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部巡讲要长期坚持下去

本报北京9月6日讯:记者林世钰报道:今天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第一期西部巡讲支教工作总结表彰大会暨第二期巡讲动员大会,会上分别授予赴甘肃巡讲组等4个集体“优秀巡讲组”、刘选等10名同志“优秀巡讲教师”、贺利才等18名同志“先进支教工作者”称号。表彰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政治部主任王振川充分肯定了第一期巡讲团的工作,并要求第二期巡讲团以“三个代表”为根本指针,把宣传江泽民总书记“七一”讲话作为巡讲支教的首要任务,为加快西部检察工作发展作出新的贡献。$$去年10月,为了贯彻落实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精神和党中央关于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高检院组建了第一期西部巡讲团,深入西部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巡讲支教工作。王振川说,第一期巡讲团为西部检察机关培训了大批业务骨干,带动了当地教育培训工作的深入发展;帮助西部基层检察机关解决了大量复杂、疑难案件和工作难题;增进了东西部检察机关的工作交流,锻炼了一支优秀师资队伍,树立了检察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1-09-07
《天津人大》2017年07期
天津人大

以司法公信为先导 以司法为民为核心——谈检察机关主动接受人民监督与依法行使检察权

人民检察院作为国家的法律监人权,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展的强大动力。对于这些意见建议督机关,肩负着依法行使检察权维要从思想上高度重视,在工作上认护司法公正的使命,更加应当认真二、主动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真落实,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办理,坚持“以人为本、司法为民”的理念,确保检察工作的正确方向并及时向人大常委会报告贯彻落实努力为人民群众办实事,用行动赢检察机关在履行职能过程中应情况,自觉维护人大监督的权威性。得人民群众的支持。宝坻区人民检切实着眼拉近与人民群众的距离,(二)坚持向人大及其常委会察院要主动接受人民群众监督,通通过不断延伸法律监督触角,完善报告工作。人民检察院向人大报告过依法办事树立司法权威,不断提高监督机制、创新监督方式为民司法,工作,不仅包括年度工作报告,还司法公信力,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同时也要不断增强主动接受监督的要定期报告专项工作,并注意主动意识,进一步深化检务公开,积极报告年度检察工作计划、重大工作一、坚持司法为民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检察官》2017年15期
中国检察官

检察机关服务“两聚一高”发展要着力解决的四个问题

2016年11月,在江苏省第十三次党代会上,省委书记李强作了题为《聚力创新聚焦富民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报告,正式提出“两聚一高”的发展方略。检察机关作为宪法法律确定的法律监督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之一,肩负着为全面小康社会建设提供法治保障的神圣使命。在“十三五”发展期间,江苏省检察机关应当把服务“两聚一高”作为检察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着力解决思想、路径、效果、保障四个问题,自觉融入“两聚一高”的发展实践。一、着力解决思想问题在服务保障“两聚一高”发展方略上,大部分检察干警思想是端正的,态度是积极的。但不可否认,仍有少部分检察干警还存在一些错误认识,还存在“无关论”“同一论”“跟风论”等认识误区。(一)无关论这种观点认为,“两聚一高”是党委政府的事情,检察机关不是经济部门,也不是科技部门,与创新、富民靠不上边,就不要去凑热闹了。具体表现为:对“两聚一高”精神学习不主动、领会不透彻,对检察机关服务保障“两聚一高”措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7年24期
法制与社会

论检察机关提起未成年人公益诉讼的必要性分析

在社会不断发展的今天,我们在享受着科技进步带来成果的同时,也遭受着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例如资本垄断、环境污染、资源破坏等等。当人们的权益遭受损害的时候,诉讼是解决纠纷的一种较为有效的方式。传统的民事诉讼是当事人双方将纠纷提交法院裁判,当事人双方是平等适用法律的。而现在当公民遭受大型企业或者集团侵权的时候,由于双方力量的巨大悬殊,使得他们很难通过诉讼解决纠纷。当然,未成年人作为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当其权益受到损害的时候传统的私益诉讼已经无法适应社会环境的变化。而公益诉讼这个新秀,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维护未成年人权益的最为有效的方式之一。一、未成年人生活环境现状(一)当前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现象当前侵害未成年人的现象较为严重,未成年人的生长环境也面临着巨大挑战。在现实生活中经常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生产者、销售者向未成年人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严重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广告、影视节目中出现大量少儿不宜的内容;网络、媒体中充斥着色情、暴力内容;未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7年24期
法制与社会

论检察机关对侦查活动的司法审查

侦查机关在立案后对被追诉对象进行的讯问、搜查、查封、扣押、检查、监听及拘留、逮捕、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行为,都属于侦查活动。对于逮捕需要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对于侦查机关实施的拘留、取保候审、搜查、扣押、查封等侦查行为尽管也关系犯罪嫌疑人的人身和财产利益,但是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需要提请检察机关审查。对于后者的监督,检察机关的传统做法主要通过审查逮捕和接受投诉、开展拘留、取保候审等专项活动的方式进行,但实践中仍存在不少问题。鉴于我国的宪政体制、法律制度等因素,本文尝试在论证检察机关检察权的司法审查属性的基础上,对侦查活动开展司法审查的有关问题进行论述。一、问题的提出目前,对审前程序中侦查活动的监督,主要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从权利保障角度看,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救济机制不完善。刑事诉讼法中犯罪嫌疑人虽然是诉讼参与人,具有当事人的诉讼地位,但是实践中由于犯罪嫌疑人的被追诉者身份,尤其是受“先入为主”、“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7年24期
法制与社会

重大疑难案件侦查机关听取检察机关意见和建议制度的调查与思考——对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工作机制的研究

随着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不断深入,各地司法改革具体办法的纷纷落地,公检法系统不仅部门和人员配备得到调整,在具体司法办案过程中,司法理念也在从以侦查为中心向以审判为中心转变,之前形成的一些办案模式和制度也需要在司法改革过程中被给予新的内涵,如重大疑难案件侦查机关听取检察机关意见和建议制度,该制度包含介入侦查、引导取证、证据不足不捕、退回补充侦查说理机制等内容,主要体现检察机关对侦查取证的监督和引导,其中,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侦查机关重大敏感案件机制是该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侦查机关听取检察机关意见和建议的重要途径。一、提前介入机制的合法性分析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侦查机关侦办的刑事案件在我国《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中并未被明确规定,相关法律中也没有“提前介入”的概念,但在几十年的司法实践中,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侦查机关侦办的刑事案件,引导侦查取证已经经受了多年的司法实践检验,在不断探索和理论争议中前行,现在仍被现行刑事诉讼法确立为一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