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刑罚权解构及其实践意义

综合分析刑罚权的构架和刑罚的实际运用,可以发现其中存在的“三分四段五方”关系。刑罚权的结构包括刑事立法之制刑权、刑事司法之用刑权和刑事执行之行刑权,即“三分”;刑罚实际运用的刑事司法过程则包括侦查权、起诉权、审判权、执行权活动四个基本阶段,即“四段”;而刑罚权三项权能和四个阶段的活动则由“五方”即刑罚创制之立法机关、刑罚适用之侦查、起诉、审判机关(共为刑罚适用)和刑罚执行之行刑机关共同完成。$$科学地解构刑罚权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在于:$$其一,全面、正确地揭示刑罚权的基本权能结构、刑罚的实践运用过程和刑罚权的分配及行使的国家机关体系,并使三者在刑罚权中联系和统一起来,使刑罚、刑罚权的分配及其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0-08-17
《智富时代》2017年06期
智富时代

论刑罚论中的刑罚权问题

一尧刑罚权概念简述关于刑罚权的概念,学界一直有很多种说法,我也翻阅了一下资料和论文,其中比较著名的有这么几种,日本学者久礼田益喜教授认为:“刑罚权是国家的统治权之一作用的表现,依之国家有对犯罪人科以刑罚的能力,不但没有必要考虑犯罪人是否有服从它的意思,而且不能否认及时国家也不能擅用其刑罚权。”i我国学者薛瑞麟教授认为:“所谓刑罚权,是指创制和运用刑罚的权力。刑罚权是国家统治阶级所垄断的统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包括制刑权和运用刑罚的权力。”ii陈兴良教授认为:“刑罚权是国家基于独立主权对犯罪人实行刑事制裁的权力,是国家权力的外在表现形式之一,是一种国家权力。”iii上述这三位学者的观点都反映了刑罚权的特征,对刑罚权的界定很有帮助,但都存在不足之处。第一种观点强调刑罚权是对犯罪人处刑的权力,而未涉及到刑罚创制权和刑罚执行权,过于片面了;薛教授的观点列举刑罚权不同表现形式,虽然全面了,但是叙述过于繁琐,不够精炼;而陈兴良教授的观点概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外法学》1994年01期
中外法学

论刑罚权及其限制

刑罚权是刑法哲学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历来受到刑法学家的重视。在我国刑法学界,刑罚权的研究可以说是十分薄弱的。刑罚权关系到刑法之根本,是一个需要加以论证的问题。同样,刑罚权也不是绝对的和无限的,是一个需要加以限制并为其进行界定的问题。本文拟就刑罚权的基本内容作一初步探讨,就正于我国刑法学界。 刑罚权是国家运用刑罚惩治犯罪的权力。因此,刑罚权属于国家权力的范畴。那么,刑罚权是如何产生的呢?对于刑罚权的起源,在刑法理论上主要存在神授论与契约论之争。 神授论以君权神授论为其理论基础,认为刑罚权亦为神授。应该说,这是一种曾经具有广泛影响的观点。中国古代刑法思想中,就充满了这种刑罚权神授的内容。如据古代史料记载,夏朝就产生了神权法的思想,将其统治神化,并将当时的法律美化为神意的体现。据此,把夏朝的统治说成是“受命于天”把锁压不服从其统治的活动说成是“行天之罚”。【。’这就是基于“天命’’而产生的“天罚’’思想,是刑罚权神授论在中国古代刑法思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律学习与研究》1987年02期
法律学习与研究

刑罚权、审判权及二者的异同

我国刑法理论上对刑罚权论述较少,司法实践中有人把刑罚权和审判权混为一谈,因此,有必要弄清二者的含义和异同。 一、刑罚权 刑罚权,是国家对于犯罪人处以刑罚的权力(或资格). 奴隶主阶级和地主阶级法学家对国家有刑罚权没有提出异议。资产阶级法学家对国家是否必须有刑罚权却有两派不同主张。一派认为国家不必有刑罚权.有的学者认为刑罚在古代就有,但从未发生消灭犯罪或减少犯罪的功效,因而国家的刑罚权没有依据;有的学者认为犯罪人无非是一些身心不健全的人,国家对其只有治疗的义务而没有加于刑罚的权力.另一派认为国家有刑罚权。那么国家为什么有刑罚权呢?刑罚权的依据何在?对此主要有以下几种学说: 1.神报说.这主要是奴隶主阶级和地主阶级法学家的观点,近代资产阶级学者也还有人提倡.它认为世俗的秩序是神的秩序的基础,破坏这种秩序就是犯罪,神明为了惩罚罪犯,便授权世俗权力的代表者—国家对犯罪人处以刑罚。一句话,刑罚权的所在所出“在神”。如圣保罗说:我们再也不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论我国当前刑罚权的扩张

刑罚权乃是国家基于独立主权对犯罪人予以刑事制裁的权利,它是刑罚学基础理论的首要问题。在刑事法律活动的不同阶段,刑罚权具有不同的表现,此即刑罚权的种类。概而言之,刑罚权包括立法机关之制刑权,检察机关之求刑权,审判机关之量刑权,执行机关之行刑权。虽然将报应与功利统而为一的折衷说,较圆满地回答了刑罚权根据何在的问题,但是大量历史的、现今的事实一再证明:刑罚权如同其他国家权力一样,存在着膨胀、滥用的危险;刑罚权的扩张已成为当前中国刑事立法与司法中一个普遍的趋势,并不断恶化。而刑法的进步则要求非犯罪化、非刑罚化与轻刑化,刑罚权之扩张显然有背于时代潮流,且危害巨大。故认真分析各种刑罚权扩张的现象并挖掘其成因、寻求其对策,无疑是刑罚学的首要任务,也是所有刑法工作者的光荣使命。本文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浅层探讨,提出了一些不成熟的看法。本文除前言与后记外,正文内容分为三大部分,详细如下:第一部分,概括、总结时下我国刑罚权扩张的...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刑罚权限制思想的历史考察及思考

自从国家产生以来,用刑罚权抗制犯罪的历史几乎贯穿了人类文明的整个时代。因为刑罚权的强制性、严厉性和扩张性,对刑罚权进行限制也就成了必要。本文主要以历史分析的方法,对刑罚权限制思想的兴起、发展和现状进行了考察,以期对刑罚权限制思想的发展历程及相关主要代表人物的观点进行梳理,并在此基础上对刑罚权限制思想进行思考。第一章是刑罚权概述。首先解读了刑罚权的概念与内容;其次分别对刑罚权与刑法、刑罚权与犯罪、刑罚权与刑罚、刑罚权与刑事政策的关系进行了分析,理清它们之间的关系;最后从刑罚权本质和特征出发,探讨了刑罚权限制的必要性第二章刑罚权限制思想的兴起——启蒙思想与刑事古典学派的观点。在介绍了刑罚权限制思想的兴起的历史背景之后,分别论述了格老秀斯、霍布斯、洛克、孟德斯鸠、卢梭等启蒙思想家关于刑罚权限制的思想;再次分析了以贝卡里亚、边沁、费尔巴哈、康德、黑格尔为代表的刑事古典学派学者从保障个人权利的角度出发提出的各种限制刑罚权的思想;最后指出了...  (本文共1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