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提高电价不是发电企业的唯一出路

上期《电力经济报道》刊发了《媒体要公正看待电力亏损》,该文认为,煤价上涨,政策性收费、环保收费的快速增长是导致发电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无疑,《媒体要公正看待电力亏损》观点是比较客观的,为内忧外患的发电企业说了一些公道话。不过,任何问题都应该一分为二地来看待,煤价、政策性收费、环保收费的快速增长确实是导致发电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但上述因素也并不能成为发电企业亏损的“充分”理由,发电企业自身存在的问题依然不能回避。$$机组结构不合理难辞其责$$这些年,煤价成倍涨价是有目共睹的事实,煤价快速上涨确实给发电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经营压力,但是不是所有的发电企业都亏损了,同样的市场条件,为什么有的发电企业盈利,有的亏损呢?其实,只要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么一个共性的现象:大多数盈利的发电企业拥有的是大容量、高参数、低消耗的大机组,在煤价快速上涨的情况下,其应对市场变化和煤价上涨的能力较强。$$而大部分亏损发电企业的共同特点则是机组小、煤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企业家天地》2011年02期
企业家天地

规制电价下发电企业的投资和负债变动

问题提出2002年国家电力公司分拆重组成为五家发电集团,实施“厂网分开、竞价上网”改革,在发电侧引入竞争,但是原有的垄断部门仍具有垄断权力,使市场竞争处于非公平的状态。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电价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03〕62),为了推进电价改革的实施工作,促进电价机制的根本性转变,发改委同有关部门制定了《上网电价管理暂行办法》。从这个政策中,看到上网电价无论是两部制电价还是标尺电价,发电企业的上网电价依然受规制机构的规制,并非完全的市场化。本文假定发电企业在投资回报率和规制电价下投资生产。在传统的投资回报率价格规制下,企业会产生一种尽可能扩大资本基数的刺激。在规定的投资回报率下,电力企业将会加大投资资本,运用过多的资本投资以替代其他投入品,其结果造成生产低效率,由此产生A-J效应。但是传统A-J效应运用静态分析方法,不考虑规制机构和企业之间存在的博弈;并且忽略了企业的资本结构问题。因此本文综合考虑发电企业与政府之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会计之友(上旬刊)》2007年08期
会计之友(上旬刊)

发电企业如何应对电煤市场化改革

一、电煤市场化改革的背景我国煤炭行业从1993年开始改革,持续进行市场化运作。但是,当时为确保电价稳定,国家设定了国有大型电厂的电煤价格,这就是“计划煤”和“市场煤”的“双轨制”。“双轨制”是煤电矛盾的根源。近几年,随着电力紧缺现象的出现,火电大扩容使煤炭需求大增,“市场价格”与“指导价格”的差距也迅速扩大,煤炭企业越来越不能接受“指导价格”。2005年,国家规定电煤合同价格的涨幅要控制在8%以内,但市场价格的大涨使限价失去了效力,一些合同价格的涨幅超过了8%。2006年,发改委进一步放开价格管制,取消干预措施,提出“由煤电双方自主确定交易价格”,但由于留有一个补充规定,在“全煤会”上签订的合同数量继续减少。2007年,我国改变了延续50多年来由政府集中组织供需双方企业召开订货会的办法,而是采取在国家宏观调控下,企业自主衔接资源、协商定价的新机制。此举标志着政府取消了中国最后一个带有计划经济色彩的物资订货会,电煤“双轨制”完全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06年08期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发电企业风险及预防

企业风险,一般是指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所面临的各种不确定性,以及由此而可能给企业造成的危害或损失。在电力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和电力市场化竞争日益加剧的新形势下,发电企业面临着新的挑战和机遇,也面临着不断积聚的各种经营风险。如何加强风险管理,是电厂经营者必须密切关注和高度重视的重大课题。新形势下发电企业的风险,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电价风险一方面,在当前电力行业上游,如煤炭、燃油、水资源、原材料等逐渐或者完全与市场接轨,且价格趋势大幅度上升的情况下,发电企业面临着国家调整电价滞后于按市场规律调整的风险,由于时滞因素的存在,使发电企业的生产经营深受影响。在电价的变动上,从2003年以前全国电价由于电力过剩经历的一次普遍下调,到2003年后由于电力紧张、煤价上涨而引发的以煤电联动为核心的二次电价调整,都凸现了发电企业的经营风险。两次电价上调包括:一是2003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出《关于调整电价的通知》(发改电〔2003〕124号),对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华北电力大学(北京)
华北电力大学(北京)

发电企业成本管理与竞价优化理论与应用研究

营销环境的不断变化导致我国发电企业面临空前的竞争压力。一方面,发电企业从资产规模竞争逐渐转变为成本竞争,成本领先战略成为发电企业的共识;另一方面,面对“竞价上网”的市场方向,电价的分析与预测成为发电企业关注的焦点。本论文在对国内发电企业的营销环境进行分析总结的基础上,通过解释结构模型最终形成风险系统的递阶有向图。对发电企业而言,成本和电价是关键性的、相对可控的风险因素。对成本管理模式的进一步研究和对市场价格的分析及预测成为本文的重点研究内容。本论文对传统成本管理模式进行了总结,结合发电企业自身的业务特点,对发电企业运用作业成本管理模式的现实性进行了探讨。发电企业作业成本管理模型的设计主要包括以下内容:一、建立资源库,为进一步分摊到作业及成本对象建立基础;二、根据发电企业的相关业务流程,并参考国际标准,建立层次清晰、符合行业标准的电力作业库;三、确定以发电设备系统及机组为核心的成本计算对象;四、设计成本动因模型。论文针对上述各个环...  (本文共12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06年05期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山西发电企业的经营困境

由于大部分重点电煤合同未签,近期,山西省一些煤炭企业以减产等方式,向电厂少发甚至停发电煤。据了解,3月份以来,山西省先后有数家国有大型煤企向漳山发电公司、娘子关发电公司等骨干电厂停发电煤或者限制供应。4月初,山西省电力公司一份提交省经贸委的资料显示,山西省正处于农耕、农灌时期,工农业及生活用电处于持续高峰,用电需求为1205万千瓦,农灌负荷近百万千瓦,而省调机组出力只能满足1100万千瓦。一边是电力供应不足,另一边却是电煤库存减少,部分机组停运,山西电力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低电价受制高煤价今年以来,在电煤全面市场化的情况下,煤炭企业要求省内外煤价“拉平”。3月初,山西数家国有大型矿务局向省内发电企业发出最后通牒:不涨价就停煤。这些煤炭企业分别提出了25-79元/吨不等的涨价要求,而发电企业显然难以承受。为此,许多煤炭企业采取了停煤逼电力企业就范。4月4日,山西省经贸委主持召开省内重点电煤供运需衔接会,要求煤电双方要相互体谅,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