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宁陵土地流转“转出”幸福生活

本报讯(记者陈学桦 通讯员何 为)10月12日,宁陵县阳驿乡后陈村的1000多亩土地上,几台大型拖拉机正拖着犁铧欢快地翻耕着肥沃的土地。后陈村900多名村民正享受着土地承包经营权成功流转带来的幸福生活。$$“后陈村的土地流转采取返租承包的方式,坚持农民自愿的原则,先将各户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到村委会,然后,成立后陈村农业合作社,由合作社统一经营土地。”后陈村支部书记于博介绍说,通过征求意见,调查摸底,确定了土地流转办法。然后,通过招标的方式决定土地经营权。最终,以与村民平等身份同时参与竞标的村委会,以“小麦350公斤/亩”的标的中标,取得全村耕地返租承包资格。...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河南日报2008-10-15
《山西农经》2019年08期
山西农经

村干部在土地流转中的作用分析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土地则是农业、农村、农民3者之间的重要连结点。村干部是村庄事务的“大管家”,是宏观土地流转政策的直接执行者,同时也是农村土地流转的领导实施者和利益关联者,在土地流转中担任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其行为不仅影响土地流转政策的实施推进,还涉及到农民土地流转的权益保障。我国农村是典型的“乡缘”社会,村庄内部的农户多有亲缘关系,或是相识多年。在这样典型的熟人社会中,村干部在土地流转的政策推进与执行中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土地流转能够使农民的土地权益与自身利益相协调,对于农业现代化的发展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具有无可比拟的作用[1-2]。因此,研究村干部在土地流转中的作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1土地流转的背景与意义1.1土地流转的背景农民以土地为生,土地是农民的命脉。在新型城镇化、乡村振兴战略不断推进的同时,与二者紧密相关的农村土地问题愈加得到人们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农学通报》2019年11期
安徽农学通报

农业投资者面临土地流转纠纷难题及其解决途径

1当前土地流转纠纷问题农村大量人口进城务工的同时土地出现大量闲置。发展适度规模,创新农业经营主体成为时代的客观要求。与此同时,土地流转现象逐渐增多,各种规模化、现代化的农业投资项目在各地涌现,土地纠纷随之增加。1.1土地流转面积不断扩大,土地纠纷问题日趋突出我国各地农村的土地流转面积正逐年扩大,由于土地流转过程不规范,流转程序上的缺失和监督管理方面的漏洞等问题,土地纠纷层出不穷。由于农民素质整体不高、一些农业投资者投机取巧、加之个别基层主管干部的不作为甚至乱作为,农民与农业投资者以及村集体之间很容易因土地及其开发的利益产生冲突,导致土地纠纷涉及的土地面积日益增多、领域增加和利益相关方关系日益复杂。1.2土地流转领域规范不够未采用规范的土地流转合同是土地产权纠纷产生的主要原因。土地流转的随意性、未明确约定责权利、土地经营效益存在不确定性、集体土地产权的经营权与使用权之间的约束机制不健全等,导致土地流转存在高效与粗放、规范与随意并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业工程技术》2019年11期
农业工程技术

农村土地流转的经济效益

农业经济的发展让土地流转问题被提上日程,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主要任务之一。在农村改革计划中,要不断的优化农业生产模式,进而提升农村土地的使用价值。在现阶段,要对农村土地流转的现状和经济模式进行分析,找出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增加土地流转经济效益的策略,从而促进农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一、农村土地流转的主要方式在农民的心中,土地具备社会保障功能,也具备所说的“就业”功能,是务工人员返乡的“保障线”,这就应了俗语“农民的地是农民的天,农民的幸福在田间”。土地流转就是农民把土地承包权部分或者全部转移给其他农户或者组织经营,也就是转让土地的使用权,这种转让的实质是把土地当作重要的生产要素在生产者之间相互流动,进而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过程[1]。农村土地流转方式主要分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转包的方式。农民在土地使用权期限内把承包权转让给第三方,通过两方协商来确定收益的分配,原承包权不改变。其次,出租的方式。以农户自愿的方式把土地使用权租赁给对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咨询(教育科研)》2019年07期
科学咨询(教育科研)

土地流转向纵深推进的障碍与对策

度地存在小农户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间的利益纠纷,表现为:适度规模农业产业虚置、流转土地利用粗放甚至闲置撂荒、流转户按时拿不到租金也种不了土地、受雇农民几个月甚至1年拿不到务工工资,对此,群众意见大、矛盾多。(三)风险分配机制缺失,造成农户流转顾虑多农业生产中,小农户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比较,两者的风险既具有交叉性、又具有差异性。相对于小农户,新型经营主体规模较大,所以面临更大的自然风险、市场风险和质量安全风险。相对于新型经营主体,小农户在采用新技术新机具、对接市场、抵御市场风险、质量安全风险等方面,则面临着更多的困难。比较而言,脆弱的小农户在参与和发展农业经营合作组织过程中,需要一个公平合理的风险分配机制为其担保。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政府在对新型经营主体的风险保障尚存不足的情况下,对小农户的风险兜底机制更是处于缺失状态。笔者梳理相关政策发现,由于政府对小农户参与和发展专业合作缺乏“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政策引导和管理办法,亦未将新型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19年06期
中国国土资源经济

通辽市科左中旗农村土地流转问题建议

53.7万,其中农牧业人口44.9万,蒙古族人口39.5万,是全国县级区域蒙古族人口最多的旗县、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旗、自治区革命老区。完善科左中旗农村土地流转工作,可以进一步刺激农村经济发展,增加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差距,助力科左中旗如期高质打赢脱贫攻坚战。1科左中旗土地流转现状0引言农村土地流转作为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关系到农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和农业农村的繁荣稳定,关系到农村脱贫攻坚的顺利推进[1-2]。科尔沁左翼中旗,简称科左中旗,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部,东与吉林省毗邻。全旗辖17个苏木乡镇、3个国有农牧场、1个街道办事处,516个嘎查村(分场)。科左中旗总面积9811平方公里,人口近年来,科左中旗在农业规模化经营和农村土地流转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呈现出加快发展的趋势。在一些苏木乡镇,土地流转呈现多个主体连片规模流转的发展势头。土地流转更多地转向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使农业由分散粗放经营开始向规模化、集约化、标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