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发生泥石流怎么办?

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专家指出,泥石流与滑坡、崩塌不同之点就是流动。泥石流不仅能够流动,而且它的搬运能力、浮托能力还非常强大,远非流水所能比拟。如四川省凉山州流沙河泥石流,竟能把在河谷中洗衣服的老大娘搬运1.3公里而安然无恙,可见其浮托能力之强大。因此,当遇到泥石流发生时,必须采取下列紧急措施: $$●发现有泥石流迹象,应立即观察地形,跑至沟谷两侧山坡或高地。$$当处于泥石流区时,应迅速向泥石流沟两侧跑离,切记不能顺沟向上或向下跑动。一般黏性泥石流比稀性泥石流容易躲离。$$而当处于非泥石流区时,则应立即报告该泥石流沟下游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亚信息》2000年12期
中亚信息

外伊犁山区仍有发生泥石流的危险

据哈国紧急情况局新闻中心通报,现在阿拉木图州的气温上升引起了冰山的迅速溶化,这常常会导致局部山区发生泥石流。8月上旬准噶尔山脉和外伊犁山脉地区也曾发生过危险的泥石流。 在接到哈萨克斯坦气象部门的暴风雨预报后,紧急情况局的行动小分队已按照命令加强了戒备,哈萨克斯坦防洪抢险队整夜地值班,观察部门和通报部门增加了信息通报的次数。据紧急情况局新闻中心报道,8月6日18点45分在阿拉木图河流域的库姆别勒苏河上游海拔3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丝绸之路》2013年02期
丝绸之路

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在突发事件中的双向互动——以甘肃省舟曲县发生特大泥石流地质灾害为例

在新传媒日益多元化发展的今天,新传媒的舆论力、信息力甚至价值观均对青少年的思想观念、行为模式、心理状态、文化生活等产生巨大影响。新传媒就像一把剑,带给人们特别是青少年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传统媒体在新媒体的冲击下,也保持着自己独特的优势。2010年8月7日22时许,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突降强降雨,造成沿河房屋被冲毁,泥石流阻断白龙江、形成堰塞湖。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发生后,以网络、微博为代表的新媒体与以电视、报纸为代表的传统媒体在这起突发事件中发挥各自优势,并实现双向互动,及时将信息传递给受众。一、新媒体(一)概念界定近两年来,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新媒体越来越受到关注,成为人们议论的热门话题。新媒体以“无处不在处处在,无时不有时时有”的普及机制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新传媒以受众多、传播快、辐射远等突出优势,对青少年有着很大的诱惑力。关于新媒体的概念,学术界历来有不同看法。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熊澄宇先生认为,新媒体是一个相对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界中学生文摘》2005年08期
世界中学生文摘

泥石流是怎么发生的

一股黏稠的泥浆挟裹着巨大的石块,像山洪一般,以排山倒海之势,沿着峡谷奔泻而出,但见泥浆飞溅,山谷轰鸣。顿时,在山外堆积成一片泥浆石块的海洋。这就是泥石流突然暴发时的那种景象。泥石流常常发生在温带或半干旱地区的山区里,这种洪流最快时甚至可以每秒10米的速度前进,上千吨的巨石竟像漂浮在水中的木块那样,忽浮忽沉地被带到山下的较平坦的地区才停止滚动。就这样,它可以把数以亿计的土石方搬到山下。泥石流的“源头”往往是一个四壁陡峭,只有一个狭窄的出口的谷地。附近的山体几乎是光秃秃的,树木很少,因此山上的岩石就很容易在日晒雨淋和风化的作用下,形成裂缝,崩解成大大小小的岩块,并在重力的影响下,坍落在谷地中,大量储存起来,为泥石流准备了物质来源。如果在雪线附近,这种作用就更加显著了。晚上,进入裂缝中的水会冻结起来,水结冰后,体积膨胀,也就加剧了岩石的崩解;白天,冰融化了,岩石碎块失去了粘附力,就纷纷坍落。如果附近的雪峰发生雪崩,就更加带动大量石块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西藏(中文版)》2000年06期
中国西藏(中文版)

美丽而脆弱的易贡错──兼谈特大山地泥石流灾害的发生及其反思

2000年4月9日,西藏东南部的易贡地区发生特大的崩塌滑坡型泥石流,震惊全国,引起 人们普遍的关注。其时,中巴资源1号卫星、法国spot 卫星、美国5号陆地资源卫星等都收到了这次特大泥石流发生的信息,并有彩色卫星影像图显示,使人们对这次泥石流的发生、灾害等有更深刻的认识。易贡藏布(藏布,藏语意为大江大河)下游左岸(北东岸)的扎木龙巴(沟)4月9日突发泥石流,碎石泥沙堵塞了易贡藏布主河道,形成了约近3公里宽的天然坝,面积为2.4平方公里;易贡藏布突然被堵断,堵坝上方原来已日渐萎缩的易贡错水面开始上涨,在堵坝发生的第10天,易贡错盆地已经充满了半盆湖水,并在随后的短短30天内,使易贡错的面积扩大到37.1平方公里,周围农田村庄被淹,易贡乡4000多群众处于危难之中。一、易贡藏布地区的自然地理环境基础易贡藏布是帕隆藏布江北侧一条大支流。帕隆藏布在通麦附近与易贡藏布会合并突转成锐角状,最后流入雅鲁藏布江下游大拐弯峡谷中。这样看来,易贡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城市地理》2016年02期
城市地理

基于地貌信息熵的大别山区公路泥石流沟识别研究

关于泥石流的资料近年来统计显示,我国每年因泥石流灾害爆发而造成死亡人数总体上呈下降的趋势,但明显经济损失却是有增加趋势,泥石流灾害对国民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有着直接影响[1]。所以,为了主动并且有效地预防和最大程度地减轻泥石流灾害对社会产生的危害,并采取相应的预防和治理措施,已迫在眉睫。在国际上,日本学者立胜治在泥石流危险性评价方面研究最早,他在1977年首先提出“泥石流发生危险度的判定”[2];加拿大的O.Hungu及瑞士、奥地利等欧美学者也进行了泥石流危险性评价方面的研究[3];在国内,谭炳炎在1986年提出了泥石流沟严重程度的数量化综合评判方法[4]。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发展,泥石流危险性评价的方法经历了从定性演化为定量、从单一到综合的发展过程,涉及到计算机科学、制图学、数学、系统科学等多个学科理论和方法。本文以豫西南大别山区省道S220和S206沿线泥石流沟为例,运用流域模拟技术提取了16条沟谷作为研究对象进行地貌信息熵值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