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乌龟坠楼砸伤人如何认定侵权责任

2004年6月15日,某临街小百货店的老板魏某准备回家吃午饭,刚刚迈出店门,突然有一个东西砸在头上,疼得他大叫起来,他赶紧用手捂头,但鲜血还是从手中流了出来。这时,他发现“肇事者”原来是从楼上掉下来的一只圆盘大小的乌龟。魏某的小百货店在小区的一楼,上面还有2楼至7楼是居民住宅,乌龟肯定是住在2楼至7楼的居民在阳台上饲养的。后魏某的儿子拿着乌龟从2楼7楼敲门让邻居认领,但邻居们均不承认自己饲养过乌龟。魏某无奈报警,他表示,希望养龟的住户能够自觉认领该乌龟,承担赔偿责任,如果无人承认,他将向2楼至7楼居民集体索赔。 $$本案看似简单,但在法律上却非常复杂,其涉及到该案究竟是动物致害,还是一般物件致害的问题。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了动物致害的侵权行为及其责任,本案造成损害的是乌龟,当然是动物,应该适用该规定。但是,乌龟致害又不同于一般的动物致害,其是从楼上坠落下来造成损害,因此又比较接近《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的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4-07-12
《法制博览》2018年03期
法制博览

民法总则不应是《民法通则》的“修订版”

一、民事法律的“通则”是《民法通则》的立法定位,民法总则并不是其立法定位首先,《民法通则》是秉承放弃编纂民法典、转向制定单行法立法思路原则的一部民事法律。建国之初和改革开放之初,民法制定都遇到这样的问题:是先一步到位制定一部完整的民法典还是根据现实需要和社会发展制定单行法。1979年11月彭真同志在民法小组起草小组核心谈话中提出了两条腿并行的想法。但是由于民法涉及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制定民法典遇到的情况相当复杂,而我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仍在进行之中,不具备制定民法典的条件。所以我国社会需要先制定单行法,哪个单行法的制定具有了成熟的条件就先行制定哪一个。1980年之后全国人大先后制定了《经济合同法》、《涉外经济合同法》、《专利法》、《继承法》、《婚姻法》等单行法,并于1986年制定了《民法通则》。由此可见,《民法通则》产生于国家放弃编纂民法典的时代背景下,本质上是民事法律的“通则”,立法定位上并不是要制定民法典的总则。其次,《民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公民导刊》2016年12期
公民导刊

民法通则如何落幕应未雨绸缪

民法总则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审标$着该法的法时间衷P;井入倒计丄1时。这也预示着,民法通则退出历史舞台已是必然,但从目前民法总贝ij草案文本看,并未提及民法通则的废止问题由此带来的悬志疋,氏法通贝I安么期' /'、限、以{可种方式落??1986年诞生的民法通则,是我国法治史 民法典”。上一次里程碑式的革命。在民法极度贫弱的 相反,民法总则草案的具体设计虽然具历史语境下,民法通则首次承担起了民事基 有民法通则难以比肩的丰富性和适应性,但本法的角色,带动了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 其全部主题却无法涵盖后者。任法等一系列民事单行法。而其所蕴含的 这意味着,以民法总则的“生”决定民法“权利宣言”,更是勃兴私权观念和民法精神 通则的“废”,虽然对司法实践不致造成实质的发动机。 损害,但在法理上却难以自洽,甚至难免有降可以说,最近30年以改革、市场、权利 低民法通则法律地位之嫌。等维度为导向的社会进步,与民法通则所培 那么,能否在民法典完成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之声》2016年11期
人民之声

民法通则如何废止应提上议事日程

10月31日,备受瞩目的民法总则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标志着明年3月出台该法的立法时间表已进入倒计时,2020年3月完成民法典编纂的立法路线图亦由此留下了坚实的足迹。同时也预示着,现行有效的民法通则退出历史舞台已是必然,但从目前的民法总则草案文本看,并未提及民法通则的废止问题。由此带来的悬念是,民法通则究竟在什么期限、以何种方式落幕?1986年诞生的民法通则,乃是我国法治史上一次里程碑式的革命。在民法极度贫弱的历史语境下,民法通则首次承担起了民事基本法的角色,带动了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等一系列民事单行法。而其所蕴含的“权利宣言”,更是勃兴私权观念和民法精神的发动机。可以说,最近三十年以改革、市场、权利等维度为导向的社会进步,与民法通则所培育的法制基础和思想意识息息相关,无论如何评价其历史贡献都不为过。但不可否认的是,时代变迁的滚滚脚步,已使民法通则的现实价值日渐式微。在特殊历史时期所奉行的“宜粗不宜细”立法原则和“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之友》2016年12期
人民之友

民法通则如何废止应提上议事日程

民法通则存废问题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乃是“时机”与“法理”之间的深刻纠结,需要更为理想的解决方案和更具智慧的机制创新。10月底,民法总则草案进入二审程序,标志着该法的出台已进入倒计时。民法总则的基本立法路径是,立足现行民法通则等历史遗产,确立民事活动的基本原则和一般性规则。尽管民法总则在很大程度上可称为民法通则的升级版,但具体设计却多有更新和突破。因而随着该法即将出台,必须对民法通则的命运提前做出安排,否则必然埋下法律适用冲突的隐患。但目前的民法总则草案,并未提及民法通则的废止问题。较为简便高效的解决方案或许是,在民法总则出台时,设置专门条文正式废止民法通则。但从以往的立法实践看,采取这一废法模式的基本前提是,新法内容能够完全涵盖乃至超过旧法。但民法通则与民法总则之间关系的复杂性在于,前者不仅具有后者的内容,还规定了物权、合同、侵权责任等大量属于民法典分则编的内容,堪称微缩版的“小民法典”。相反,民法总则草案的具体设计虽然更为丰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生活》2017年01期
法律与生活

不管被淹没多少次,我们都会把专业声音发出来

当2017年1月1日莅临我们身边之时,从33个春夏秋冬里一步步走过来的《法律与生活》人又一次站到一个全新的起点上。这一刻,我们带着《法律与生活》创办者留下来的质朴无华、坚守公正的精神财富和工匠精神站在2017年的门槛边时,仿佛站在一座连接历史和未来的桥头。在这里,我们的眼前是不一样的风景。以我们心心念念的法律规则为例,当无数个现在如同水滴融入历史长河之后,它也在通过潺潺水声鸣奏着传承的乐章。在30年前的1987年1月1日,被称为“权利宣言书”的《民法通则》施行。在此后的30年里,她既是中国公民的私权利守护神,也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护航者。到了今天,《民法通则》的使命已然完成,她的生命力将通过未来的“民法典”延续并提升。就在2016年12月19日这天,作为未来“民法典”之总纲的《民法总则》第三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她的出台已经指日可待。面对这样的变迁,有论者认为“从民法通则到民法总则,升级的不是一个字,而是一个时代”。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