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谈谈农产品供应链与合作经济问题

从现代物流视角看,是“物”的特性决定“物流”的特性和供应链的特性。所以,一般农产品供应链与工业品供应链和特殊农产品(粮食、棉花)供应链有“本质”区别。$$    在工业产品供应链中,一个企业或者组织对于供应链的影响力取决于它与供应链各个环节尤其是关键环节在利益结合上的紧密程度。由多家企业共同组成的供应链,这种“与供应链各环节利益结合的紧密程度”表现为“导致供应链赚取最大利润的能力”。谁拥有导致产品供应链赚取最大利润的能力,谁就拥有了供应链的主导权。一般供应链上都拥有一个主导(核心)企业,这是工业品供应链的重要特征之一。但是,在农产品供应链上,生产、流通、消费任何一个环节及企业都不拥有导致供应链获取最大利润的能力,即不拥有主导整个供应链的能力。这是由农产品流通特决定的。由于生产和产品的脆弱性与需求刚性的矛盾,农产品易腐性和储存成本过高并容易导致产品的使用价值的丧失,所以,以果蔬肉蛋为代表的农产品供应链,产品保鲜成了供应链保值增值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家参谋》2019年12期
农家参谋

农产品供应链双边质量控制策略研究

2双方完全理性下供应链决策当农户和超市都是完全理性时,农户和超市都是以追求自身期望利润函数最大化为目标。此时,农户、超市和供应链的期望利润函数分别为EΠs=(w-c) q-12k sθs2-(1-θs)qfEEΠΠrs c==((pp--wc)) qq--1122kk srθθsr22--θ12rk(r1θ-r2θ-sθ)rq ((1ri--θsf)) q-ri (-1(-1θ-rθ) r(1)(-1θ-sθ)sq)(qrer e-f)2.1集中决策供应链系统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决策,此时决策目标为供应链整体利润最大化,该优化决策问题P1为:P1:θms, aθrxEΠsc=(p-c) q-12ksθs2-12krθr2-θr(1-θs) qri-(1-θr)(1-θs) qre求解可得:θsc*=qq2 2 A A22--qkks r k rreθrc*=qqA2 (Aq2r e--ks k ksr)将式和代入式,可得EΠ=(p-...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流通经济》2019年06期
中国流通经济

跨境农产品供应链脆弱性的影响因素——基于中国—东盟的实证分析

一、引言伴随着跨境经济、农业和减贫、互联互通等中国—东盟优先合作领域不断深化、巩固和拓展,在我国涉农涉外行业,企业引领或参与的跨境农产品供应链(Cross-border Agri-food Supply Chains)①正在成为农产品出口(东盟)一体化的新型经济载体和组织管理范式。山东、广东、河南、广西、云南等东中西部具有代表性的五省区系我国外向型农业主产地,也是我国优势特色农产品出口东盟的主力省区,这些省区面向东盟的跨境农产品供应链活动日趋活跃。然而面对东盟农产品市场竞争带来的挤压效应和“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转型升级新需求,作为拥有链条长、涉及主体多、运作复杂等自身特色的跨境农产品供应链,其脆弱性日益凸显。供应链脆弱性是由供应链内部和外部风险影响而使供应链暴露的严重功能障碍和扰动[1],是由供应链内部风险和外部风险造成的可能对供应链的破坏[2-3]。事实上,供应链上(境内外)每个成员企业之间环环相扣,任何一环出现风险或发生断裂...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发展观察》2018年23期
中国发展观察

从农产品供应链视角看小农户增收之谜

纵观近十几年来的中央一号文件,促进农民增收始终是一个核心问题。构建科学合理的农产品供应链合作利益分配体系,提高农民在这一体系中的地位,成为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路径。供应链视角下小农户增收难解析我国农产品供应链体系,无论从组成结构、组织模式、契约形式还是利益分配上看,都呈现出错综复杂的关系。从构成主体上看,万村千乡在生产、千军万马在销售、千家万户在消费,零散的小农户生产很难与大消费市场进行有效对接。供应链主体市场集中度低导致了农产品价格波动大、流通成本高等问题。目前我国存在着数量众多、分布比较分散而且规模不大的农户群体,这个群体在整条农产品供应链上相对处于弱势地位。一方面大部分农户缺乏话语权和强大的谈判能力,无法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他们为了自身发展又不得不加入这种合作机制。因此,从机理上看,农产品供应链的低效率运作,尤其是供应链合作利益分配不均,使农户在供应链博弈中处于不利地位,导致小农户增收困难。如何将分布广泛、规模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关系和信任:电商主导下的农产品供应链研究

在互联网信息技术和经济一体化快速发展,消费者需求日渐个性化和多样化,特别是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实现我国从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的时代背景下,构建新型的农产品产业组织以提高农产品市场敏捷力和竞争力变得极为迫切。供应链作为一种较为先进的组织和管理方式在现代农业发展中的地位凸显,农产品供应链建设有助于拓宽农产品的销售渠道和快速响应用户需求,对农业健康发展和农民增收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对农产品供应链而言,关系和信任能够有效确保各主体产生结构性和社会性嵌合,能极大充实供应链内部社会资本,是提升农产品供应链敏捷性和竞争力的核心因素。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通过“互联网+现代农业”发展模式推动农业全产业链改造升级,农村电商行业迅速发展起来,基于电子商务平台的农产品供应链模式也迅速成长起来。现阶段我国电商主导的农产品供应链模式虽然处于蓝海格局,但也面临着供应链主体间的实力与地位差距较大、信息不对称、信任缺失、节点间衔接的随机性...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吉林工商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吉林工商学院学报

“互联网+”农产品供应链模式优化研究

一、引言与文献综述随着农村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农产品网上销售额不断增加的同时,消费者对农产品的物流要求越来越高。而我国农产品供应链参与主体众多、链条过长、信息共享速度慢且失真等问题严重阻碍了农产品生产端与消费端的实时联系,现有的农产品供应链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7〕84号)中,指出要以供应链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为路径,以信息化、标准化、信用体系建设和人才培养为支撑,创新发展供应链新理念、新技术、新模式,鼓励创建农户、农企和消费者共同参与且集农产品生产、加工、流通和服务等于一体的现代化农业供应链体系。将“互联网+”与农产品供应链结合有利于提升农产品供应链现代化水平,提高供应链各参与主体效益。“互联网+”农产品供应链得到学者的密切关注,相关研究成果主要围绕以下三方面展开。“互联网+”对农产品供应链的影响方面:Verdouw等(2014)指出互联网等信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