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法律人的思维模式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认为,近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与繁荣必须以发达的法律制度为条件,而法律制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2-10-08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司法过程中的直觉研究

直觉是人类拥有一种特殊思维认知方式,每个人能具备这样一种直觉判断能力,它呈现在各个领域,对于长期浸润在司法职业系统中的法律人而言同样具备这样一种直觉判断能力。不同于以往的研究,仅仅是拘囿于法律职业群体进行观察。本文对法律职业共同群体的思维认知研究,首先从普通人的角度出发,因为无论其从事何种职业都无法跳脱正常人的心理认知。而后以认知心理学的双重加工理论构建本文的论证框架:“经验——直觉”系统与“理性——分析”系统的双重认知运作模式。阐释这个理论相关的背景知识,以及这两种认知模式的运作:快思的部分是系统一,就是各种直觉的思考,它是整个自动化的心智活动,包括知觉和记忆,在不知觉的情况下主宰着一个人的选择和判断。慢想的部分就是系统二,是要花力气去思考的,通常在系统一失败之后,系统二才会上场。而直觉判断之所以存在与于司法实践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法律人受心智资源有限性的约束,因而直觉判断是对司法人心智资源的最大节省,并可以在疑难案件中发挥关...  (本文共20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法治思维研究

思维,一般意义上指理性思维,指的是依照逻辑推理来观察、认识、判断客观事物,并以语言形式表现出来。逻辑思考是以事实之间的逻辑关系为依据的思考进程,是反省性的思考。理性的思考不是凭借个人的意愿、情感、传言或未经质疑的教条而得到结论。相反,我们必须经由逻辑思维和辩证思维,形成确定意见,并为我们的结论陈述理由。思维方式决定行为方式,没有比思维更重要的事情,也不存在与思维无关的事情。思维为我们在生活中的选择设定了界限。我们是通过学到的知识以及围绕知识进行思考的方式来做出选择的。十八大首次在党的报告里提出“法治思维”概念,之后这一概念被广泛言说、研究并运用在各个领域,法治思维名副其实地成为我国法治理论和实践的关键环节。研究数据表明,法治思维不是一个全新的、外来的东西,在理论法学界,它从法律思维和法治理念而来,又蕴含特有资质。而以往的研究没有追问这个现象,也很少系统探讨这些概念之间的逻辑关系。本文运用逻辑分析、语义分析、个案分析和社会实证等研...  (本文共1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3年15期
法制与社会

法学家思维与法律人思维的差异及其对中国法治的影响

法学家、法律人的思维活动是一种高度理性化的认知形式,因其共同或类似的知识背景、根本追求等而形成互通的法律思维。但由于工作环境、职业需求及评价体系的不同,法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16年03期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论法治思维及其价值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具有共享的法治思维方式。法治思维可以解构为知识要素、技能要素、模式要素,能为思想政治教育提供价值引领、推动思想政治教育科学化进程,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刑事裁判思维模式研究

刑事裁判是一个法律问题,而裁判过程是一种心理过程,所以刑事裁判的运行涉及心理学与法学两个领域,是法律心理学研究的合适议题。本文正是以法学与心理学的双重视角来探讨这一问题。在心理学的视野中,刑事裁判思维仅仅是法官处理刑事案件的一个心理加工通道而已,案件事实与法律从入口处进去,经过思维通道的加工,最后输出裁决。所以,研究刑事裁判的关键就是要研究“加工通道”,并考察“事实”与“规范”在加工通道中是否能够保持原貌。从法律的视野看,法官裁判的任务就是作出裁决,并且保证裁决具有正当性与可预期(客观)性。作出裁决的过程在心理学家看来就是法官“发现”一个案件答案的过程,发现答案的过程如同科学研究中提出假设的过程,在科学研究中要想让假设成立必须经过验证,同理,要想保证案件的“答案”最佳必须经过检测。依据现代心理学的研究,检测进程就能指引法官尝试性地搜索法律结论,法官正是通过这一回馈性的检测来确定最佳的答案,并使这一答案具有客观性。一般认为,裁判的...  (本文共2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