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获得“人类脑计划”入场券

本报讯:继人类基因组计划之后,以神经信息学为核心的人类脑计划成为又一国际性科研大项目。我国科学家已获得“入场券”──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信息中心主任、国际神经信息学工作组总负责人考斯罗博士最近发来邀请信,同意中国科学家参加始建于2000年的经济合作与发展全球科学论坛神经信息学工作组。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内科尹岭教授、大连理工大学唐一源教授将作为正式代表,于10月初赴瑞典出席有关人类脑计划的全球工作会议。$$人类脑计划包括神经科学和信息科学这当今自然科学两大热点的相互结合研究,其目标是利用现代化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华夏时报2001-09-28
《生物学教学》2017年02期
生物学教学

人脑研究有了全面清晰的“导航图”

据2016年9月19日《科技日报》报道,美国艾伦脑科院的艾德·莱茵等绘出了迄今最完整的数字版人脑结构图谱。该院官网16日发布公告称,美国《比较神经学期刊》近日推出的350页专刊,集中介绍了这一迄今最清晰的脑部微观解剖学结构图谱,该图谱可在艾伦研究院官网公开获取,将成为大脑研究人员的最新指南和“导航图”。与2016年初“人脑连接组计划”公布的扫描210位健康成年人大脑获得的图谱不同,这次新绘制的图谱来自对一位因事故离世的34岁健康女性大脑的深入研究,故更详细。莱茵和同事先用磁共振成像和弥散加权成像两种技术对该大脑进行全方位扫描,获得了整个脑结构和神经纤维连接处的图像。然后,他们将大脑解剖成2716个超薄切片,并先用尼氏染色技术将一部分切片染色以获得总体细胞结构的信息,再用另两种染色技术选择性标记出大脑特定区域,包括构成细胞的成分、白质内的神经纤维和特定类型的神经元。研究人员还将一部分尼氏染色的切片进行分类,找出了862种不同的脑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神经解剖学杂志》2013年03期
神经解剖学杂志

“`通过推动创新性神经技术进行脑研究的计划”简介

什么是脑研究计划?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最近推行的“通过推动创新性神经技术进行脑研究”的计划(BrainResearch through Advancing Innovative Neurotechnolo-gies,英文缩写BRAIN,简称“脑研究计划”)是近期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关注点,旨在深化我们对人类大脑的认识。通过研发和应用创新技术,研究者们将能描绘出一幅革命性的脑动态图谱,该图谱将首次从时间和空间上展示单个细胞如何与复杂的神经环路相互作用,这也是探寻治疗、治愈甚至防止脑疾病发生发展新方法的研究者们所梦寐以求的。该图谱将填补我们现有知识的空白,同时为探索大脑如何在瞬间精确记录、处理、利用、存储和检索大量信息提供形态学证据。为什么要实施脑研究计划?人脑有由一千亿个神经元和一百万亿条神经联络通路组成,一直是科学界最大的未解之谜之一,也是最大的医学挑战之一。神经精神疾病,如阿尔海默症、帕金森病、孤独症、癫痫、精神分裂症、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医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1998年01期
吉林医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脑研究的现状及前景

脑是对世界的选择性表征。没有什么科学研究对人的重要性超过人自己的脑的研究,揭示脑的奥秘无疑是人类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之一。这是一条漫长的路,是一场无以伦比的挑战,我们不能期待一蹴而就,更不能因循守旧,新的方法产中新的结果,而新的结果孕育新的思想。1脑研究的发展史人类对精神、思维的探索已经走过了漫长的历程。在古希腊和古代中国,早在2000多年前哲学家已经开始思考精神的本质以及精神、灵魂和肉体的关系。但对脑的真正的探索起始并不久远,只是在100多年前人们才知道脑是由神经细胞组成的,这些细胞相互联结形成回路;而在30多年前主要的神经细胞的电活动才直接被记录,突触才被鉴定;直至10多年前我们才拥有技术手段去直接分析控制神经细胞分化及其功能特性表达的分子机制。神经解剖学和神经生理学曾是进行脑研究的两个传统的重要学科、60年代初,随着各学科研究在发展过程中的自然交叉、综合,不同学科的知识、技术大量涌入,并紧密交织在一起“神经科学NEUROSC...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1990年60期
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

脑研究的系统科学

脑是迄今所知的最复杂的结构,阐明脑的工作原理是对当代科学的重大挑战.美国国会在1989年通过了一个“九十年代为脑的十年”的决议,鉴于脑研究对人类的重要意义,号召公众、政府和科学家支持脑的研究.从而推动了脑科学的发展,今天有关脑的研究已经成为当代科学研究的热点,显然,脑的研究需要多个学科的共同努力和协作.但是,我们认为:系统科学将是今后推动脑研究深入发展的重要工具.脑是一个复杂系统,系统科学是脑研究的合适工具脑是一个复杂系统是没有疑义的,它的复杂性不仅是具有大量的组成单元(约一千亿个神经元).而更重要的是单元间有着复杂联系,这些联系在方向上有多重前馈和反馈,在分布上有会聚和发散等多种形式,形成复杂的网络.而且这些联系大多数是非线性的.脑在其解剖结构和功能的多层次结构也是脑复杂性的根源.在结构上有分子、亚细胞、细胞,核团、系统等.而在功能上亦有许多层次;不同部位的神经元功能可能不同.如视觉系统中,有简单细胞,复杂细胞、超复杂细胞以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生理科学进展》1987年01期
生理科学进展

国际脑研究近况

近30年来,由于微电极和单通道记录以及免疫组化等技术的发展,人们对个别神经元和神经元通讯机能的了解,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进步或突破。对此,J.C.Eccles和Szentagot卜ai等神经生理学家在第三十届世界生理科学大会上作了历史性的回顾,世界各国神经科学工作者就运动系统的神经控制、感觉处理、发育、再生和可塑性、神经系统高级机能、横纹肌收缩机制、平滑肌、肌肉力学、受体和通道,以及节律性活动过程等十几个专题,总结和交流了当代脑研究的进展。这里仅就下述几个方面的状况作些介绍。 一、离子通道研究仍是人们注意的焦点之一。从事这一研究领域的几位著名美国学者B .Hille,C .M.Armstrong以及R.w.Tsion等分别就这一专题进行了交流。Hille报告,从进化上来看,电压一闸控性Ca‘十和K+通道不只在动物界存在,而且在真核生物、藻类、高等植物和霉菌类也可见到。这两种通道在所有这些生物上,如同在动物神经系统那详,传递生物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