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虚构事实将他人捆绑后骗财如何定性

案情:李某和王某经常以约网友见面为由,伺机行骗。某日,二人约网友潘某见面,在取得潘某的信任后,来到其家中。在潘某家中,李某骗潘某说:“你在网上胡乱骂人,得罪了人,我们就是别人雇来收拾你的,今天和你一聊,感觉你人还行,不想搞你了,但雇我们的人就在楼下,等会他会上来查看我们的成果,你看怎么办吧。”潘某信以为真,非常害怕,向二人求情。王某说:“要不我俩把你绑起来装个样子,骗一下他?”潘某表示同意。在捆绑过程中,潘某对二人说:“你们和楼下那人说说,别让他上来了,帮忙把事给了结了吧。”二人假装为难,提出给一些钱了事,潘某因害怕无奈表示同意,跟二人说:“床头柜抽屉里有一些钱,你们拿去吧。”于是二人从抽屉内拿出2000元人民币,并放开被捆绑的潘某后离开现场。 $$  分歧意见: $$  第一种意见认为,李某和王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二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编造虚假事实使得潘某在认识上产生错觉,从而自愿地让二人拿走现金,虽然二人有捆绑等暴力行为,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5-06-13
《政治与法律》2019年03期
政治与法律

敲诈勒索罪中“被害人处分必要说”之辨析

被害人处分,又称被害人交付,在我国刑法学中,经常被认为属于敲诈勒索罪成立的必要要素。王作富教授认为:“采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目的是迫使他人交付财物。亦即行为人的上述行为与他人交付财物之间,必须存在着直接因果关系。如果交付财物不是受到威胁或要挟的结果,不可能构成敲诈勒索罪。”$张明揩教授认为:“敲诈勒索表现为使用……胁迫手段使对方……处分财产,使行为人或者第三者取得财产。处分财产的人必须是被胁迫者。”@劳东燕教授指出,正是处分行为的存在,使得敲诈勒索罪区别于违反被害人的意思而取得财物占有的盗窃、抢劫等夺取型犯罪。?这一要素是否真的必要呢?我国《刑法》第274条(敲诈勒索罪)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该法条中并没有“处...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15期
法制博览

探析消费中的过度维权与敲诈勒索罪的界定

一、敲诈勒索罪概述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行为。主体为一般主体;客体为公私财产所有权、他人的人身权利或其他权益;客观方面表现为以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向他人强索财物的行为;主观上是直接故意,且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二、过度维权与敲诈勒索的界定在司法实践中,对于判定过度维权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的主要争议焦点是:(一)索赔巨大数额,即漫天要价,是否可以因此直接判断消费者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对于此争议焦点,学术界有不同的观点,有学者认为索要巨额赔偿最多算是滥用民事权利,而达不到构成敲诈勒索罪。也有学者认为,消费者的漫天要价,索要不合理的巨额赔偿,体现了其非法占有的主观意图。笔者认为,消费者作为社会大众中的一员,对于法律的了解程度不如法学人,有的消费者只知道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想要得到赔偿,但不知道法律所能支持的最高额度,仅根据自己内心提出索赔数额,有时提出巨额赔偿,也是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学》2017年06期
中国法学

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之界分:基于被害人的处分自由

作为最重要的两种财产犯罪类型,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中包含着诸多理论和实务的争点。其中,两罪的关系问题,不仅直接指导司法实践对近似案件的准确定性,也关涉到如何理解两罪在财产犯罪体系中的基本定位,对于一系列具体问题的解释具有方向性指引的影响。一直以来,学界通说和实务见解多以暴力标准或“两个当场”的标准区分两罪。但是,传统的区分论存在根基不明、说理不清的问题,因而近年来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与质疑。有学者认为,“两个当场”虽然对于区分两罪有一定的帮助,但只是一种形式性的特征,未能指出两罪的本质界限。(1)还有学者藉此批评通说,进一步得出不应当区分两罪的结论,将两罪关系表述为竞合论。(2)当然,对通说的批评也遭遇了相应的反驳,为其辩护的声音一直存在市场(3)。上述学术争鸣,将两罪的关系推向了一个新的研究高度,也由此牵扯出更深层次的问题:各种区分标准的形式特征是如何得出的?经验层面的归纳总结能否直接作为一种理论标准?在多发、常见的经验现象的背后...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犯罪研究》2018年01期
犯罪研究

从典型案例看过度维权与敲诈勒索罪的界限

随着我国依法治国方针的全面推进,公民越来越注重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因过度维权而触犯敲诈勒索罪的案件时有发生。当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有权按照法律的规定向经营者索赔,部分消费者使用向新闻媒体曝光的手段威胁经营者,索要远大于实际损失的巨额赔偿。由于我国刑法对于敲诈勒索罪,只简单规定了基本构成特征,审判实践如何区分过度维权和敲诈勒索罪,观点不一。一、典型案例评析我国司法实践对于过度维权案例的处断虽然不一致,但通过对一些典型性的案件进行分析,大致可以了解司法实践关于过度维权案件处断的一些规律。案例一:黄静天价笔记本索赔案2006年2月9日上午,黄静购买了一台价值2万余元的华硕牌笔记本电脑,但该电脑出现死机等电脑故障。经华硕北京服务中心检测、修理后,该电脑故障仍未能解决。后经黄静朋友周成宇检测,认定该电脑核心处理器使用了禁止在市面上流通的工程测试芯片。黄、周静以向新闻媒体曝光为威胁,向华硕公司索取高达5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双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2018年17期
新西部

论敲诈勒索罪与抢劫罪的区分标准

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作为两种常见的财产犯罪类型,有着较为近似之处,这也导致了对两罪的区分包含了众多争议的焦点。正确区分敲诈勒索罪与抢劫罪,有助于司法机关在实践中对二者准确定性,并且正确理解两罪在财产犯罪体系中的基本定位。一、暴力可以成为敲诈勒索罪的手段行为1、学界的通说观点敲诈勒索可以通过威胁的手段实施自不待言,争论主要凸显在敲诈勒索行为是否能够通过暴力实施。在这一点上,我国传统理论认为:“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以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向公私财物的所有人或持有人强索财物的行为。”[1]此处的威胁和要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可以说,要挟其实是威胁的一种特殊形态,在对构成要件的阐述中,否定了暴力能够直接作为敲诈勒索的手段,即敲诈勒索只能以威胁的方式实施。“威胁要实施的侵害行为有多种,有的是可以当场实现的,如杀害、伤害,有的是当场不可能实现,必须日后才能实现的,如揭发隐私。”[2]但又并未完全否定暴力在敲诈勒索罪中存在的可能性,而是认为,威胁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