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行使侦查权离不开人民监督

有人问,检察机关监督别人,你们自己办案由谁来监督?回答和解决这个问题,是检察机关正确行使侦查权、提高执法水平的基础。为了解决侦查工作缺乏外部监督的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今年8月部署人民监督员制度试点工作,旨在加大办案力度的同时,努力提高执法水平,改善执法效果。$$实行人民监督员制度,就是对检察机关拟作撤案、不起诉处理和犯罪嫌疑人不服逮捕决定的职务犯罪案件,由社会各界推荐的三名以上人民监督员进行独立评议,提出监督意见。自今年10月试行人民监督员制度以来,四川省已将20余起犯罪嫌疑人不服逮捕和检察机关拟作撤案、不起诉处理的案件,提请人民监督员监督。其他参与试点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有关检察院也都在积极落实,以尽快使这项监督机制运行起来。$$与此同时,检察机关内部制约丝毫没有放松,各地检察机关侦查部门都采取了强化内部制约的措施。在主动接受公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3-11-21
《中国刑事法杂志》2017年01期
中国刑事法杂志

侦查权运行规律初探

侦查权是国家刑事司法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运行良否是刑事诉讼活动能否顺利推进的关键。侦查权的合理运作可以协助法官明晰案件真相、确定犯罪嫌疑人,维护社会正义与国家安全。同时,由于侦查权的运行往往与公民权利和自由息息相关,滥用侦查权会导致对基本人权的严重侵犯,造成司法不公,影响司法公信力。在我国的刑事司法实践中,“侦查中心主义”长期占据主导地位。“重实体轻程序”的做法使得我国的侦查权的运行常常缺少必要的制约,侦查权的运行方式也日显落后,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均得不到有效的保证,侦查制度面临改革与完善。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关于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保证司法公正第二十一次集体学习中提到,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要遵循司法活动的客观规律,坚持符合国情与遵循司法规律相结合。作为司法改革的重要一环,侦查制度的改革也必然要回归刑事司法规律,具体而言就是要求侦查权的运行必须遵循和符合侦查权的运行规律。本文旨在对侦查权的运行规律进行必要的理论探索,并在结合我...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从回溯调查到犯罪治理:侦查权范式的演化趋向

一、回溯调查:现代侦查权的基本范型现代社会以前,对应于诉讼模式和证据制度发展演化阶段,侦查权主要经历了神示式(占卜型)侦查和纠问式(逼供型)侦查两种权力型态。神示式(占卜型)侦查权混合于神示审判而未能表现为独立的权力职能形式,它以求问某种假想性力量或宗教偶像完成犯罪事实确认和证据判断之过程,这种权力表现为一种“程式真理”1型态,其实质是虚幻的神明力量构成权力源泉并决定犯罪事实真相。纠问式(逼供型)侦查权以被告人作为主要证据来源,刑讯是侦查权的主要表现形态,专制统治权力将犯罪人身体(肉体)作为强制对象。调查型侦查权以揭示、重构和证明犯罪事实为目标,以收集证据为基本方法,本质上是一种回溯性思维和认知、证明活动,是一种围绕事实而运用的“求真意志”性质的权力。按照福柯关于司法权力型态的历史考察,司法调查是12至13世纪教会改革君主国的发展背景下的一项发明,“调查程序是一种古老的财政和行政技术……一种对被目击和可证实的真相的权威性调查,是...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净月学刊》2014年02期
净月学刊

信息化背景下侦查权能的扩张与转型

一、社会背景互联网出现之初,网络犯罪就如影相随,从1966年美国查处的第一起计算机犯罪案算起,世界范围内的网络犯罪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我国于1986年首次发现网络犯罪,短短二十多年中,网络犯罪不论是数量、危害程度还是行为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网络犯罪最初侧重于病毒、黑客攻击等网络安全问题,如非法入侵、网络病毒、网络炸弹和破坏网络信息系统等。随着20世纪90年代末期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上出现新的犯罪形式,例如网上赌博、淫秽色情网站、视频淫秽表演等,并出现利用网络技术进行传统犯罪的新趋势,如利用病毒、黑客技术从事盗窃、诈骗活动。近几年,这类网络犯罪已经成为多发性犯罪,新的形式也不断出现,如网络钓鱼、僵尸网络、网上贩枪、网络盗窃、黑客攻击、网络非法公关、网上贩卖假冒产品、网上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等,涉及面越来越广,危害也越来越大。随着计算机犯罪活动的日益复杂化、隐蔽化,未来还会出现许多其他犯罪形式。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信息化进程助长了犯罪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4年31期
法制与社会

保护与制约:渎检侦查权与人权的能动博弈

一、理论与现实:冲突的具体表现(一)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保障了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权和公正审判权,但也加大了渎检侦查权受外界干扰的风险新刑诉法使辩护律师从审判期间提供法律帮助,提前到侦查阶段介入到案件中来,其立法原意是保障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权,使得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让所有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得到充分行使。避免侦查机关主观有罪推定而导致犯罪嫌疑人丧失公正审判权。但这一规定,却对渎检侦查权形成了初查阻碍,加大了渎检侦查权受外界干扰的风险。(二)不得强迫任何人证明自己有罪的规定,是引导渎检侦查“由证到供”的巨大进步,但同时也使得渎检证据的获取雪上加霜意大利法学家贝卡利亚曾在其著作中表述到:“在法官判决之前,一个人是不能被称为罪犯的。只要还不能断定他已经侵犯了给予他公共保护的契约,社会就不能取消对他的公共保护。”因此,为实现讯问中的人权保障,就要引导侦查从“由供到证”到“由证到供”的转变。但从事过渎检实践的干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安政治学院学报》2013年05期
西安政治学院学报

试论军队侦查权及其军事属性

军队侦查权是国家军事机关依法享有的侦查权力。一直以来,由于军队系统相对独立和封闭,国内学术界对军队侦查权的研究和关注不够。长期的和平环境,使人们对军队侦查立法的迫切性认识不足,导致我国法律层面有关军队侦查权的规定严重缺失军事属性,进而造成军队侦查立法长期存在缺陷,实践中存在诸多困境。本文分析了军队侦查权的含义、性质定位及法律渊源,梳理了军队侦查权应然的军事属性,从《刑事诉讼法》角度剖析了军队侦查权军事属性的缺失,提出了重塑军队侦查权军事属性的立法构想,试图为完善我国军队侦查制度提供理论依据。一、军队侦查权的性质定位及法律渊源从理论上厘清军队侦查权的基本含义,从各国立法实践中概括军队侦查权的性质定位,梳理不同国家军队侦查权的法律渊源,是理解军队侦查权及其军事属性的必要前提。(一)军队侦查权的含义一般理解,侦查权是指法律赋予侦查机关及侦查人员对刑事案件开展侦查活动的权力。军队侦查权(也称军事侦查权),是指法律赋予军事机关及其所属人员...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