是由生产决定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生活的时代,处于蒸汽机时代,科学技术对生产的前导性作用尚未显化。当时主要是生产占主导地位,带动科学技术发展,因而人们不可能作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发展动力”的论断。因此,生产力的发展是社会前进的动力的观点,是唯物史观的根本观点,是那个时代的认识高点。列宁的时代,特别是毛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湖南日报2000-10-12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马克思唯物史观的道德维度及其当代观照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石,也是我们认识和解决人类社会发展问题的主要理论工具。科学维度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基本维度。但是,唯物史观却不是“道德中立”或“价值无涉”的纯科学体系。实际上,如果我们深入反思唯物史观的出发点与归宿点,认真剖析其批判精神和实践观的深层内涵,不难发现,唯物史观不仅是“真”的学说,亦是批判资本主义、诉求人类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的“善”的学说,它内蕴丰富而深厚的道德维度。唯物史观不屑于抽象空洞的道德说教和建立形式化的伦理学,而是把崇高的道德理想、价值诉求隐含于对“现实的人”和“现实的世界”的理性思考之中,隐含于对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客观、冷静的剖析之中,隐含于对社会发展价值目标的实践追求之中,因而,它是一种“大善”的学说,是一种最高境界的道德理想和价值诉求。可以说,科学维度与道德维度的统一是唯物史观的内在特质。道德维度是贯穿于唯物史观创立与发展过程始终的内在意蕴和隐性前提,是其科学维度的价值...  (本文共3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津师范大学
天津师范大学

唯物史观及其指导的历史学在20世纪中国的推进历程

20世纪唯物史观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具有双重意义:社会革命意义和历史学意义。以往学者们多从社会革命视域论述唯物史观在中国的百年发展历程,对唯物史观之于历史学的发展演变进行系统研究不多。本文以中国革命与建设的百年发展和历史学的百年学术变迁为背景,主要从历史学的视角,分析唯物史观在中国百年发展的学术轨迹和变化历程,并力求从曲折发展的历程中,提炼出一些规律性的认识,为今后的发展提供一些带有规律性的启示。本文由绪论、正文、结语三部分组成。绪论简要地介绍了本文的选题与研究旨趋、基本内容、参考的研究成果概述等内容。正文总共分为八章。第一章分析唯物史观在中国的传播的历史学背景。20世纪初兴起的“史学革命”,从“新民”“救国”的角度出发,呼吁废除传统的“君史”,建立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民史”。梁启超倡行的“民史”学,主要是把历史学由君王谱牒性质的君史,革新为反映国民生活变化的社会大众的民史。新史学以进化论为指导思想,强调把历史学与科学结合在一起...  (本文共19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唯物史观视阈的新中国发展理念演进研究

发展理念是人们在发展实践中形成的关于发展的内涵、本质、目的和要求的理性思考和系统观念,是发展实践的先导,指引着人们进行自然和社会改造的方向。发展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实践过程,在此过程中形成的发展理念也随着发展条件和环境的变化及人们对发展规律认识的深化而变化发展。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探索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归根结底是一条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主题是如何更好地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人民推进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过程中,立足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实践进程来不断调整发展任务,因而不断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由此也促进着中国发展理念的与时俱进。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发展理念的演进的研究采用了文献分析法和比较分析法,将发展理念置于唯物史观的视阈框架内进行分析,首先从唯物史观的历史价值、文本溯源和理论视阈的内容来把握唯物史观的科学内涵、方法论框架以及价值取向,为分析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发展理念...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恩格斯晚年对唯物史观的深化与发展

唯物史观由马克思恩格斯共同创立,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关键前提。在马克思逝世后,面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新形势、理论界对唯物史观的歪曲与攻击以及唯物史观自身理论发展的需要,恩格斯独自挑起了领导工人运动、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担。恩格斯晚年在进行理论论战与指导革命实践的一系列著作与书信中,通过对唯物史观的深化与发展,使唯物史观理论与时俱进,在实践的检证中不断地发展。本文着眼于唯物史观的理论发展过程,重点考察了恩格斯思想与唯物史观的关系。本文分为三个部分,首先通过对唯物史观的理论创立历史脉络的梳理,进而把握唯物史观创立早期的基本内涵与理论特点;在此基础上,从恩格斯对唯物史观基本原理的深化与系统阐发、对唯物史观部分理论的丰富与发展两条路径出发,考察了恩格斯晚年对唯物史观的理论贡献;最后总结出恩格斯晚年理论的三个特点,深化了对恩格斯晚年理论贡献的认识。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进程中,如何运用唯...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恩格斯晚年唯物史观的新发展

19世纪40、5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早期的“唯物史观”。它所包括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辩证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对立统一、社会发展规律、实践的观点、人民群众是历史的最终创造者等观点,成为人们认识和探索社会发展规律的重要理论依据。唯物史观的创立使得唯心史观彻底破产,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一生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到了19世纪80、90年代社会历史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资本主义经济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盎然,社会经济繁荣发展;工人阶级在一定程度上能与资产阶级和平共处,阶级矛盾相对缓和;各种误解唯物史观的思想、言论四处流传;同时唯物史观的完善和发展的条件已经成熟。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恩格斯在他的晚年作出了一件对人们认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具有重大意义的举措——对唯物史观进行了系统地丰富和完善。他用敏锐的眼光观察变化多端的世界,仔细地分析历史发展进程的新变化,对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产生了新认识;他又重新研究以前的物质生产并且大胆质疑,从繁多浩瀚的...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