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观念创新与立法完善

当代中国立法已经步入了快车道。《立法法》的颁布表明中国立法在技术层面上的制度创新。但笔者认为,《立法法》的实施依然面临着一系列隐藏在制度设计背后的观念障碍。惟有认真梳理、反思,实现立法观念的嬗变和更新,才能真正使中国的立法奠基在科学合理的基础之上。 $$  首先,立法者应当淡化“数量”意识,强化“质量”意识,树立质量和效益至上的观念。片面追求数量与规模而忽视质量和效益的倾向,在中国的经济立法领域表现较为明显。在“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加快建立市场经济法律体系”等强大的舆论支持下,经济立法的数量一直呈飙升态势。然而,市场经济有其内在的交易秩序和发展逻辑,企图完全通过立法设计来规制市场秩序,不太现实。其实,大多数生命力较强的法律制度的形成和语言、风俗等具有某种相似之处,亦即在相当程度上都是人类社会经由博弈、演化的方式发展而来的,而不单纯是依凭人类理性来决定。从本质上讲,经济立法(尤其是私法的制定)真正的原动力及其归宿都在于民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2-03-26
《福州党校学报》2004年06期
福州党校学报

论入世对中国行政立法观念的影响

中国的入世,实际上是政府的入世,因为WTO的协定中有95%的内容是规范政府行为的。由于WTO的协定和协议是由各成员方政府达成的,它调整的是国际贸易方面的法律关系,它所调整的对象基本上或者主要是各成员方政府的行为,而不是市场主体或者是参与国际贸易的主体的行为。因此,其协定和协议的内容总体上属于国际行政法的范围,其核心内容是规范各成员的贸易政策,而各成员的贸易政策主要是通过法律规范来体现的,因此,行政立法作为政府行使行政权力的表现必将会产生激烈的变革。由于我国长期受计划经济影响,行政主体“官”念根深蒂固,因此大力转变和更新行政主体的立法观念已成为我国入世后的当务之急。一、树立国际化的行政立法观念WTO为世界经济所作的最大贡献,是提供了一套国际公认的贸易规则,它规范着占世界贸易总额90%以上的贸易活动及与贸易有关的投资措施、服务贸易和知识产权保护。中国加入WTO,实际上是一个承诺按WTO规则办事的过程。为此,我国行政立法的观念要经历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宿州师专学报》2000年02期
宿州师专学报

论经济立法观念的转变

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经济立法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为巩固改革开放成果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由于长期受计划经济体{Ij的影响,我们在经济立法观念上还存在一些误区,不能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必须加以转变和更新。具体来讲,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结合我们目前的实际,我们应转变旧有的立法观念。 一、要变“经验立法”的立法观念为超前立法观念。受经济决定论观点的影响,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将“成熟一个,制定一个”作为我国经济立法的指导思想。这种指导思想认为只有在经济关系形成并发展到相当程度,才能产生相应的法律,任何超越现有经济基础的立法都是不现实和违背历史唯物主义的,因而主张对立法持慎重态度,成熟一个,制定一个,不成熟或没有把握的,不勉强制定,以避免束缚改革的手脚,影响经济发展。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我国十多年的经济立法工作都是实践在前,立法在后。实践证明,在这种指导思想下进行的立法,虽然是对已有经验的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外法学》1996年05期
中外法学

论允许与禁止相结合的立法观念

一、问题的提出及意义 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建立与这种体制相适应的法律体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形成之日,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之时。现在,党和国家作出决定:要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这就为立法提出了明确的目标,紧迫的任务,因此,加快立法步伐,乃势所必然。同时,还应当转变高度集权体制下的立法观念,树立与新体制相适应的立法观念。而在这些观念中颇为引人注目的是:允许与禁止有机结合的立法观念。近些年来,已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关注这样两项法律原则,即“凡法律未禁止的,都是允许的”和“凡法律未允许的,都是禁止的”。前者是对人民群众来说的,后者则是针对行政机关而言的。本文试图从历史的与现实的角度对这两个原则进行评述,以便在创制法的实践中更好地加以综合利用,进一步加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的建构,尽早实现“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目标。 二、“凡法律未禁止的,都是允许的” “凡法律未禁止...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习月刊》2005年09期
学习月刊

应检讨中国立法观念

相对于司法腐败「,立法腐败;现象显然还未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和警惕。近些年来,中国立法已经步入了快车道,但中国立法尤其是行政立法和地方立法却在观念上存在许多误区。立法法的颁布只是表明立法在技术层面上的制度创新,立法法的实施依然会面临着一系列隐蔽在制度设计背后的观念障碍。惟有认真疏理、反思和检讨立法在观念层面的误区,并在观念上真正将立法视为一门尊重客观规律的科学、一门讲究技术和追求完美的艺术,真正实现立法观念的嬗变和更新,中国立法才能最终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片面追求立法的数量而忽视立法的质量和效益,产生了一些不合时宜、甚至有悖社会主义法治原则的“劣法”,这除了与立法技术或立法程序方面的缺陷有关外,还不能不归咎于某些参与立法的利益集团狭隘的部门或地方利益保护主义观念在作祟的缘故。少数利益集团借立法之机争权夺利,以立法之名行谋私、侵权和垄断之实,越权立法、违规立法,甚至以立法的形式纵容和庇护乱收费、乱摊派、乱处罚等现象,随意限制或剥夺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开放时代》2001年02期
开放时代

中国立法观念检讨

众所周知,20多年来“有法 可依”始终被官方列为耳熟能详的 中国法制建设十六字方针之首。 “有法可依”显然凸显了立法在建构 法治国家方面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事 实上立法也的确一直成为中国法治建设的重心所在。“加强立法”、“加速立法进程”、“将立法推入快车道”、“建立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等提法早已转化为占主导地位的主流法律意识形态。可以说,由于时间的紧迫性和本土法治资源的匮乏,当代中国法治建设尤其是立法带有明显的功利性和赶超性,似乎又从“文革”年代的“法律虚无”走向了“立法万能”这个极端。从实质上讲,“立法万能”的思维定势其实是盲目迷信人类理性的建构理性主义的阴影。 诚然,中国立法已经步入了快车道,但中国立法却在观念上步入了误区。《立法法》的颁布只是表明立法在技术层面上的制度创新,《立法法》的实施依然会面临着一系列隐藏在制度设计背后的观念障碍。惟有认真疏理、反思和检讨立法在观念层面的失误,并在观念上真正将立法视为一门尊重宏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