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杭州愿成为全国农民工市民化的试点城市

全国政协委员、市政协主席孙忠焕在参加昨日上午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分组讨论时呼吁,尽快研究制定全国性农民工市民化的政策,表示杭州愿意成为试点城市。$$参加此次全国“两会”,孙忠焕准备了四份提案,包括加强《劳动合同法》的贯彻实施、创新农民工市民化途径、加快良渚文化遗址“申遗”工作、建立国家防灾减害应急救援机制等。在昨日上午参加小组讨论时,他结合《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扩大就业”、“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公共政府”等概念,再次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孙忠焕说,让农民工融入城市社会、平等分享发展成果,已是现实要求。由于存在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及其依附的待遇差别,推进农民工市民化、根本解决城市农民工问题还存在制度障碍。为此,他呼吁国家从制度上解决农民工城市化问题。首先要明确思路,坚持 “两手抓分类推进”,一类是继续加大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力度,保障农民工在流入地的“安居乐业”;另一类是适时推进农民工市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杭州日报2008-03-08
《中国集体经济》2017年31期
中国集体经济

农民工市民化中的社会福利问题研究——基于城市融入的视角

一、农民工社会福利问题的提出随着我国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迁移至城市,在城镇中从事各种非农职业。这些户籍仍在农村,进城务工从事非农产业劳动6个月及以上的劳动者统称为外出农民工。农民工是城镇化的主要载体,对城镇经济的发展、农民收入的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是加快城镇化建设和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不可或缺的力量。而农民工市民化即农民工向市民的转变,则是城镇化的重要内容和路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这一提法体现出党和政府对农民工市民化的重视,也反映出户籍制度对农民工市民化至关重要的影响。社会福利是国家和社会为保障公民的基本生活,提高全体社会成员的生活水央,地方以及各级政府从法律、法规、政策平而提供的福利性政策和社会服务。社会对完善农民工社会福利制度,尤其是农民福利制度是国家通过立法或出台相关政工工资福利、住房福利、教育福利进行了策来保障特殊困难群体享受基本权利,逐不断的探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参考》2017年05期
理论参考

农民工市民化 不是恩赐是权利!

农民工市民化首先是一个权利不少社会学者提出,“农民工”及密切相关的“流动人口”、“外来人口”,这些特殊的身份之所以在中国城市社会中能长期存在,不仅仅是中国存在城市户籍制度限制这个表面原因,更深层次原因是中国长期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公民的很多权利是外生的、由政府来决定,而不是内生的、公民与生俱来的。更具体一点,需要思考一下,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否有到任意一个城市进行定居、使用该城市空间满足个人生活和发展、分享城市发展和参与城市管理的权利。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人是没有城市空间权利的,农民迁居到城市和城市之间流动都是非法的,到本世纪初也还是要暂住证的,否则就可以被强制遣返的。即使现在,外来流动人口在很多城市也还是要办临时居住证。也就是说,中国人对一个中国城市的空间权利不是天然默认有的,而是需要经过政府批准和认可的。法国哲学家和城市社会学家亨利·列斐伏尔认为,城市作为空间生产的结果,包含三个层面的空间构成:一是物质性的空间实践,二是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理论参考》2017年05期
理论参考

突破农民工市民化的“瓶颈制约”

农民工市民化面临能力短板。农民工人力资本水平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其能否取得市民身份、最终融入城市社会。目前,我国农民工总体上受教育程度不高,特别是职业技能水平较低。这造成农民工在职业选择和就业空间方面回旋余地较小,还不能成为城市发展不可替代的人力资源。推进新型城镇化,农民工市民化是一个躲不开、绕不过的环节。同时,将几亿农业人口转变为城市居民,必将是一个长期、艰辛的过程。“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统筹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健全常住人口市民化激励机制,推动更多人口融入城镇。这为加快推进农民工市民化指明了方向和途径。贯彻落实《纲要》精神,应抓好以下几个环节。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拓宽农民工市民化制度通道。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进一步扫清农民工市民化的户籍障碍,放宽户口迁移政策,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拓宽农民工市民化的制度通道,为农民工在城镇落户提供制度保障。健全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理论参考》2017年05期
理论参考

农民工市民化的现实困境

早期农民工问题的核心是在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及黏附在二元户籍制度上的利益分配不公的环境下,如何切实保障农民工的基本权益。然而,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农民工市民化面临着稳定就业压力大、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均、农民工与市民“双向排斥”的发展困境,这使得以农民工市民化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也遭遇巨大挑战。经济新常态的特征之一是经济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尽管国内经济形势运行总体平稳,但是发展速度趋缓,下行压力短时间内还难以改变。这使得用工整体需求下降,在此情形下,农民工就业面临增速趋缓的压力。与此同时,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也给农民工稳定就业带来了挑战。一方面,产业结构的调整意味着淘汰落后产能和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的“三高”企业,而这恰恰是农民工集中就业的领域;另一方面,经济发展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这对劳动力的素质和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受教育水平和职业技能的缺乏使得农民工在市民化过程中的竞争能力和生存能力减弱,难以在城市中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理论参考》2017年05期
理论参考

农民工市民化的道路选择

目前,政府推动的农民工市民化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异地市民化,即农民工在外出就业的城市买房定居,一种是本地市民化,即他们在外挣钱后回到家乡的城镇买房定居。中国农民工实现异地市民化的可能性很小。虽然城市的发展为农民工提供了就业、挣钱的机会,但他们作为城市底层的工人,拿着相对于农村的高工资,既无力应对城市的高消费,也担负着寄钱回家供养老小的使命。并且在异地城市中缺乏稳定可靠的社会关系。更为残酷的是,城市的发展依靠的是效率与效益,在市场中,劳动力面临着竞争与选择,那些为城市工商业发展注入汗水和活力的中老年农民工,在付出多年的艰辛之后,还要面临着年轻劳动力的竞争。农民工不愿意也没有能力留在异地就业的城市,一是作为城市的底层,无法负担城市高昂的购房和生活成本;二是他们无法切断与家乡的社会关系,也很难在异乡的城市建立起稳定的社会关系。在异地成为市民,农民工的未来没法得到保证,所以普遍不愿意留在工作的城市。当前,我国主要推行的城市化道路,是通过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