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球治理的要素

编者按: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日益深入和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调整,全球治理的问题正在日益引起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河南日报2002-02-26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全球环境治理的结构与过程研究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为了应对日趋恶化的全球环境问题,国际社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形成了众多全球环境治理安排。然而,全球环境问题却依旧持续甚至加速恶化,也依然是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所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为什么现有全球环境治理安排未能有效治理全球环境问题?这是本文要研究的核心问题,也是全球环境治理研究的重要理论与现实课题。本研究以全球环境治理理论为出发点,着力分析现有全球环境治理安排在结构与过程方面存在的缺陷,从而阐释上述问题出现的原因。这对于全球环境治理的不断完善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在研究设计方面,本文采取提出问题、提出理论假设、进行验证和案例分析的三段式研究模式,对全球环境治理的结构与过程进行理论和实证研究。导论部分主要分析了国内外研究现状,界定了全球环境治理结构与过程的基本概念和本文的研究边界,阐述了本文的研究方法、基本思路和分析框架。第一章研究了全球环境问题及其治理安排。本章首先分析了全球环境问题及其治理安排的构成与特点...  (本文共20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外交学院
外交学院

全球公域的自组织治理

全球公域(Global Commons)指国家主权管辖范围之外的空间和资源。20世纪初至今,伴随着人类科技水平的迅猛发展,人类活动疆域不断扩大,各国在外层空间、国际海底区域和两极地区的活动日益增多。然而,在以主权国家为基础的现代国际关系体系中,各国如何对主权管辖范围之外的空间和资源进行治理成为当代国际社会面临的重要挑战。民族国家的主权至上原则使得国家在对外交往中以保障国家安全和促进国家利益为出发点。这一出发点使得国家在全球公域的行为充满了现实主义特征,例如增强本国对公域秩序的控制、保持自身战略优势、有效获得公域资源等。与此同时,随着全球化时代国家相互依存程度的增加,各国逐渐发现彼此在全球公域问题上具有相同的利益和共同的命运。尤其是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他们在无力参与公域资源争夺的情况下,只能求助于国际制度的建立,以规范和平衡各国在全球公域的权利与责任。全球公域的基本秩序正是在现实主义和制度主义治理模式的斗争与协调中逐渐建立起来...  (本文共1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中国保险业社会治理问题研究

本论文研究的中心问题是保险业公共事务管理问题。由于保险业具有公共性、准公共性和社会公益性,因此,保险业公共事务管理和公共服务供给是一个公共治理问题。全球金融危机表明,传统金融保险业公共事务管理模式存在一定的治理低效和治理危机,保险业公共事务管理理论和模式亟待重构。重构基于以下环境分析:第一,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带来当代社会治道的变革和治理结构的变化,传统公共行政模式将部分被公共治理模式所取代。第二,中国正处于转型期社会和转型期市场经济的“双转型阶段”,公共事务管理需要社会治理的参与,解决“社会公域”的治理问题。第三,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国际化趋势不可逆转,金融风险的传递明显加快,需要构建与国际接轨的治理体系,引入社会性治理机制和模式。公共治理理论是顺应后金融危机时代公共事务管理环境变迁的一种新理论、新模式。研究认为,社会性治理作为公共治理的重要机制,是公共治理理论和模式的核心意涵。社会性治理机制作为日益上升的第三方力量,能够突破传统的...  (本文共2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外国语大学
北京外国语大学

欧盟在联合国气候治理进程中的领导力探析

全球气候治理主要是指国际社会为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全人类紧迫且重要的议题,参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各缔约方和国际组织围绕着各种气候规范与条约所确立的国际规则,在联合国主导的多边进程下,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危机,通过采取减缓、适应、提供资金和技术等措施,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国际合作。自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通过以来,欧盟便作为全球气候治理中的关键力量,积极推动联合国气候变化治理谈判进程与相关国际合作,特别是在“京都进程”发挥着重要的领导作用。本论文的核心问题是欧盟在联合国气候治理进程中领导力产生与演变的原因与影响,并在此基础上探讨欧盟气候治理领导力持续性特征原因。首先,文章在梳理领导和领导力概念的基础上,明确全球气候治理语境下领导力的概念含义,并进一步分析领导力的组成要素及其影响领导效果的作用机制,构建概念分析框架。其次,本文对联合国气候变化治理进程下欧盟气候治理领导力的演变进行梳理,从中分析欧盟气候治理领导力...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全球行政法视野下投资仲裁机制(ISDS)的合法性研究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资本追求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流动,投资自由化的趋势不断加强;世界外商直接投资总量不断上升,外国私人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的投资争议也不断增多;国家问缔结的双边投资条约数量、投资仲裁机制受理的案件数量也骤然增加,投资仲裁机制在解决外国私人投资者与国家之间的投资争议方面暴露的问题也越来越多,甚至整个体制面临合法性的质疑:(1)存在平行程序;(2)仲裁裁决的不一致;(3)投资仲裁庭的公正性质疑,认为其偏向于保护外国私人投资者、忽视东道国外资管理权和公共利益;(4)对投资仲裁机制的否定,即对投资仲裁庭作为私人机制解决涉及公共利益的国际投资争议,裁判东道国国家行为(包括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的审查)是否违反投资条约的根本否定。人们对投资仲裁机制的合法性质疑,并不一定意味着投资仲裁机制存在合法性问题。是否存在合法性问题必须考察该机制是否符合合法性构成要素,衡量该机制是否违反合法性标准。“合法性”是社会学、政治学和法学都在使用...  (本文共1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