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迎接城市区域化的春天

城市区域的本质是城市──区域联系的加强,是城市──区域经济的一体化。城市区域的形成归根结底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表现为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城市由无序竞争到有序竞争再到区域内城市一体化,使城市区域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加强,受到政府和经济学界的高度重视,曾多次举行高层次的讨论和实际组织工作。城市区域的发展是动态的,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城市化出现了新形势,具体表现如下在城市区域日臻完善和成熟、构建日益活跃与建设划呈现叠出。$$城市区域日臻完善和成熟$$从全国范围看,城市区域日臻完善和成熟。一级城市区域是指拥有国际性城市一座以上、区域内人口2500万以上,具有全国影响性的城市区域。现全国共有三个一级城市区域,分别为:一、长江三角洲城市区域,包括上海、江苏沿江地区、浙江杭嘉湖地区及宁波、绍兴、舟山三市,面积9.961万平方公里,至1997年有城市55个,建制镇1396个,人口7300多万(其中城市人口2464.38万),已形成我国目前最大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重庆行政(公共论坛)》2014年02期
重庆行政(公共论坛)

从万州“四三”工作实践看城市区域化党建工作

城市区域化党建是指在经济社会结构转型、城乡统筹一体化的背景下,按照区域统筹的理念,运用现代管理科学和信息科技手段,在特定的区域范围内,设置基层党组织,统一管理党员队伍,统筹使用党建资源,形成以街道党工委为核心、社区党组织为基础、辖区单位党组织为结点的城市党建网格化、网络化体系。近年来,重庆市万州区结合实际,积极探索城市区域化党建工作,形成了“四三”工作格局,即以实现“三级联动”构建城市区域化党建工作领导体制,以坚持“三个围绕”实现城市区域内党组织全覆盖,以推行“三共方式”聚合城市区域化党建工作力量,以完善“三项机制”形成城市区域化党建工作常态,初步达到城市社区党建由“单位”党建向“区域化”党建的转型。条块结合、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共驻共建的城市区域化党建工作,为建设和谐稳定新库区和推进重庆第二大城市建设提供了组织保证。一、万州推进城市区域化党建工作的有益探索(一)以实现“三级联动”构建城市区域化党建工作领导体制在区级层面,建立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规划师》2013年08期
规划师

中心城市区域化的空间形态、价值与路径研究

当前,我国绝大多数区域进入到工业化、城镇化中期阶段,中心城市进入到了区域化发展时期。与发达国家中心城市人口外迁的郊区化不同的是,我国当前阶段中心城市的区域化主要表现为城市组团集群的发育[1],这是中心城市扩展、郊区城镇化和县级中心城镇共同作用的结果。在中心城市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的高速集聚发展阶段之后,“核心—边缘”结构的同城化规模聚集到相当程度,产业分布、交通通勤和人居环境的集聚不经济已经显著地表现出来,中心城市的功能扩散和周边城镇的辐射带动日益突出,出现“中心—外围”的区域化城市组团集群关系。在这种发展趋势下,我国政府和学术界对城市与区域空间结构的认识迫切需要发展、创新。一方面,传统上以城市土地利用结构理论(如同心圆理论、扇形理论和多核理论)为基础的城市空间结构规律已经不能很好地阐释区域化城市[2];另一方面,着重建立在经济地域综合分工而非土地空间一体化利用基础上的区域性城镇组织理论,如城镇体系、城市群和都市圈等与之也有较大差...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当代》2012年09期
理论与当代

贵州推进城市区域化的进展、存在问题及对策建议

“十一五”时期,贵州曾经做过城市区域化尝试,最典型的是贵阳城市经济圈的规划与建设,但具体实施中,规划实施困难,效果不明显。最近两年,在区域中心城市拓展、城市体系延伸方面,贵州的城市区域化发展取得了一定进展,但也存在许多问题需要尽快解决。一、贵州推进城市区域化发展的进展贵州省区域中心城市及城市体系建设进展加快,随着中心城区空间拓展以及城市与周边区域交通路网的形成,九个区域城市体系建设取得了重要进展。贵阳:中心城市建设方面,已经启动花溪大学城、百花新城、东部新城、天河潭新城等片区建设。城市快速干道方面,“三环十六射”工程大部分完成(只剩四条射线正在建设),金阳二铺-清镇东门桥段已建成通车,已经启动建设金阳-息烽小寨坝、白云-修文县城、清镇城区-花溪党武、乌当-开阳、清镇-站街-卫城等重大城市干道;主城区与周边其它市州区域的快速连接通道建设也在加快推进,启动了“双龙大道”(龙洞堡-龙里城际城市干道)、平坝天龙-羊昌-花溪党武、平坝县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四川党的建设》2019年11期
四川党的建设

构建“七大体系” 推进城市区域化党建

宜宾市翠屏区认真贯彻落实全国、全省组织工作会议精神,围绕市委“共融共建共治共享”理念,构建“七大体系”,坚定不移推进城市区域化党建,勇当加快建成全省经济副中心党建示范的排头兵。构建上下联动的组织体系。区委成立城市基层党建领导小组,层层建立党建联席会,定期研究、协调具体工作,形成区委书记靠前指挥,区委常委分区域包干、人大政协主要领导牵头督导、相关部门各司其职,各级组织同向发力的城市基层党建格局。强力推进钟鼓楼、大观楼、金沙江等试点示范区域建设,建立区域党委4个、小区党支部和党小组32个,积极整合市、区相关部门和国企资源融入区域化党建,实现“市—区—街道—社区”四级联动。构建功能完备的阵地体系。区财政直接投入1000余万元,同时争取市民政局以及五粮液集团、正和集团等支持,建成区域党群活动中心4个、社区党群服务中心15个、“两新”组织党群服务中心1个、“益智馆”“康养馆”“贴心馆”等特色活动场馆10余个,整合机关、企事业单位活动阵地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贵州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3年01期
贵州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加快推进贵州城市区域化的思考

至少在10年内,贵州区域经济发展都将处于“核心边缘区”阶段[1]。在这个阶段,以城市为核心的增长极的培育和壮大,将始终是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重点之一。为此,贵州以培育和壮大增长极为核心目标的城市区域化发展已是刻不容缓的重大课题。―、责州城镇化与区域发展的关键问题对贵州城镇化与区域发展的真正水平必须保持清醒的认识。首先是贵州城镇化进程的质与量问题。2010年贵州城镇化率终于跨过30%的“门槛”,达到33.8?,进人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很多人对此沾沾自喜而没有注意到它是怎么达到的,甚至没有考虑过是否真正“跨越”!简单的数据分析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第一跨过”30%门檻的动力主要不是来自城市发展,而是来自农村人口向省外的非制度转移。按常住半年以上年末人口口径计算,与2〇〇5年相比,贵州2010年总人口规模为3479万人、减少251万人,城镇人口规模只增加了174万人(其中人口普查结果表明仅2010年一年就增加了119万人)。第二,必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