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工业化反梯度推移发展道路

无数的事实一再证明工业化是进步的象征,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杠杆。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认识到,要脱贫致富,要独立自主,要缩小同发达国家的差距,要增强国力乃至最终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关键在于推进工业化。一个国家是如此,一个地区也是如此。而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关键在于选择合适的工业化道路。 $$  总的来说,工业化首先得发展工业制造业,这是工业化最基本的要素。因为工业化毕竟姓“工”,没有工业制造业的发展,那么,整个国民经济就只能永远停留在仅有农业的单一性结构上。其次,工业化又必然要突破工业制造业的范围,而带动整个经济结构的变化。因为工业制造业可为农业、服务业提供生产经营工具以及燃料动力,形成以工业化武装起来的产业。在这里,前者可看作是直接的工业化过程或狭义工业化,后者可以看作是间接的工业化过程或广义工业化。当然,工业化的发展是一个历史过程,即从传统的经济社会向现代的经济社会不断演进的过程。它不仅表现为工业部门的发展,还表现为产业结构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湖南日报2005-02-13
《农村工作通讯》2019年18期
农村工作通讯

中国实践给贫穷国家发展带来四点启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从一个贫穷的国家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发展实践,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贫穷国家实现自身发展带来启示:第一,中国所创造的摆脱贫困、走向繁荣的经济奇迹,证明贫穷不是命运,为其他贫困国家实现工业化、现代化,走向繁荣富裕带来了信心。第二,摆脱贫困、实现发展需要从推进农业现代化做起,积极引入现代农业生产技术,加强农田水利建设,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提高农业生产力水平和农民生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县域新型工业化发展面临的制约因素及对策思路

一、引言随着中国经济的新一轮转型升级和经济全球化的新发展,县域工业化正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但县域工业化不能再走传统工业化的老路。县域工业化之所以不能再走传统工业化的老路,主要原因在于:第一,生态环境严重恶化和国家生态环保管制政策升级;第二,土地、劳动力、能源、资金等要素成本不断高企;第三,经济发展导致的消费升级;第四,劳动者对工作条件、工作强度权利要求的持续提高;第五,社会对福利水平要求的不断提高对生产率水平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第六,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工业的迅速发展和升级。国家已经提出明确的要求。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就明确提出要“坚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路子”[1]。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明确提出,“要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2]。无农不稳,无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贵州》2019年10期
当代贵州

“去工业化”浪潮中的工业强省战略

2010年10月,贵州省工业发展大会提出:“实施工业强省战略,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为加速发展加快转型推动跨越提供强大支撑。”贵州工业强省战略出台之时,中国正掀起一波“去工业化”浪潮。2006—2010年,在“一哄而上”的产业升级中,全国超过一半的省份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都出现了下降,其中贵州下降了3.62个百分点,超过全国平均降幅1.65个百分点。因此,有人认为,贵州应“顺应‘去工业化’潮流,坚定不移地放弃走工业化道路”。但主流意见认为:贵州作为一个工业化水平较低的省份,加快推进工业化进程不仅是基本常识,更是当务之急;工业化是贵州实现现代化不可逾越的阶段,是实现三次产业加快提速、协调发展的关键;贵州发展的差距在工业,潜力在工业,希望也在工业。于是,贵州的工业强省战略正式启动实施,全省自上而下建立了实施工业强省战略的领导体制、工作机制和政策体系,88个县级行政单元除个别县份外,都建起了产业园区;全省产业园区总数一度达到110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对外经贸》2019年04期
对外经贸

工业化与城镇化关系研究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遵循一个标准模式:城市化是“推动”农业生产率增长或“拉动”工业生产率增长的动力。在这些国家,城市化是伴随结构转变而发生的,这类城市是生产型城市,其中有可贸易部门和非贸易部门的工人。然而,对于还有另外一些依赖自然资源出口国家,他们城市化也以同样快的速度增长,但这种增长与制造业和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重要性增加无关。在这些国家,劳动力结构严重偏向于非贸易服务。城市化通常被视为经济发展的结果,以至于城市化率经常被用作人均收入的代表。随着一个国家的发展,从农业到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结构转变过程涉及到劳动力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在这一过程中,在典型的封闭经济模式中,城市化和结构转型之间的关系是通过食品的低收入弹性和制造业和服务业主要或仅是城市活动的假设联系在一起的。然而,当今世界还有一些国家的城市化与工业化之间并没有特别强的联系,因为这些国家制造业和服务业占GDP比重很小。这些国家在没有工业化的情况下高度城市化。甚至有数据表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智慧中国》2019年07期
智慧中国

中国何以能快速推进工业化

自18世纪英国率先开启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已经走过200多年的工业化历程。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们仅仅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世人惊叹于我国工业化取得的伟大成就,众多国外学者也试图破解其中的奥秘。回顾我国工业化历程便会发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快速推进工业化的决定性因素。各国发展经验表明,后发国家要想顺利推进工业化,离不开始终坚持初心并具有强烈使命感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秉持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通过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破除妨碍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在有效应对经济社会发展严峻考验中不断加强党的自身建设,提高执政能力,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为我国工业化顺利推进提供了根本保证。选择正确道路,是快速推进工业化的前提。由于资源禀赋、历史传统不同,各国工业化道路也不尽相同。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