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思辨为本 濯旧出新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卞建林教授主编的高等政法院校规划教材《证据法学》是一部有关证据问题的最新论著。在证据立法呼声日渐高涨、证据理论研究方兴未艾的时代背景下,本书的问世具有重大意义。该书对于证据法学中的许多重大理论问题有自己独到而深刻的见解,主要体现在以下六个方面:$$第一,关于我国证据制度的理论基础。本书认为:“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原理和程序正义理论是我国证据制度的理论基础。”这一新颖而正确的观点,解决了在证据制度理论和实践中诸如证据的来源、诉讼案件的事实是否可以被认识以及证据的特性等长期争执不定的问题。$$第二,关于证据的概念。本书认为,证据由内容和形式共同构成。证据的内容即事实材料,亦即案件事实的有关情况;证据的形式,又称为证明手段,它是证据的种种表现形式。所有的诉讼证据都是事实和证明手段的统一体,因而将证据定义为:“证据是以法律规定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能够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这一概念科学而又简明扼要地阐述了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1-04-24
《法制与经济》2018年04期
法制与经济

论待证事实的双层结构

审理案件,在事实调查环节,首先要弄清楚哪些案件事实需要查明,否则,审理就会失去方向。需要查明的事实就是学界所称的待证事实,即有待证明的案件事实。举证责任分配就是为了证明待证事实向当事人分配举证责任,所以,待证事实是什么、有哪些,决定着需要什么证据和哪些证据,因而间接决定着举证责任分配。一、待证事实的形成目前诉讼法学界主流观点认为,待证事实就是当事人主张的需要证据证明的实体法规定的要件事实,这是狭义的定义。如李浩教授主编的《证据法学》认为:“证明对象,又称待证事实,是指证明主体运用证据予以证明的对审理案件有重要意义的事实。证明对象有两种含义:狭义的证明对象是指诉讼之外的实体性要件事实;广义的证明对象除包括实体性要件事实外,还包括诉讼中的程序性要件事实及非诉讼中的要件事实。”(1)同时认为证明对象是“当事人主张的事实”“法律规定的要件事实”和“需要证据证明的待证事实”。(2)这个观点也是很多诉讼法学教材的观点。(3)根据主流观点,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民事诉讼中特殊待证事实的证明标准

在一定意义上,证据法在任何诉讼制度中都是最重要、最基础的方面,确切的说,它是法治的基石。1证明标准作为连接诉讼证明、证明责任、法官自由心证制度的纽带,构建了证据法的完整体系,因此证明标准成为证据法的核心。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解释第108条和109条对证明标准作出了“高度盖然性”与“排除合理怀疑”的明确规定,短短的两条规定貌似给我国几十年的民事证明标准争议画上了一个圆满的休止符,但事实往往差强人意。《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对证明标准的规定固然有其进步之处,但对特殊待证事实适用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该标准在我国当前的司法环境下明显过高。对特殊待证事实确定如此之高的证明标准必然导致一系列问题的发生。首先,证明标准过高将导致当事人在多数情况下无法达到相应的证明标准,此时法官唯有适用证明责任对案件作出裁判,这终将导致过度使用证明责任来认定案件事实,这明显与证明责任的补充裁判功能相违背;其次,原告...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探索》2001年05期
探索

诉讼证据概念与属性新解

什么是诉讼证据?这一问题似乎已经不是问题。我国刑事诉公法第42条第一款已经明确规定 :“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 ,都是证据”。然而如果我们认真研究这种“证据就是事实”的法律概念 ,却会发现这一概念在逻辑和理论上是难以成立的。由于诉讼证据概念的错误 ,将其特征抽象为客观性、相关性和合法性也是不够妥当的。一、诉讼证据并不等于事实《辞源》对证据作了如是解释 :“证据 :证明事实的根据。抱朴子弭讼 :‘若有变悔而证据明者 ,女氏父母兄弟 ,皆加刑罪。’”那么 ,什么又是事实呢?其释为“事实 :事情的真实情况。韩非子制分‘法重者得人情 ,禁轻者失事实。’”[1]由此 ,我们似乎可以对“证据”和“事实”的中文含义得出如次的明确解释 :证据就是证明事实的根据 ,而事实则是所要证明的问题和对象的真实状况。笔者以为 ,这一解释应当是讨论证据概念、本质和其他相关问题的前提 ,也是本文以下关于诉讼证据本质讨论的前提。不少学者基于以上前提 ,早已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探索》2001年05期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0年02期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修正的事实说:诉讼视野中的证据概念新解

概念的正确界定,对人们的日常生活尤其是法律生活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可以说,没有概念的正确界定,就会带来认识的混乱和交往的失序。对于中国的法治建设而言,无疑还存在着不少有问题的法律概念需要进行清理和重新界定,其中,诉讼意义上的“证据”就是这样一个极为值得重视的法律概念。概念的基本功能在于区别,因此,如果对诉讼证据进行一般性的概念界定,就应使其具有这样的功能,即:它能够反映出诉讼证明区别于其他认识或证明活动的特殊性原理,同时,也能够承载特定法律对诉讼证明原理的独特要求。在此意义上可以说,欲实现对诉讼证据概念的合理界定,关键就是应当从概念的功能需求的角度,正确回答与证据概念内涵的逻辑结构有关的三个问题,这就是:第一,证据本身是什么?第二,证据是相对什么证明对象而言?第三,证据与证明对象之间的基本关系特征是什么?关于诉讼证据的概念,学界当前有“事实说”、“命题说”、“根据说”和“材料说”等多种代表性的说法,从概念界定要求来看,已有...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探索》2002年03期
探索

法律证据客观性研究

一、法律证据及其客观性作为诉讼或者其它法律事实中用以证明待证对象、认定事实的法律证据,它们是否都有客观性?换言之,客观性是不是所有法律证据的本质属性?要回答这一问题,必须首先回答什么是证据,什么是法律证据。长期以来,我国学界关于证据的主流理论认为证据只是能够证明案件的真实情况的事实。不少学者认为:《刑事诉讼法》第42条第一款已经明确规定:“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根据这一法律规定,证据就是能够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笔者认为,这一法律条文只是规定了“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的正命题,并没有规定这一命题的逆命题“证据就是能够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从逻辑上说,正命题成立,逆命题并不一定成立。由此可以说:我国法律并没有规定证据就是事实。僻源》对证据作了如是解释:“证据:证明事实的根据。抱朴子揖讼:‘若有变侮而证据明者,女氏父母兄弟,皆加刑罪。’那么,什么又是事实呢?其释为“事实:事情的真实情况...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探索》2002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