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陪审制与抗辩式审判

美国的审判有两种基本模式:其一是陪审团审;其二是法官审。所谓陪审团审,就是由陪审团和法官共同行使审判权。其中,陪审团负责认定案件事实,法官负责运用法律。所谓法官审,就是法官在没有陪审团参与的情况下单独进行审判,既负责认定案件事实,也负责适用法律。虽然陪审团审判的案件数量并不很多,但是这种模式代表了美国审判制度的特点。$$无论是陪审团审还是法官审,抗辩式都是美国审判制度最主要的特点。这有两个基本要素:其一是由诉讼双方提出其主张和证据;其二是由中立的法官和陪审团依据双方的主张和证据来认定案件事实和适用法律。美国人认为,抗辩式是解决法律纠纷的最佳途径,因为只有通过诉讼双方从对立的角度提出的主张和证据,审判人员才能在最大限度内查明案件真实情况并公正地适用法律。$$一名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并进行“登记”之后,执行逮捕的警察机关应该没有不必要延误地将嫌疑人送交法官进行“初审”。初审的主要内容是由法官向被告人宣布指控的罪名并告知其有关的权利──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1-08-27
《中西法律传统》2015年02期
中西法律传统

陪审团裁判传统与排除合理怀疑标准的确立~

一、导论在英美法系国家,排除合理怀疑是法官用来指导陪审团认定案件事实、做出有罪裁判的重要司法指令。因为在英美法系国家的司法审判中,陪审团负责案件事实的裁判,被告人有罪无罪最终取决于陪审团做出的裁判。作为从社会大众中挑选出的普通人,当他们的抉择影响到被告人的人身自由之时他们该如何面对,他们该如何做出公正的决断成为一直以来困扰着陪审团的问题。而排除合理怀疑恰恰是解决陪审团裁判中所面临的难题的最好的司法指令,在该指令的指引下,陪审团在裁断过程中需要考虑庭审过程中各种证据和事实中所隐含的疑点及其他可能,在没有合理怀疑的情况下才能做出有罪裁决。作为英美法系国家独具特色的刑事证明标准,它反映了英美法系国家与大陆法系国家在司法证明过程中截然不同的证明思路和证明方法。大陆法系国家确立的“内心确信”的刑事证明标准反映了大陆法系的刑事审判依靠充足、合法的证据的证明来证实案件事实,而英美法系国家所确立的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证明标准则反映了英美法系的刑事...  (本文共35页) 阅读全文>>

《知识经济》2015年04期
知识经济

河南、陕西人民陪审团改革试点的评析

2010年下半年,陕西河南省开始在部分法院试点“人民陪审团”,陪审团从参加一些刑事案件庭审,预计不断过渡到一些民事和行政的案件中。2012年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安东向全国人代会正式提交议案,建议在诉讼活动中建立中国特色的人民陪审团制度,由公民组成人民陪审团旁听案件审理并提出意见建议,作为法院裁判的重要参考。不同于以往的人民陪审员制度,在法院审判中出现了旁听庭审全程并对案件事实认定与量刑问题形成独立的讨论意见作为法院裁判参考的非职业法官群体参与司法。一、河南、陕西式陪审团改革的定位世界各国的陪审制度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英美为代表的“分工式陪审制度”;另一种是以法德为代表的大陆式的参审模式。而河南、陕西式陪审团改革与这两种都不同:(一)和英美法系陪审团模式的比较。在英美法系二分式法庭背景下,选择适用陪审团的案件遴选出的陪审团只对事实进行认定而不对量刑进行裁决;适用陪审团审判是被告人的宪法权利,被告人也可以不选择而进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资讯》2014年01期
法制资讯

失控的陪审团

我看《失控的陪审团》,纯粹是迷上了约翰·库萨克。他在此片所扮演的角色十分类似亨利·方达之于《十二怒汉》,历经艰辛扭转了陪审团既定的判决,实现了部分的正义。所不同者,他在进入陪审团以前就有其预谋,与片中的蓝金·芬奇(吉恩·哈克曼饰)一样,他们都企图控制陪审团。这即是陪审团制度在今日美国遭遇的最惨烈的难题。世间万物皆非完美,每一种制度都有致命的漏洞,所以总有人千方百计利用其缺口来谋取权益。为了限制行政权,人们创设三权乃至五权分立学说,司法权及司法独立原则被发扬光大。那么谁来限制被寄予厚望的司法权呢?如何防治司法——尤其是法官——腐败呢?立法监督、传媒监督以外,人们阴错阳差地找到了一枚叫陪审团的利器。基于浓郁的英美普通法精神传统,经受数百年存废雕琢,这枚利器被培育成一种立竿见影的政治制度,并被移植至世界的诸多角落,尽管有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种种缺憾,但其中一些规则,必将并且正在引领世界司法潮流一往无前,如由陪审团进行“事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14年02期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美国陪审团的规模问题

陪审团①审判是美国司法体系中极具特色的部分,它通过群体决策的方式对争议案件的事实进行认定。根据群体决策理论,决策者的数量对决策过程及结果有着显著的影响,因此陪审团应有多少陪审员组成自然是一个重要的的法学理论和司法实践问题。在美国,过去长期以来普遍认为陪审团应由12人组成。这种因传统和时间而生的习以为常的背后是对其合理性的思考与论证的缺失。②联邦最高法院在上世纪70年代以一系列判决正式宣告12人陪审团的出现完全是“历史上的偶然”、美国宪法中并无此要求。③此后,明显受此影响,联邦和州法院系统对陪审团规模的要求均有所降低,少于12人的陪审团大量涌现。与此相伴,学界就此问题展开了持久的争论,开启了一个以陪审团作为法学研究前沿领域的时期。④鉴于国内还没有专文从此角度介绍美国陪审团,笔者不吝浅薄,拟参考国外已有文献对这一问题的缘起、发展、争议等做一粗浅的研究。文章第一部分介绍12人陪审团的起源,第二部分通过对影响性判例和立法的述评梳理陪审团...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中旬刊)》2013年08期
法制博览(中旬刊)

美国民事陪审团的危机及其应对

一、美国陪审制的危机陪审制是美国现代司法体制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美国的开国元勋们不仅在《独立宣言》中强烈谴责英国王室剥夺了他们受陪审团审判的权利,并且将这一权利写进了美国宪法(宪法第三条和宪法第六、七条修正案)和《权利法案》。陪审制所引起的不仅仅是审判方式的改革,更是涉及整个司法乃至政治制度的改革。在大多数美国人眼里,没有陪审制民主难以实现,它是承认法律判决合法性的一个重要标志。其次,陪审制保障程序正当化、限制恣意司法行为。由陪审团对案件事实进行认定,法官的权力受到限制。陪审员挑选的随机性和陪审员断案的的隔离性,保证了陪审员对案件事实的判断保持客观性和中立性。尽管如此,20世纪80年代以来,至少90%的民事诉讼是以和解或撤诉的形式终结的;①即便是经过民事审判的案件,一些法院也已不再将全部事项交付民事陪审团,而是转交至法官手中。目前,世界上大约有80%的陪审团审理案件发生在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民事陪审团的使用已大大减少,并且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